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89章 谁是谁的谁(十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跟李潇潇两个到了病房里头,就看见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聂倩跟刘艳正聊着天,陈庆和也在兴奋地问着毕罗春当时葡萄价格战的一些细节。

    “今天可不是礼拜天啊,你俩工作日跑回来,连招呼都没跟我打一声,这属于旷工啊。”方志强进来以后就开着玩笑,实际上他也就是说说,聂倩跟陈庆和现在长期在外出差,只是定期会回来汇报情况,其他的事情,方志强全都放手让他俩去做。至于在外面两个人时间怎么安排,做些什么,只要工作完成了,方志强是不会去要求的。当然,那也是因为两个人的结果、新店的开张速度,都完成得非常好,所以方志强才这么放心。

    “我们这是回来述职,汇报下工作进度的。”聂倩笑着说,不过还是道了歉:“抱歉啊方总,主要是因为老毕他这是要出院,我跟老陈两个商量,觉得说什么都要回来看看,想给个惊喜,所以就没按规定,直接先回来了,准备回来以后再请假的。方总你要处罚我们都没意见。”

    陈庆和也笑着站起来跟太忙打招呼:“方总好,要罚的话我俩一块。”

    开新店少不了的要选址、谈判、装修,这些都是陈庆和跟聂倩在负责,所以两个人都黑了,也消瘦了很多,但是能够看得出来,精神都很好。尤其是聂倩,以前总是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现在眉宇间都是淡淡的笑。而陈庆和以前不是个十分注意形象的人,现在也很利落精干,特别有商务精英的范儿,站在聂倩身边,也很能衬托出来聂倩的美,两个人的气质也莫名的般配。

    那一刻方志强在聂倩脸上看到的是平淡的幸福,而且聂倩非常自然地挽着陈庆和,不知道的,会以为他们是恩爱夫妻。虽然不知道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聂倩又是怎样从最初的抗拒,到慢慢的接纳,但是方志强已经明白,这一次聂倩做的,是最正确的选择,的确她和陈庆和,是能够给彼此幸福的人。

    李潇潇在旁边,故意假装吃醋地咳了一声,捏了捏方志强的手。方志强也笑了,大手一挥:“行了,看在今天是老毕大喜的日子,就不罚款了,一会吃饭你俩把单买了就行。”

    陈庆和脸一苦:“方总,还是罚款吧。”

    几个人说说笑笑,刘艳已经给毕罗春办好了出院手续,直接把不多的行李一搬,人上了车就出院了,然后方志强的车打头,往饭店开去。

    饭店还是当初的那家,装修陈设也都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是那样的金碧辉煌。只不过再度前来的几个人,都早已经不是当初那几个傻傻的愣头青。这几年来,他们也都出入过各种高档的场合,现在再看这样的饭店,自然也就没有了那时候的土包子进城的心虚了。

    饭店经理也早就知道他们要来的事情了,早就等着迎接,而称呼也已经从原先的小姐换成了李总,毕竟李潇潇现在已经正式升任为亚美的总裁了。

    趁着几个人进去的功夫,方志强对毕罗春使了个眼色,毕罗春狐疑着慢下来脚步等他,方志强却直接把自己车钥匙递给了他,做了个口型告诉毕罗春:“车里有东西,一会拿过来。”

    待会毕罗春打开后备箱,会看到里面躺着的九十九朵玫瑰,这也是方志强特地提前准备的,既然是求婚,当然要像模像样把一切准备齐活。

    “狗日的求婚玫瑰都是我给他买,将来生孩子别让我忙活就行了。”方志强看着毕罗春的身影,笑着心里头嘀咕着刘艳正好回头:“干嘛呢?笑的一脸淫荡?”吓得方志强赶紧说:“没有,我就是开心。”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牡丹厅,一切都和当年一样,方志强心里头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感慨,这里对于刘艳和老毕来说,是他们感情挫折的开始,其实对他来说,意义又何尝简单。

    李潇潇也轻轻推了他一下:“我都好久没来这里了。现在想想,以前好多开心的事。强子,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你骑着单车载着我晃悠,我给你买蛋糕,结果还被你一不小心摔坏了。”

    方志强当然记得,李潇潇当时从背后偷袭,结果被他摔在地上蛋糕摔得稀烂。还有缠着闹着让他带着她去看电影买玫瑰,那时候怎么会想到,两个人后来会有那么多的纠缠,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那么多的故事。他也不自觉地笑起来:“记得啊,我还记得你手感特别好。”一边说着,一边故意装得特别猥琐地盯着李潇潇的曲线玲珑的臀部。

    “强子你个混蛋!”李潇潇又羞又恼,脸都红了。刘艳也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跟聂倩说着那时候他跟毕罗春点菜时候的无赖样:“……一听说免单啊,两个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把聂倩逗得哈哈笑。

    这时候毕罗春也已经回来了,冲方志强投过去感激的一眼,方志强也笑着回了他一个加油。

    “开始点菜了啊。”李潇潇拍着手喊他们,坏笑着说道,“咱们这次人多了两个,是要点几只龙虾几只鲍鱼几盆燕窝粥啊?”

    “免不免单?”方志强揽着她的肩膀说道,“免单的话我能吃到你怀疑人生,不免单让我买的话……”

    李潇潇笑吟吟地看着他:“那怎么样?”

    方志强一伸手:“服务员,来两盆面条,再来两斤馒头,两包榨菜!”

    “去你大爷的!”刘艳直接一巴掌抡到他脑袋上,随即拿过菜单:“既然你们强烈要求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住院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油水都给我刮完了,我现在特想吃那种红烧肘子,能抱在怀里啃的,你们不知道,我在医院里头有次晚上饿醒了差点想哭,简直想抱着老毕啃两口……”

    方志强伸手张成喇叭状,对他们其余几个人说道:“一会吃完大家抓紧时间撤,把她押在这里。”

    拖了他们那么久的坏事终于都烟消云散,而且一下子两桩喜事,所有人心情都很好,说着笑着把菜给点了,当然没再像上次龙虾鲍鱼胡点一气,都是些各人爱吃的而已。李潇潇还特地问了他们好几次,结果方志强跟毕罗春连连摆手,毕罗春一个劲说着:“可不要再摆谱了,燕窝粥喝着跟生鸡蛋清差不多,鱼翅就跟粉条子一个味,别糟蹋东西了。”那是自然,他当年也是阔过的,这些东西没少吃。换来刘艳的横眉冷对:“我就喜欢喝鸡蛋清,就喜欢吃粉条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