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3章 插曲(十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光头亲自开着车,一直到了会所门口,车里坐着个女人,乍一看居然与李潇潇有那么几分相似,当然比起李潇潇那种清纯温柔,那还是差着远了。

    光头很认真地对女人叮嘱着:“这件事情很重要,甚至于比我自己的事情都重要,如果不是信任你,也是不会交给你。然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又不放心地问了句:“东西确定都带好了?”

    女人点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的,我到时候见机行事,放心吧。”轻轻拍一下小礼服裙子的一边:“都带上了。到时候看情况给你打电话。”随即推开车子,走进了会所。

    而这个时候,会所里头,正是最热闹的时分。郑明杰压低了帽子,熟门熟路地穿梭着,走到了他所熟悉的包厢里头。果然,里头已经聚集了一班人,桌上更是摆满了红红绿绿各种饮料,好几个身材火辣性感、穿着惹火的年轻女子,都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样,依偎在身边的男人身上,娇笑着说话。

    郑明杰一进去,东子立马站了起来:“哎呦杰哥!你来迟了,自罚三杯跑不了的。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杰哥。今天大家的任务就是陪着杰哥开心,要是不把杰哥伺候好了,以后这场子,谁也别想过来玩,懂了吗?”

    那些男男女女,自然是一片欢呼声,跟着就有几个女人蠢蠢欲动,想要贴过来。而东子则是笑嘻嘻地,递了酒过来:“来,杰哥,走一个。”

    这样的情景当然是郑明杰最喜欢的,他笑着接过酒,眼睛扫了一圈,眉毛却皱了起来:“这就是你说的火辣的妞?也不怎么样啊?”

    东子赶紧说道:“杰哥是不是这两天去了别的地方玩,眼光又高了口味变刁了?这几个可都是按照你以前最喜欢的找来的。杰哥你要是看不上,我再给你打电话叫几个过来。”说着就给那几个女的递眼色。其中一个女的赶忙上前给郑明杰点烟,还朝郑明杰抛了个媚眼,差点把假睫毛弄掉。

    郑明杰眼看着这些女人一个个妆化的笑一下粉底都往下掉的,心里头就有些腻歪。他本来是心情不太好,想着出来找几个漂亮的女人玩玩,放松一下开心一下,但是眼看着都是一个样子的,就有些索然无味:“等下吧,我先喝点酒吧。”

    东子赶紧又把酒推过去,让那几个女的到一边等着,随即坐下来跟郑明杰一边推杯换盏一边聊着天:“杰哥,我听他们说,老爷子现在正找你呢,要不要紧?”

    “有什么要紧?他还能杀了我?再怎么我是他亲儿子,他气也就气两天,过后还不是一样。”郑明杰笑着吐了个烟圈,若无其事地说道:“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我是为他赚钱。只不过没听他安排罢了。”说着还摇摇头:“年纪大了,做事情难免瞻前顾后,没了闯劲,要是什么都听他的,看亚美不就是个例子!”

    “是是。”东子笑着点头,这些事情他未必懂得,可是外面的风言风语也没少听,不过那些他都管不着,他只知道,伺候好眼前这位,就比什么都强。“生意上的事情,杰哥还不都是手到擒来。诚楷经营这些年,也只比亚美高一头去,可是到杰哥这才多久,一下子就给拿下了。嘿,这个本事说出去,上海滩谁不服气?老爷子不是不明白,等过了这两天风头,还不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父子亲情到什么时候能断?何况郑家就你一个,又是有本事有头脑的。听不听话的,等你接了诚楷,不还是你安排做主么?”

    场面上混的,自然都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东子这番话完全是照着郑明杰的心意说的,郑明杰听得当然高兴,哈哈笑着又跟东子喝了好几个,再看沙发上坐着的女的,似乎也好看了好多。顺手搂过来一个,调笑一番。那女人高兴得不得了,老早就听东子交待过,是了不起的贵客,有的是钱,要是能搭上了,那是大大的好处,所以也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去讨郑明杰的欢心,没多大一会,就把郑明杰灌的半醉了。

    “等下,我去上个洗手间。”郑明杰笑着推开女人,这一会连酒带女人,他已经是浑身燥热,而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他当然要提前做好准备。所以就踏着有些虚浮的脚步,准备往外出去。身边的女人还有些不解:“包厢里不是就有卫生间吗?”

    郑明杰没理她,自顾自往外走,东子一看他脚步发飘,连忙出来要跟他一起,却被他笑吟吟地给按住了。东子也是个机灵人,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嘻嘻地说着:“行,那杰哥你把内存放空,回来咱们接着喝。”

    郑明杰到卫生间门口,看看四下没有人,从口袋里掏出非常精致小巧的一盒药,抠出来扔进嘴里,随即漫不经心地把药盒扔到垃圾桶里,上完厕所以后,又晃晃悠悠地回包厢去。结果,还没等走到包厢,走廊跟前出来个人,也跟他一样晃晃悠悠的,直接撞到他身上去了。郑明杰刚要开口就骂,却觉得撞到身上软绵绵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手感和身材非常好的女人。顿时心头就一阵兴奋,刚吃下去的药顿时就开始煽风点火,伸手就去扶那个女的。没想到女的伸手把他甩开,愤愤地骂了一句:“你干什么!”显然是吧他当成了趁机揩油的,不过郑明杰也还真就是。

    走廊里略微昏暗的灯光下,那女人气恼地看着他,带着迷离的醉眼和淡淡的酒味,完全没有包厢里头那些女人的脂粉和香水味。郑明杰一下子呆了,叫了一声:“潇潇?”随即揉揉眼睛,才发现并不是,但是一刹那的感觉,实在是像极了他苦苦追求却求而不得的女孩。

    郑明杰觉得一下子酒劲和药劲全部都窜进脑子里头,像是点着了一把火,烧得郑明杰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他一把把女人按到墙上,随即就疯狂地吻着女人。女人惊恐地叫着,挣扎着,然而越挣扎郑明杰也就越兴奋,渐渐地他感觉到女人的挣扎变成了欲拒还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