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3章 意外(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是,我们是见义勇为啊管教。”旁边还有犯人起哄说道。随即一群人跟着哄笑起来。管教当然是不信,但是也知道牢里头这些事情天天有,根本不稀奇,只要不闹出人命,就没人愿意管,反正进来这里的都没有一个好人。管教不耐烦地拿警棍敲敲门:“少来!都给我老实点,不然的话集体扣伙食。”

    结果管教走后,又是一阵狂风暴雨,那天晚上郑明杰直接连爬起来吃饭的力气都没了,当然,也没有人打算给他饭吃,他的那份伙食直接让人进贡给牢头了。

    这才只是个开始,随后的每一天,对于郑明杰来说都像是一场噩梦。本身新的犯人就是老犯人欺压玩弄的对象,更何况他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还是个少爷的,更是让这一帮子糙老爷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憋着劲地要修理他。一开始郑明杰还想试着打报告或者是反抗,但是越到后来,他越知道,反抗的代价就是挨的更惨,他已经没有心思再挣扎了。

    但是对于方志强的恨却永无止境地延续下去。他不会忘掉,正是方志强害得他失去亚美,失去一切,最终落得如此地步。

    而这时候,光头却悄悄地来到了看守所探监,只不过他所探望的人当然不是郑明杰,而是牢头。两个人低低地说着什么,最后光头小声说了一句:“这事情,就拜托你了。”

    “包在我身上。这几天已经把他收拾得要多老实有多老实了。这事情,小意思。里头那些人都是老油条,知道该怎么办。”牢头笑得非常得意,随即又认真地说道,“我弟你多关照一下,别让人欺负他,也别让他学我。”

    “交给我你就别操心了。”光头的回答也是干脆得很。

    等到光头离开,牢头的探监结束,回到牢房里的时候,郑明杰还窝在床上,为明天即将到来的开庭惶惶不安。

    他也没有注意到,牢头悄悄地把几个人叫到一起,聚在卫生间的水池旁边,很快地说了几句什么,随后每个人各自点点头,又悄无声息地散开。

    “妈的!”郑明杰想着,忍不住狠狠地锤了下墙。他现在怎么想怎么后悔,也越来越恨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杀掉方志强。

    睡在他下铺的犯人立刻跳了起来:“喂!有病啊你,刚刚给你松过骨头,皮又痒痒了是吧?是不是欠收拾?”

    郑明杰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说完话的时候,下铺的犯人已经和牢头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还没等他解释,下铺叫东子的犯人,已经直接粗暴地把他从上铺拽了下来,随即一巴掌就重重地扇到脸上来了。

    “你他妈的……”郑明杰浑身被摔得一阵疼,那一巴掌更是眼冒金星,张口直接就骂起来了。

    “靠,还骂上了。来,弟兄们,都别客气了,一起招呼吧。”东子摩拳擦掌,兴奋地说着。“整好,他是不是明天去法庭,那咱们还不得来个痛快的,不然指不定到时候怎么判,万一不在咱们这了,那可就没得玩了。”

    随即一阵起哄声,整间牢房的人都围上来了,但不只是拳打脚踢,那都是最简单的。

    郑明杰一晚上死去活来痛不欲生,满脑子意识已经昏昏沉沉的了。这些人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他睡,硬生生让他熬着,事实上郑明杰打从进来开始,就没有睡好过一天。他的神经已经崩到就快要断了。

    “你们这些混蛋,有本事杀了我。”郑明杰咬着牙,翻着白眼说道。“要不然等我出去……等我出去,一个个杀了你们。”

    几个人像听到笑话一样,一齐哈哈大笑起来:“还出去?做梦没醒吧?”东子拍拍他的脸:“就你这样的,杀了人还指望能出去?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东子说着,又招呼一声:“这小子今天来劲了,到现在还没服软。兄弟们,咱们也别睡了,陪他继续玩玩吧。”

    “行了东子。”一直舒服地躺着观战的牢头翻了个身,终于出声了:“先放他一马。明儿他就要出庭了,下手太狠等下脸上带伤上庭,这要是被捅出去,你以为管教不找咱们麻烦啊。来日方长,急这一晚上干什么?”

    东子楞了一下:“哥,他明天就宣判了,他不是杀人么,那是重刑,到时候肯定不在咱们这监室了,咱们哪还有机会,还不得趁这一晚上过过瘾?”

    牢头嗤笑一声,又翻了个身:“你们想得也真够简单的,这家伙来头你们不知道吧?那起码也知道是个有钱人,还得是超级有钱的那种吧?这几年牢坐下来,你们还不知道套路?但凡是有钱的,有几个最后是死罪的?他杀人又没把人杀死,到时候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人,那还两说呢。我跟你妈说,他这种人,反正家里有钱使劲砸,就算是杀人,只要没死,那也是一样不会判死刑。可是哪怕一样的是判个十年二十年,别忘了监牢可不一样。我估摸着他家里头说什么也得给他改成个故意伤害,那就轮不到去重监,还在咱们这。慢慢再折腾他。”

    牢头这话说完,顿时一片拍马的声音:“哥,还是你懂行啊。”

    东子也是喜上眉梢:“哥,你也真是,到现在才说,我这一晚上累得手都酸了。”随即招呼旁边两个犯人:“你们俩看着,别让他睡着了。不能治理他,也不能让他太快活。”

    郑明杰已经是如坠冰窟,牢头那番话,他一字一句都听在耳里。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早都撑不下去了。先前律师还跟他说让他想办法脱罪,坚决不承认是杀人。可是律师怎么知道,他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郑明杰痛苦地闭上眼睛,两行泪流了下来。而旁边负责看守他的犯人立刻一脚踢上去:“别装死!说了不让你睡,把眼睛睁开!”

    如果故意伤害也是一样的服刑时间,那他要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郑明杰万念俱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