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5章 暗处有人(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告诉我这个败类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方志强恶狠狠地说着,他绝对不会放过这种人渣败类,哪怕是狠狠打一顿,让他这辈子再也不敢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是亲自打一顿。

    “行了。”王霞摆摆手,“我把他修理的也差不多了,真的,你知道我的。他现在估计吓破胆了。这种事情也只能这样,你别再一冲动,给自己惹麻烦。现在潇潇和我舅舅一家,都只能指望你了。再说你不知道哪头轻重?丢下潇潇去找那个混蛋打一顿出气?回头这边再出什么情况怎么办?”

    方志强满肚子的火,只能硬生生忍着,实在憋屈的要死,却又无可奈何。

    但是,让王霞跟方志强两个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当时王霞的确是下死劲狠狠修理了那个记者,也的确是把他吓破了胆。但是,等王霞和那个侦探离去之后,缓过来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确定不会再有人,随即离开那间挨打的破工地上的小黑屋,然后出去以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郑明杰亲自开着车,风驰电掣地赶到了,看到那个记者,赶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辛苦了。“

    记者也是立刻大吐苦水:“郑少,这何止是辛苦了,你不知道,那个女人简直他妈的疯子,不要命的,我都差点以为我要被她打死了。真的,我都觉得我这肋骨怕是要断了两根都不止。”

    郑明杰脸笑的乐开了花,不过还是很谨慎地问着:“你没说出来吧?”

    “哎呦郑少,我是那种人吗?再说我要是说出来,至于是现在这个惨样吗?”记者苦着脸说道。“不瞒你说,要是早知道代价这么大,我死活都不会背这个锅。”

    “行,知道你受苦了,也知道你够意思,不会让你白受这个罪。”郑明杰笑嘻嘻地说着,随即掏出张支票,刷刷地签好,递过去:“多给你二十万,去医院好好调养一下。别真落个什么毛病。”

    “谢谢郑少,谢谢郑少。”那记者喜出望外地接过支票,赶紧收好。

    “回去吧。”郑明杰满意地说着,“赶紧去医院吧。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找你。”

    “成,多谢郑少。”记者笑嘻嘻地说着,金钱面前,连挨王霞那一顿痛打的疼都不在乎了。

    等他离开之后,剩下郑明杰一个人,抱着胳膊笑了,自言自语地说道:“好戏这才开始。李潇潇,方志强,真的是要感谢你们啊,逼着我狠下这样的心,还送给我这么好的机会。”

    他的笑容非常地冷。

    一切都是在他的安排下进行的,也都是按照他的计划,完全没有任何阻碍地发展着。那天被李潇潇狠狠伤了自尊心以后,从李潇潇家中出来,他就发誓他要报复,在他心里,李潇潇和亚美本来就该是属于他的,他不甘心失去,必须要夺回来。

    其实早在被方志强揍过那次,并且后来留下把柄以后,他就意识到他必须反击,就早早地开始做出了准备,暗地里策划着行动。而且作为亚美最大的合作方,他对于亚美的情况了解的非常透彻,对于那些问题,他更是一清二楚,所以他开始有条不紊地布局,准备对亚美发动攻击,当然,前期还要做的足够隐秘,不能让李家,或者方志强有丝毫的察觉,不然李家做出防备,或者是方志强抛出录音的证据,那死无葬身之地的只能是他。

    也是老天爷帮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李潇潇自杀的事情,简直是直接帮他把计划又推进了一大步。他老早就买通了李潇潇家的佣人,本来是为了他追求李潇潇,以及李潇潇爱上方志强以后,他意识到危机,开始考虑报复李家的事情,就转而用到了其他方面。李家的一举一动,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底下。

    也正是这样,李潇潇自杀入院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他当时简直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结合之前老早就在筹谋的计划,立刻制定了一个更完美的计划,他要利用李潇潇的自杀大做文章,争取一举彻底、尽快摧毁亚美。

    随即立刻行动起来,通过关系找到了邢医生,然后照旧是金钱攻势,收买了邢医生,让邢医生帮他打探李潇潇的恢复情况,并且拍下那些照片。本来知道李潇潇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打算趁着李潇潇刚刚清醒,把消息放出去,让李潇潇收到更大更强烈的刺激和伤害。因为他要报复的,最主要的就是李潇潇,报复她对自己的冷漠和绝情。结果李潇潇迟迟不醒,而他这边的计划还要照常进行,不得已只好提前。

    而为了保证邢医生的安全,免得牵连出自己,他又特地放出那个记者,作为一个烟幕弹,去迷惑方志强等人的视线,让他们查不到邢医生,也就更加想不到幕后的主使人正是他。

    而王霞和方志强,也都是被这些事情乱了心神,都没有深想下去,再加上郑明杰虽然可恨,但是一直以来,他们郑家都是作为亚美的合作方的,所以方志强跟王霞,都想不到郑明杰会采取这样毁灭性的方式去对待亚美。虽然方志强心里头隐隐觉得不对,但是听起来也找不出来任何的破绽,所以他也真的以为这样就是找到了真相,就没有再让那个侦探继续调查下去。

    方志强又打电话给了李潇潇母亲那边,李潇潇父亲现在的样子好转了一些,但也是强撑着,没有办法回去正常上班。只能是把公司几个副总叫到病房里,一个一个去交待对策,但现在的情况是问题一环套一环,即使李潇潇父亲亲自到公司掌控大局,去逆转都非常费劲,何况他现在的样子,李潇潇母亲担心他病情加重,根本也不敢让他过分操劳,所以甚至不敢让副总告诉他这些真实的情况。

    李潇潇母亲说起这些的时候,一筹莫展,只能是不停地哭:“好好的公司,怎么就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那么大的亚美,总不能一下子就垮了吧……”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但是偏偏现在一个能站出来能帮忙的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