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8章 插曲(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一看她流泪,顿时清醒了:“潇潇,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冲动的。”他很想松开可是又实在舍不得放手,李潇潇身上淡淡的清香和柔暖的体温,简直像是毒药一样,越挣扎他就越是忍不住。不过好在他还有一丝理智,知道不能让李潇潇伤心。他吻着李潇潇的头发,干哑着嗓子说道,“别哭,潇潇,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发誓,除非到结婚那天,我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我舍不得……别害怕行不行?我怕你哭怕你伤心。”

    好不容易总算把李潇潇安稳下来,而且两个人都害怕吵到方志强父亲,万一他出来,看到两个人紧贴在一起浑身是汗而且衣衫凌乱的样子,那就实在尴尬了。李潇潇附在他耳边,小声呜咽地说着:“那你放开我好不好?”

    她一说话,热气呼到方志强耳朵上、脖子上,方志强差点又失控了,抱得更紧:“你别说话,让我这样抱一会好不好……”

    可怜的李潇潇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闭着眼睛像是待宰的羔羊。方志强看着她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就只能轻轻地抱着她,好容易才感觉心头那股火渐渐平息下去。而李潇潇头发和脸蛋都被汗透了,眼神又是格外无辜而可怜,方志强忍不住凑过去要亲她,李潇潇本能地要闪开。方志强顿时耍起了无赖:“让我亲一下,就一下。”

    以前都是李潇潇想亲他,他还端着架子,现在想想,简直是报应啊。

    李潇潇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

    “让我亲一下,我给你钱,给你买糖吃。”方志强简直是像哄小孩子一样。

    “去你的。”李潇潇又羞又恼,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纵然是她之前义无反顾的觉得两个人要在一起,甚至于想过一些事情,可是毕竟真正地经历,那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那你亲我一下,不给钱也行。”方志强把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他忍得够辛苦的了,还不让他稍微占点便宜吃点甜头,那今天真的是没法过了。

    李潇潇实在被他缠的没有办法,心慌的要死,只好答应道:“就亲一下下,就一下下。不准干别的。”

    方志强大喜过望:“保证!绝对不干别的。”说着很不要脸地噘着嘴等李潇潇来亲。

    李潇潇深呼吸,又是咬牙又是闭眼,给自己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终于下定决心,闭着眼睛准备亲下去。

    然后,就在这时候,方志强的电话响了,而且声音感觉非常地急促,像是那头的人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顿时两个人都僵住了,反应过来以后李潇潇实在忍不住,完全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快接电话。”随即赶紧从方志强怀里挣脱出来,此时此刻方志强的怀抱就像火山,再待一刻都有危险。

    方志强差点把牙咬碎:这哪个不识趣的,什么时候打电话不好,非要这个时候。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刘艳打过来的,接起来就骂:“刘艳你大爷的!”

    “我大爷怎么你了?把你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了?”刘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撞枪口上去了,立刻反击回来。“上来就问候我大爷,你是有多想念他?明年烧纸的时候我给他念叨几句,也让他回来看看你。”

    “滚蛋。”方志强没好气地说着,“打电话干嘛?”

    “你是不是吃火药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毕罗春醒了。没事了,我挂了。”刘艳不知道是被他劈头盖脸这一顿骂的心情不好不想理他,还是说看见毕罗春醒了顾不上他了,干脆利落地就给挂了。

    方志强愣了一下,忽然间明白过来他听到的是什么消息:毕罗春醒了!

    李潇潇在旁边,刘艳那大嗓门她不可能听不见,顿时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哇!老毕终于醒了,走,强子,我们一起去看他吧。”然后赶紧跑去敲方志强父亲的门:“叔叔,我跟强子去趟医院,老毕醒了,我跟强子过去看看他。”

    “哎,终于醒了啊?我也跟你们一块去,小伙子没少遭罪。” 方志强父亲一听说,也是赶紧就起来忙活着。

    “不行叔叔,等下就太晚了,你在家待着吧,等下次早点的时候。”李潇潇坚持着不让他去。

    “那我煮的汤,你带点过去,他要是不能喝,给艳子喝。你也打包一份带回去,还有枣子,我来收拾。”

    方志强本来还想着挂了电话再揩把油的,此情此景,让他只能是欲哭无泪:“特么的老毕,你特么早点醒不行非得挑这个时候?”

    不管怎么样,毕罗春终于醒来,这是个大好事,方志强也还是高兴的,赶紧开着车带着李潇潇去了医院。

    毕罗春醒来的过程也挺有意思,刘艳看天气热,打水给他擦了擦没包扎的胳膊手啥的,然后自己也是累了,擦洗完之后,趴在床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结果头发没有绑好,加上她睡觉也不是很老实,头发撩到毕罗春脸上了。

    然后刘艳迷迷糊糊就觉得有人帮她拨着头发,她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睡,反应过来以后以为是闹鬼了,一蹦三尺高,结果一看眼前木乃伊一样的毕罗春艰难地抬着手,低声叫着她:“艳子……”

    “哎呀我去!你醒了啊,你还认得我!”刘艳激动地在病房里直打转,她看多了韩剧,动不动就车祸失忆啥的,所以还以为毕罗春醒来以后第一句话会问“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失忆标准用语。

    毕罗春费劲地冲她笑,一笑那脸跟鼻子都要扭一块了:“我做梦梦见你妈说我怎么丑成这样了,死活不让你嫁给我。”

    刘艳眼泪汪汪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嚎啕大哭:“老毕,你是不是还是失忆了?”她以为毕罗春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时候她妈坚决反对他俩结婚把她从上海带走的那时候。毕罗春着急得要命,只能一个劲说:“你别哭,别哭……我认得你呢艳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