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7章 夺回亚美(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妈,亚美本来以后就是要交给我的,又是因为我才失去的。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去把它夺回来。你不要再劝我了,我醒来以后,很多事情会比以前想的明白。”李潇潇已经不再流泪了,现在的她像是经历了重重的考验,包括生死,然后终于重生,而此时的她,再也不是从前的李潇潇了。

    李永贵也挣扎着,含混地说着:“潇潇,不要跟他斗……爸早已经给你留好了后路,这辈子不会让你受苦的。你安安心心的,跟小方过好日子就行……”

    “爸,都到这一步了,难道我们想退缩就可以的?郑明杰如果真的是好人,他就不会干出来这种事!他现在既然得到了亚美,就一定是会牢牢抓住。即便是我也是一样,好容易咬到一块肥肉,怎么可能让人再去抢走?他一定会未雨绸缪早作打算。而现在爸妈还有我,我们的股票加在一起,应该是亚美的第二大股东,而且对他又是深怀怨恨,他不可能不防备我们把亚美夺回去,所以,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也会是他的眼中钉。现在哪怕是为了自保,我们跟郑明杰,都必须对上,不彻底赢回来,或者把手里的底牌输光,他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李潇潇冷冷地说着。

    方志强心中也是一惊,李潇潇以前几乎从来不跟他谈生意上的事情,以至于方志强真的以为,她对于这些东西完全没有任何连接,然而李潇潇此刻的样子清醒至极,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无比的理智,真的像是一个让他完全陌生的李潇潇。

    自杀醒来以后的李潇潇,真的成了一个谜,让他完全猜不透,有时候还像是从前那个李潇潇,有时候又像是另一个人……方志强心里暗暗难过,知道经历这么多以后,再让李潇潇像以前那样单纯天真,完全不懂世事,是不可能的了。哪怕只为了自保,她也会成长和强大起来,因为这世上已经没有别人可以保护她了。

    “潇潇……”不光是方志强,李永贵和李潇潇母亲也愣住了,都呆呆地看着她,这完全不像大家印象里的李潇潇。

    “爸,我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早就该我来,只不过我从前太任性,一直不肯去承担责任。爸,你好好休息。妈你照顾好爸,我要先回去准备,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去做这件事。”李潇潇说完,分别抱了一下父亲母亲,随即直接转身走出了病房。

    “叔叔,阿姨,你们别担心,我会一直看着潇潇,不会让她有任何的事情。”方志强丢下一句话,连忙追出去追赶李潇潇。

    李潇潇一直大踏步走出去,方志强在她身后追赶着,看到她一直走出医院的大门,才忽然停下来,靠在门边的墙上。方志强连忙上去,才看见她满脸都是泪水。

    “潇潇……”方志强心疼地抱住了她。

    “你要帮我,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李潇潇哭着搂住方志强,“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必须走下去,我不能一直像以前那样,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好,潇潇,不管以后如何,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走下去。”方志强重重地搂住李潇潇。

    李潇潇暂时还不适宜立刻出院,加上李永贵身体也不行,所以着急也是没有用,李潇潇也只能暂时还是回到医院里。不过她也没有闲着,让家里佣人帮忙把她的电脑和手机都送过来,她要在医院里头就开始去查资料去想办法,为夺回亚美做准备。而对此,方志强能做到的只有全力支持她。

    佣人很快把东西都送过来了,但是却不是那个张阿姨,是另外一个。方志强有些惊讶地问道:“怎么不是那个阿姨?”

    佣人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张姐说怕以后也是做不长了,跟太太说了辞工另外找去了。”

    树倒猢狲散,李家经过这一连串的事件,自然是不可能再像以前了,财势也即将面临大大的缩水,佣人这样干,自然不出奇。但是方志强总觉得哪里不对,打发走佣人以后,看着李潇潇专心致志上网查资料的样子,他忽然间头脑闪过一线光:“潇潇,你早上拿我手机怎么会想到去查东西的?”

    李潇潇愣了一下,随即不自然地说道:“新闻头条里都是这些,我随手点过去就看到了。”她还是不擅长撒谎,但是想到对张阿姨说过的话,自然还是要否认不愿意说实话的。

    方志强头脑里朦胧一片,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离什么东西只隔着一张纸,而眼下这张纸很快要戳破了,他急切地问着李潇潇:“潇潇,你别撒谎,你肯定是从别人口中已经知道了对不对?除了早上来送汤的那个佣人,你没有接触过别的人或者信息来源,只可能是她告诉你的对不对?”

    “还有你问我要手机,其实就是为了查这些新闻的是不是?你是不是当时就已经知道了亚美和你父亲的事情?”

    李潇潇眼见无法否认,也只有点头:“是的,但是她也是无意中说出口的,今天早上来,是打算跟我告别的,她已经说了不想再做下去了,因为我家里现在这个情况。所以才说漏嘴让我知道这些事情。”

    她很奇怪地看着方志强:“现在就别管这些事情了好吗?本来我也已经好了,再拖也不可能一直在医院住着,早晚要知道真相的,提前一点知道,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不对。”方志强紧锁着眉头,感觉心里头一片烦乱,焦躁地在屋里走了一圈,“你把她跟你说的话,跟我复述一遍。”李潇潇醒来之后,他的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安定了很多。另外也可能是临到要紧关头,而且李潇潇的冷静也影响到他。他再去回想整个事件,隐隐感觉这些零碎的事情似乎可以串联起来。

    “潇潇,我感觉整个事情都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