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1章 决战(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霞的意思很明显,是在问着他们俩什么时候把结婚的事情给办了。毕竟一路走来到现在,什么磨难、失而复得乃至于生死都经历过了,一起经过的患难风波也够多的了,也是时候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夜长梦多,别再拖下去拖到物价上涨钞票贬值,我准备好的红包到时候拿出来给你都不值钱了。”

    李潇潇脸刷一下变得通红;“姐……”

    “那要是物价上涨,你不得按比例把红包调高一点啊。”方志强看见李潇潇害羞,索性大大方方地把李潇潇的手握的更紧,李潇潇挣了两下没挣开,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其实方志强听王霞这么一问,也想趁机听李潇潇的想法,不过李潇潇的样子,明显还是没有完全准备好,反正他们之前有过约定,等亚美的事情处理完,所以他也病没有很着急:“好歹也是人生大事,总得留个美好的回忆,得看潇潇喜欢什么样的婚礼,这都得花心思,还有时间精力准备的。你看我们现在忙得,哪有时间,我估计得等到把亚美的问题解决个差不多。”他看看李潇潇:“我估计年底过后再一段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他这也是在问李潇潇,到那时候结婚怎么样,李潇潇脸红得更厉害了,硬是把手挣开了,慌乱地说着:“我哪知道啊,得看忙完了没有。”随即又嘟着嘴向王霞说道:“姐你说我干嘛啊,你跟冉哥哥到底怎么说啊?我妈可是说了,一定要让你在我前头,你先把事情办了才能轮到我,所以姐,你要是想催我,那也得先看看自己怎么说。冉哥哥,怎么样啊?”

    冉宇明微笑地转过头,很温柔地看着王霞:“我啊,我是现在都嫌晚。”

    王霞白了他一眼,有些不自然地说着:“咱们都一样,你好歹亚美已经要拿到手了,我的明达还得再等好久,也是一堆要改革的,不过努努力,也快了。”她说着,又瞪了一眼冉宇明:“你还不赶紧帮忙。我可先说好啊,明达的事情不解决,我是不会考虑个人的事情的。”

    “遵命。”冉宇明赶紧说着。李潇潇也笑起来:“姐你真会下套子,这么一跟冉哥哥说,估计他明天就帮你把明达给收购了。”

    “得了吧,一口吃不成胖子,何况你姐我这一尺多的小蛮腰。”王霞说道,“大家都赶紧加油,不开玩笑了,然后我有个提议,就是等你真正把亚美收回来的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好好庆祝一下,正好舅舅舅妈他们也都一起。”她看了看冉宇明:“你要不要过来?”

    这已经是邀请冉宇明见家长的意思了,冉宇明当时眼睛一亮:“没问题啊,不请我都得自来。”

    “那行吧,先就这样说,你跟强子你俩自己合计一下公司的事情,越快越好,把公司注册起来。潇潇你也回家跟舅舅好好商量下董事会的事情,我也回去忙活去了。”

    几个人商量完以后,就分头各自忙各自的。方志强跟冉宇明也很认真地把商业咨询公司大致梳理一下,有哪些需要准备的,以及各人的投资和占比等等,毕竟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所有的东西都还是提前说好比较好,然后就是拟定合约,接着就是忙注册的各种事宜。

    对于方志强他们来说,这是忙碌而紧凑的一天,而且未来的一切至少在他们目前看来,是充满了希望。而对于郑明杰来说,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醒来之后看到的一切,已经让郑明杰完全陷入了绝望。

    郑明杰本来还晕晕沉沉的,但是眼前所有的一切也已经让他彻底清醒了。警笛声已经由远而近,正在进入小区。郑明杰本能地知道,那一定是来抓他的。证据都已经泄漏出去,他的藏身之处难道还是秘密吗?

    一定是方志强,郑明杰瞬间做出判断,昨天那个女人也一定是跟他串通好的,甚至直接就是他主使,过来就是为了窃取那些证据。估计警察也就是这么来的,也是他报的警。郑明杰一拳头狠狠砸在了地板上。方志强,真他妈的太可恨了。

    但是现在恨也没有用。警察已经找上门来了,而方志强拿走的那些证据,郑明杰比谁都清楚,巨额行贿、非法操控证券市场,这些罪行和涉案金额,足以将自己置于死地,等待着自己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郑明杰咬咬牙,眼神变得狠厉起来。一旦坐牢,那这一辈子就毁了,他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绝对不能输在方志强手里。郑明杰冲到窗前,撩起窗帘往外看,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里,两辆警车,还有一辆检察院的车子,正在往自己这栋楼驶来。郑明杰更加确定,这是来找自己的,因为来的还有检察院的,郑明杰知道多半是因为自己当初为了搞垮亚美而行贿的那些事情,也都东窗事发了。

    郑明杰没再犹豫,他迅速地套上衣服,带上鸭舌帽,拿好自己所能找到的证件还有现金以及手机,然后匆忙地打开电脑,点击了播放器,顿时屋里被音乐声所覆盖。

    而郑明杰自己则带上门,匆匆地通过安全通道,一直跑到二楼角落的阳台,恰好是警车停靠的反方向,看着半空到底下草坪的距离,郑明杰忍不住一阵冒冷汗,但是回头看看警车门已经打开,陆续下来好些警察,还有后面身着检察官制服的大盖帽,物业的人也来了,正聚到一起说着些什么,随即分散往楼梯和电梯口的方向走过去,郑明杰知道再犹豫就什么都来不及了。他一咬牙,闭着眼往草坪上跳下去。尽管草地还算柔软,可是这么样的距离,他这一跳,还是摔得浑身像是散了架,脚也崴到了。郑明杰顾不得疼痛,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赶紧从小区的侧门离开。

    而此时警察和检察官们正上楼,来到郑明杰的这间屋子门口,先是敲敲门,仔细听听,里头还有音乐声。“有人。”当先的警察说道,随即几个人都拔出枪,全身戒备着,做好里面的人拒捕的准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