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1章 意外(十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潇潇也已经冷静下来了:“郑总,并不是错了以后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换来原谅。”她的称呼也已经变了,也是很官方客气的,“很多的伤害,都是不可以原谅的。如果我爸爸、如果强子,出了任何严重的后果,那任何的道歉和赔偿,都没有意义。我之所以今天愿意帮你来找强子,是因为这些天来陪着我爸,看着我爸一天天变老的样子,我就在想,如果交换一下,换成我是郑明杰,以及他现在的下场,我爸怎么能扛得住?而且我爸现在很想得开,他觉得他一生最起码踏踏实实地做过很多事情,也有过最辉煌的成就,这就够了,现在他的心愿就只是我能够好好的。我想应该为人父母,每个人都是如此,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子女最后落得如此境地。所以我也是看在你的份上,给郑明杰一个机会。”

    听到李潇潇说这话的时候,方志强也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的确他能够想象,如果自己有一天面临牢狱之灾,那父亲一定也是痛心断肠。再看看面前的郑成文,不由得也有了一丝恻隐。

    郑成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了半天眼泪又扑簌簌往下落:“潇潇,谢谢你。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就是个娇惯任性的女孩子……甚至于一直觉得,老李做人做事和教育方面,都比我差的太远,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真正失败的是我,我明白的还是太晚了。”

    “行了郑总,道歉什么的,就到这里吧,我想你的目的应该不是大老远跑我这里来跟我和潇潇反省你的教育方式。”方志强不客气地说着,他之所以愿意跟郑成文谈,最主要的是考虑到郑成文手中那部分股权,留着早晚是个祸害,而且郑成文之所以有底气找上门来,也就是因为有这个作为底牌。

    “咱们说正题吧。”方志强直截了当地对郑成文说着,“你的目的我也很清楚,无非就是希望从我这边入手,希望我能够在二审的时候,证词上面稍微修改一下,帮助郑明杰尽可能地减轻罪行。这个我可以去做得到,但是前提首先是,你如何能够保证,郑明杰不会再对我们构成任何的威胁?我问这个不算过分吧?没有人希望给自己留下这么大一个隐患,更何况郑明杰对我的恨,郑总你也清楚,连在法庭上都敢直接说要杀了我。我不希望因为一时的心慈手软,给自己留下这么大的祸患。”

    郑成文深吸一口气:“方先生,就算你改成故意伤害,到时候一样是实际执行最少二十年以上的刑期。二十年足够让一个人面目全非,如果他还是不去悔改,或者说方先生你有担心,怕他以后还会对你不利,你如果不相信我或者不相信他,大不了我可以去签一个协议,如果郑明杰以后再有任何的不法或者伤害你的行为,那诚楷的归属权将是你的。”郑成文无奈地说着,“我也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也不希望他一辈子就这么彻底毁掉。但是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去让你相信。”

    其实方志强自己问出来的时候,他也不确定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二十年,郑成文还能活多少年都不知道,但是关键是他心里头很清楚,如果他不答应,那郑成文必然只剩下破釜沉舟一条路,真拿出老命来跟他们拼,防不胜防而且就算赢那也是相当的艰难。所以方志强的心情也很无奈,看似他们占了赢面,但都只是暂时的,最终还是要做出适当的妥协。

    郑成文这个态度,已经是相当诚恳了,把诚楷都拿出来摆到台面上说事了。那方志强也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冷笑一声:“潇潇刚才也说了,如果真的构成无可挽回的伤害,那时候你把诚楷赔给我还有什么用?”

    郑成文也语塞了,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方志强摇摇头:“算了,我不需要你签什么协议,我还不至于连这点信心的没有,二十年的时间,就算郑明杰憋着劲想复仇,我也不至于就原地踏步,就输给他。但是我们先谈好,我要保证,郑明杰的其他罪行,不能有丝毫的减轻,要他最低的实际判决也要在25年。这个比起无期,已经好太多了。”

    25年,郑明杰在监狱里多待一天,外面的题目,就少担心一天。至于郑明杰出来以后,他会另外做防备。

    “如果做不到,那我也会想其他办法去对付他,或者,对付这个阶段的诚楷。”方志强淡淡地说着。

    郑成文点点头,有无奈也有认命,毕竟即使方志强不这么说,以郑明杰的罪行,估计也要是差不多这些年。方志强的顾虑,即使换做是他,也一样会有,而且差不多也是一样的做法。

    “其次就是你的条件。你能够给我和潇潇什么样的好处,来换取郑明杰的轻判。”方志强继续问道,他心里有数,这就是要谈到最关键的问题,郑成文手中那部分股权。

    如果不是为了这部分股权,也许他和郑成文就不会面对面坐在这里。固然现在的形势是他们需要股权,诚楷需要资金,但是他们的需求,远远比诚楷强烈,诚楷可以做出其他选择,把股份转让给其他人,那他们以后也会很麻烦。只能说,如果不是郑明杰的事情,郑成文估计不会来签这个城下之盟。

    郑成文叹口气:“大家都知道,也就不用多说了,你们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我手中这部分亚美的股权。这也是我的筹码,我一份不留,全部出让给你们。而且是以亚美股价最低时候的价格。”他深吸一口气,“以及,诚楷的10%的股权,这是无偿赠送给潇潇和方先生,一方面是补偿之前我们所造成的种种伤害,另一方面,有这部分股权,最起码你们也可以对诚楷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分量。”

    基本上跟方志强的预期差不多,甚至于郑成文提出的股权转让价格,也比方志强所想的更理想。这个价格,比起诚楷最初收购时候的价格,是要亏掉十几个亿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