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0章 意外(十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我大爷,那咱俩还能在一块吗?”李潇潇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走吧,咱们赶紧去跟他谈谈吧。”

    方志强拉着她走出了办公室,在转过身的那一刻,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才消失。他在李潇潇面前可以装的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但是自己心里知道,那只是装出来的。

    一边是亚欣在背后暗暗助力,自始至终的付出,甚至于不愿意让他知道;一边是李潇潇的不知对错的善良,他总感觉,自己是辜负了亚欣的付出。这也是选择的代价吗?那一刻方志强的心忍不住又抽痛起来。

    方志强直接安排在会议室里头,跟郑成文见了面。他曾经在财经杂志和金融新闻上看到过郑成文,只是此刻的郑成文,早已经没有了那样的意气风发,明显看得出来是强打着精神在支撑,头发也变得花白,甚至背也佝偻着,只是努力挺直罢了。

    “方先生你好。”郑成文伸出手来跟他握手,方志强冷冷地看着他一眼,还是伸出了手。

    “方先生,很抱歉打扰你。我今天来,目的就是为了向你道歉。从事情开始到现在,一直想跟你表达一下诚挚的歉意,可惜没有这个机会。”郑成文的确是很郑重地在说着,“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教导无方,让明杰他居然做出持刀行凶的这种事情来,的确是应该我出面来跟方先生你说一声对不起。”说这话,郑成文站起身来,果真低下头,向方志强深深地鞠了一躬。坐在方志强身边的李潇潇顿时变了脸色,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说话。

    “慢着,郑总。”方志强冷冷地开口了,“你所谓的这个事情开始到现在,是指哪件事情到现在?郑明杰持刀追杀我的那天吗?”

    郑成文陡然一下子被他打断,而且是问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明显是错愕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郑总,你需要道歉的,真的只有这一件吗?还是说在你这个做父亲的心目中,郑明杰从头到尾也只错了这么一件需要道歉的事情?”方志强加重了语气,冷冷地追问着。

    “在你的心目中,郑明杰他为了得到亚美,不惜用尽一切手段,甚至于在医院的潇潇都成为他利用的工具,还害得李叔叔一再的病危,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都不需要任何的道歉是吗?”

    “郑总,不要跟我说你对此事毫不知情,诚楷中断对亚美项目的投入,你比我更清楚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为了配合郑明杰的行动,你会这么做吗?还有郑明杰接手以后,对于亚美爹额投资,从一开始,你对郑明杰的事情就应该是一清二楚,你直接默许甚至于更有可能是直接参与或者促成了这件事情!你们父子联合起来,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利用亚美的危机去趁机霸占亚美,这还不是别的企业,这是亚美!那被你们伤害的,也不是别人,是潇潇,是李叔叔!”

    方志强越说越愤怒:“李叔叔他在商场上也是经营多年,如果不是出于全盘的信任,他至于跟诚楷去合作那么多个重要项目吗?至于把自己的一切底牌都亮出来让你们知道的那么清楚吗?李叔叔他拿你们,应该不仅仅是当做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是知交好友。可是郑总你们呢?你们做出来的,这都叫什么事!”

    “如果是别的任何一个企业做出谋夺亚美的事情,那我跟潇潇,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话可说。但是你们,潇潇一直是拿郑明杰当哥哥,拿你当叔叔看,结果就是她最尊重、最信任、当做家人一样的哥哥和叔叔,亲手掠夺了对于他们一家来说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于还是用了那么多卑鄙的手段,包括连所有非法的事情都干了一遍了,就只为了去保住自己强取豪夺来的东西!”

    郑成文本来还在强撑着,要维护住面子和尊严,但是随着方志强的指责越来越强烈,他的神色也越来越不安,头也深深地低了下去。

    方志强几乎忍不住要拍案而起了:“但是郑总你还觉得这一切都是无可厚非甚至是理所当然的,在你看来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真正让你紧张的只不过是那一条致命的故意杀人罪,这也是你今天到这里来最主要甚至于是唯一的目的。这么多的事情,你用轻轻巧巧的四个字,教子无方就打发过去了?郑总这就是你自己平时做人做事的态度吗?郑明杰他跟着学所以是现在这样吗?”

    “强子……”李潇潇不安地扯了扯方志强的衣角。她是觉得方志强话说的太重了,郑成文在她心目中毕竟还是长辈。“郑叔叔他跟我说过这个事情,也为亚美的事情道歉了,他不是没有……”

    但是方志强没有这么多的顾忌,他心里头确实不痛快,憋着一肚子火,这些话也确实是他最想说的,所以索性就来个痛痛快快,全部说了出来。

    郑成文没有生气发火,他沉默了很久以后才说道:“方先生,真对不起。在我来之前,我都还在想着,怎么样让明杰去认识到他的错误,去悔改。现在看来,可能真正错了需要悔改的人,是我。”

    “从小杰偷印了诚楷的公章去骗取贷款然后躲起来,我就开始睡不着,整天整夜都在反省,他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而后来,他的所作所为,更是让我完全无法相信,这是我的儿子他能够做出来的。但偏偏,作为一个父亲,我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不明白他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我还认为我一辈子做人做事,算是坚守原则不去犯错,亚美那是我唯一一次动了贪念。我还认为,在其他的事情上,我最多只是纵容过他,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不应该落得如此结果。还认为他应该是个像我这样的……”

    郑成文说着说着,摘下了眼镜,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方先生你说的没错,这一切在最早的时候,我都知道,但是我没有制止他,最后落得今天,其实是我活该,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

    郑成文转头看着李潇潇,抹了把眼泪:“潇潇,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和你爸爸。当初我真的是明知道可能的后果,但是还是默许甚至于支持了明杰的所作所为。是我的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