手机上阅读

第1013章 暗处有人(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大的阵仗里头,口罩医生却巍然不动,他非常淡定,因为郑明杰已经告诉了他,这件事最后自然会有人出来背锅,绝对不会查到他头上的。再加上他自己当时确实是非常的小心,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所以并不怕这样去查。

    果然,医院忙的人仰马翻,一连调查了好几天,却是一无所获。

    王霞是在看到报道的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找到潇潇的新病房以后,火急火燎地问着方志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报道?医院方面怎么说的,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她自己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即使没有这些报道,她也知道李潇潇自杀这事情的轻重,以及对亚美可能的影响,所以自然是着了急。她也不可能不管,再说李家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她自然要想办法帮一些忙。

    “还在调查,也没个下文。”方志强恼火地说着,“说是很有可能不是内部人干的,可能是外来人员泄漏出去的。但是外来人员怎么可能对医院这么熟悉?而且照片明显不是同一天拍下来的,我跟潇潇爸妈白天黑夜守着,就没有让医生护士以外的人进来过,最起码也是有人里应外合,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拍下这样的照片。”

    他咬着牙:“关键是现在潇潇爸妈现在一个住着院一个照料着,而且潇潇也万万不能再托付给其他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更是一步都不敢离开,没有办法去盯着这个事情。只能等潇潇爸妈那边情况好一点,腾出个人来照料潇潇,我非得要揪出来,到底是哪个混蛋败类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事情必须尽快调查清楚,亚美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如果这个人再继续做什么别的事情,那就很危险了。”王霞冷静了一些:“我来找人调查,别指望医院这边了。你先来帮我一起分析一下,怎么去调查。”

    “首先,这个人可能是为了利益。毕竟这样的消息卖给记者,会拿到一大笔收入。再加上你刚才所说的,的确不是医院的人或者没有里应外合,是不可能拍到这些照片的,所以医院内部的人嫌疑最大。还是得从这方面着手。”王霞分析着。这样的惯偷,她反而沉住了气。

    “然后就是从这些小报媒体来说,他们也是最直接的获利者。而且据我所知,的确是会有一些狗仔之类的,会长期潜伏在医院或者是有自己的眼线,这一点也是要去查一下的。最初是哪几家媒体最先报道出来的,从哪里来的消息。”王霞头头是道地说着。

    “对,还有就是亚美的竞争者,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因为那些新闻的指向性太强了,我感觉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整个事情。”方志强也被王霞的冷静所感染,把先前对李潇潇母亲所说的这个怀疑说了出来。

    “这个方向不好查。亚美做到这么大,树敌不可能少;而且商场上的事情真的很难讲。我刚才去看过舅舅了,他现在刚刚经过抢救,虽然醒过来,但是精神特别差,我们谁也不敢提这个事情,怕刺激到他。”王霞咬着嘴唇,烦闷地说着,“我先跟舅妈再去理一下,有哪些可能的人。大致就这些方向吧,你再帮我想想有没有遗漏的?我找私家侦探去查去。”

    这是太忙目前唯一能用的,也是比较有效的办法,毕竟每个人都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牵绊着,还不能够把更多的人拉进来,而且私家侦探的手段也多的很,比他们自己想办法要有用得多。

    方志强想了想,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别的头绪,基本上跟王霞想的差不多。

    “那先这样吧。”王霞叹口气,随即看一眼病床上的李潇潇,“潇潇这些天怎么样?有没有好转?”

    “暂时还没有。”方志强摇摇头,除了那天那不能确定的一点迹象以外,这几天李潇潇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样子。甚至于方志强自己心里头也有点跟李潇潇母亲所想的差不多:最好不要是现在醒来。

    王霞黯然了一下,看见方志强胡子拉碴憔悴的样子,眼里闪过转瞬即逝的心疼,随即说道:“辛苦你了。”她调侃着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你这是,还没正式上岗,没享受女婿的权利,就得先提前履行做女婿的义务了。”

    方志强苦笑着,疲惫地揉一揉脸,这几天以来,他是跟惊弓之鸟差不多,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他神经紧绷着,生怕又是什么人来打探消息的。而且他现在真的是连上厕所也要把病房门锁好,抽烟都不敢了,倒是多年来的烟瘾,硬生生给断的差不多了。

    “只要潇潇能好起来就行。”方志强凝望着病床上的潇潇,眼神不自觉都温柔了许多。

    王霞看见他的眼神,不动声色地垂下了头,好一会才说:“行,看到你对潇潇现在这样,我也算是放心了。我得回去了,抓紧时间调查一下这个事情。你继续照顾好潇潇。”

    “对了,我得提醒你一个事情。”王霞站起身要走出去,又想起来,转过身很严肃地对方志强说着:“亚美受这个事件的影响,可能会很糟糕。我舅舅现在的情况,公司里头群龙无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趁机作乱。”

    “你不知道,我舅舅这个人,做生意的确很有头脑和眼光,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讲仁义又很念旧,稍微看一下就知道,亚美现在的管理方式,真的是非常落后的,还是那种老式的人情式管理,对于当初和他一起打天下的那些人,都特别照顾,甚至于照顾的有些过了。这一点是个非常大的隐患,毕竟现在是个利益至上的年代,很多人都是受这种观点的影响的。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人情出现动摇,转而投向利益的一边,那亚美,以及我舅舅他们,就会非常被动了。这一点我和潇潇都曾经劝说过他,但是他年纪大了,性格太固执,听不进去。潇潇的手法可能又太过激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