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6章 意外(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到这份上,郑明杰的律师也是阵脚大乱,接下来的审判过程,基本上毫无悬念。最终的判决结果出来,嫌疑人郑明杰因故意杀人未遂、行贿、非法经营等多项罪名,考虑到对被害人的伤害程度,被判决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及非法操控股价,最终确定赔偿为58亿。

    审判结果一出来,郑成文直接授意郑明杰的律师表示不服,要继续上诉。因为郑明杰在法庭上的过激表现,不排除有应激性冲动的可能,所以最终法庭没有驳回上诉请求。

    这个结果对于方志强和王霞他们来说,应该算是最理想的了,当然,至于是不是最终的结果,那还是看二审甚至于终审的结果。

    只是王霞也已经疲倦了,宣判结束以后,她只是跟李潇潇和方志强打了声招呼,也没有再去商量接下来可能的情况,以及他们应有的对策,就跟冉宇明一块回去了。主要还是因为李潇潇情急之下说的那番话,虽然她不会去怪李潇潇,但是心里头一旦有了伤口,就难以愈合。而且她自己也意识到,也许她对于方志强的关心和在意,的确是表现得太明显了。也许是要适当地冷却一下。

    一审结束以后,家属可以申请探视,郑成文终于可以亲自去探望郑明杰,而不用通过律师的转达。

    郑明杰目光呆滞地坐着,完全看都不看郑成文一眼。郑成文老泪纵横:“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法庭那种地方发疯?本来已经说得好好的,按照故意伤害,最多加在一起二十年,你现在硬生生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看见郑明杰的样子,也知道郑明杰没有少吃苦头,问题是他现在自己也被郑明杰的出逃拖累的,处于取保候审的阶段,再加上舆论各方面都在盯着,他的行动也不得自由,想要去活动,问题是也没有人敢接手。

    何况他还有诚楷一个烂摊子要去处理,郑明杰捅的窟窿太大,他现在一直在想尽办法去糊。亚美就是个前车之鉴,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现在他自己就是如履薄冰,因为有太多双眼睛盯着诚楷,就跟秃鹰盯着快死的动物一样——甚至于很多人眼中,诚楷已经死了。资金链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贷款抵押也因为郑明杰的非法扰乱金融市场,几乎根本找不到路径。而且当初的亚美是一系列的意外加上人为的推动,可是诚楷却纯粹是因为郑明杰的作死。

    而这个作死的对象,偏偏是自己的儿子,还超水平地完成了别人想都想不出的花样作死,而且眼看着面临最严酷的惩罚,郑成文即使再恨铁不成钢,再怎么恨得咬牙,也只能救他。

    郑明杰漠然地盯着天花板,对于郑成文的话,仿佛一个字都没有听到,好半天才转过头,看着郑成文说道:“爸,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郑明杰是到审判结束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结结实实地给骗了,人家弄了个口袋做成了套,偏偏他还就自己一头扎进去了。牢头是多方面套话,也都观察着,加上试探过,确定他对于所有的法律和形势都不懂,所以才会有那么简单的一番忽悠,加上律师来探望的时候,限于当时的环境,话也说的不太明,他也就想当然地认为最后都是差不多的结果,都是在这里继续待个二三十年。而且牢头让人换着花样地折磨他,就是让他神经崩溃,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一切,还有最主要的,把他的那股子戾气彻底的激发出来。

    郑成文顿时语塞了,跟这个儿子,他也是越来越没有办法沟通了。

    “爸,我跟你说,这就是方志强在搞我,他想害死我!”郑明杰挥舞着带着手铐的手,激动地说着,“就是他故意让我上当的!”

    “那你为什么要上当?老老实实待着,忍下去会是这样吗?”郑成文已经彻底的心力交瘁了,“从你那时候要逃跑开始,为什么非得要走之前还要闹这么一出!为什么要去杀人!不然的话远走高飞,怎么会至于到这一步。”

    一提到这事,郑成文就忍不住要流泪,他小心谨慎一辈子,辛辛苦苦打下诚楷这一份偌大的家业,结果到头来晚节不保,自己也落个包庇罪。而且如果是自己犯罪最后换得郑明杰安全也就罢了,但是郑明杰最后还是身陷囹圄,还是无期。

    他不提杀人还好,一提起来,郑明杰双眼顿时又变得通红,咬着牙说道:“我后悔了!”

    “我不应该那时候动手的,我应该等逃出去之后再找杀手,直接杀掉他,干净利落。”他抬起头,眼中闪着热切而疯狂的光,“可是我太恨他了,他凭什么?凭什么能把这一切从我手里夺走?凭什么能赢过我?这个仇我必须亲自报,只有把刀子亲手捅到他身体里,看着血流出来,看着他死!我才能甘心!”

    郑明杰目光灼灼地盯着郑成文:“爸,都是他把我害成这样子的,爸你要替我报仇!我现在被关在牢里,出也出不去,你去找人,不管花多少钱,找人把他杀了!”

    “你真是疯了你!”郑成文抬起手简直想给郑明杰一巴掌,可是隔着桌子,他够不到,也没有那个力气再去打了,“到这一步还想着杀人,真的是不把自己弄死不算完吗!”

    郑明杰愣了好一会,忽然间痛哭失声:“那你叫我怎么办啊爸?我都已经这样了,眼看要死在监狱里头了,我不报仇还能怎么办?”

    “爸,你救救我,我是你唯一的儿子,我要是真判了无期,那诚楷以后就没有人管,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基业就全毁了。爸你得想想办法啊,大不了把诚楷卖了,也要先把我救出去再说啊。她李潇潇都能一点点把亚美拿回来,爸你难道不相信我能把诚楷拿回来?爸,我求求你,拿诚楷换我出去,这笔买卖划算的。”郑明杰苦苦地哀求着,“你把我救出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来,我就安安心心的守着诚楷,好好的做生意,别的什么都不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