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1章 暗处有人(十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诚楷的确已经正式决定了对亚美的撤资,而且是全线,所有正在合作的项目,诚楷会撤走一切的资金,而且后续不会有任何的追加,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或者投入,等于是釜底抽薪,而且是彻底断绝了跟亚美的合作往来,甚至于是李郑两家多年来的交情。

    只不过,做出这个决定的并不是郑明杰的父亲郑成文,甚至于在知道亚美陷入危机的时候,作为占股比例远高于其他股东的持股方,郑成文的第一反应是跟李永贵联系,采取什么样的危机公关措施,避免自己的利益受损。

    “老李这下子,倒得可真是时候。这不是坑了我么?咱们俩在亚美的股份加在一起,占了亚美的差不多百分之十四,亚美现在的股票跌成这个样子,我算了下,就光是咱们手头这部分,就缩水了差不多两千万,而且这个势头看来,还得再继续跌下去。至于说项目上的损失,就更加不用提了。现在这个情况,我都担心老李回去亚美也难重振旗鼓。我得赶紧找老李,让他抓紧时间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咱们还不知道得被他坑成什么样子。”郑明杰的父亲,郑成文忧心忡忡地说着,随即拿出电话准备打给李永贵。

    但是这时候,郑明杰却按住了他拿起电话的手:“爸,到这地步,你还指望李叔出来,有用吗?”

    “咱们占的股份那还只是个零头,但是对于李叔,亚美就是他的全部了。这局面,他只会比我们更着急,能出来他早就出来了。你以为他还躺得住?再说了,现在这情况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墙倒众人推,亚美从前是棵大树,可是这棵树,现在已经老了,架不住现在那么多人狂抛股票一跌再跌,即使他出来重掌亚美,你觉得能挽回狂澜?”郑明杰太有信心说这话了,因为眼前以及以后的局面,根本就是他为亚美精心布下的一个局,可以说亚美现在就被他捏在手里。他最清楚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亚美最终只能是无可挽回地衰落下去。

    本来他是准备蚂蚁吃大象的,一点点的吞掉,先是给亚美制造麻烦,暗地里收买项目的施工负责人,在项目上制造事端最终停工等,但是那样时间可能要拖很久,本来他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毕竟亚美这么大的蛋糕,不可能一口吃下去。没想到李潇潇这时候自杀,要不是明确地知道李潇潇是因为方志强而自杀,他简直要以为李潇潇是爱上他所以才这么下血本帮他忙。

    郑成文惊疑不定地看着儿子,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到时候少不得还是要来求我们继续投资,但是爸,亚美是个无底洞,何况还是别人家的无底洞,为什么要拿我们的钱去填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满的坑?爸,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亚美没得救了。你真的还要让李叔做打算,还要继续追加下去?”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郑成文很警惕地问着儿子,亚美最近的动静,要说没有人在幕后使黑手促成这一切,那他是绝对不会信的。而此刻郑明杰如此笃定地劝他放弃亚美,这让他不由得疑虑重重。

    郑明杰笑一笑:“爸,我知道形势。亚美的情况,咱们都心知肚明。诚楷一直以来的投资,赚钱都在其次,跟亚美合作的那些项目,以我们诚楷的资历,只会拿到更好的,自己单干赚的更多,历来我们图的不过是个人情。可是爸,这已经不是个讲人情的时代了,不然亚美也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再说爸,我们给亚美那么重的人情,到头来他们给我们的是什么?钱么?我们做什么投资也一样会有回报而且不会比亚美少;其他的,还用我说么?订婚礼的时候潇潇逃走,现在又为了个野男人自杀,爸,这分明是在打我的脸啊,难道不是打你的脸,打诚楷的脸?人人都知道我是诚楷的接班人,以后诚楷还有什么面子在生意场上混?”

    郑明杰当然了解他爸,知道他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生意人本来都是如此,所以才把后面几句话说的这么重。果然,郑成文的脸当时就扭曲了,他和李永贵一向交好,两家像是一家,但是李潇潇接连的事情,他脸上确实挂不住,郑明杰这话,更是直接跟捅了他一刀差不多。

    “行,那就按你说的,亚美咱们就不去管了,由着老李他们去吧,是好是坏,就是他们李家的事情了。反正那十多成的股份对于咱们,也不算什么,等到亚美喘过来气,再看下把股份转出去吧,以后咱们跟他们,生意上也就没有多大瓜葛了。诚楷不会再对亚美进行任何的追加投资合作了。”郑成文咬着牙说道。

    “爸,你恐怕是理解错了,我说的可不是停止对亚美的投资与合作。”郑明杰笑了,“爸,你怎么还想着,给亚美喘气的机会呢?这难道不是我们对亚美下手的最好机会吗?而且,我们对亚美,这些年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亚美这样的局面,早该改善了,爸你难道不觉得,除了我们诚楷,没有更合适的企业可以接手亚美了吗?”

    郑成文目瞪口呆地看着郑明杰,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爸,我知道你很难接手,毕竟你跟李叔是老朋友了。可是爸,诚楷这些年来跟亚美绑在一块,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以后我跟潇潇结婚,两家合并做一家么?现在潇潇的情况,你觉得我跟她还有可能吗?那亚美跟我们还有什么关系?你这些年来的投资和心血,不就成水漂了?到时候潇潇嫁给别人,人家接手了亚美,我们成了什么?为他人做嫁衣裳。凭什么啊?爸,现在是最好的吞并亚美的时候,而且这不叫吞并,我们只不过是去拿本来就该属于我们的东西而已。”

    “爸,你可以念着交情,可以心慈手软,可是万一,将来潇潇嫁个厉害角色,亚美在他手里头起死回生,那么反过头来,谁知道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劲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