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0章 谁是谁的谁(十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服务员拿着他们点好的菜单送到后厨,路上碰到经理,经理接过来看了一下,顿时愣了:“诶?我备好的新鲜生蚝还有鲍鱼,都是刚送过来的,还有空运的澳洲龙虾,居然没点?早知道不费劲巴拉去备货了。”

    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陈庆和的体贴,这时候发挥的淋漓尽致,剥虾、挑菜里的作料,倒茶递纸巾,一顿饭基本上他自己动筷子的时间没有伺候聂倩的时间多。因为人都在,聂倩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陈庆和做的自然而然,她红了一会脸,也就笑着接受了。把刘艳看的眼红,故意咳嗽一声,毕罗春能不知道她深意思么?赶紧放下筷子,老老实实地埋头给刘艳剥虾,一边忙活一边对陈庆和苦笑着:“老陈,你这人真不厚道,秀个恩爱秀得,一下子把我们这服务标准都提高了啊。”

    “什么叫秀恩爱啊?人家那就是恩爱好么?”刘艳不满地横了毕罗春一眼,随即眼睛瞟到李潇潇那边,顿时叫起来:“潇潇,你怎么不让强子给你服务啊?”

    李潇潇正在跟方志强咬着耳朵:“干嘛,老盯着聂倩看,是不是后悔了?现在挖墙脚还来得及。”

    方志强笑而不答,只是剥了只虾递到她跟前,李潇潇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张开口要去咬,哪知道方志强放在她嘴唇边点了一下,迅速地塞进自己嘴里,一边吃还一边说道:“嗯,还是这个醋够味。”

    “你又耍我。”李潇潇不服气地挥着小拳头揍他。

    毕罗春眼看着他们都吃的差不多了,擦了擦手,借口上厕所溜了。方志强看着他的背影,会心一笑,说道:“都准备下,等下上大菜了啊。”

    “什么菜?”李潇潇奇怪地问道,“刚刚经理过来的时候不就说菜上齐了吗?”

    方志强胸有成竹地说着:“你等着看。”

    话音刚落,忽然间眼前一黑,灯光熄灭了。立刻一片尖叫声,李潇潇慌乱之后反应过来:“怎么停电了?不会啊。”

    而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烛光照亮了他们面前的黑暗。一辆小推车缓缓地进来,上面摆满了蜡烛,还有中间巨大的一束玫瑰。玫瑰花后面,是毕罗春笑着朝刘艳这边走过来。

    刘艳愣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最后视线移到毕罗春脸上,眼神里已经满满的都是惊喜。

    方志强带头鼓起掌来,所有人都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跟着一起鼓掌,李潇潇也激动地叫起来:“老毕,你好浪漫!”

    “浪漫个屁啊,还不是我给他布置好的。”方志强小声说道,“你喜欢啊?喜欢的话下次我换个999朵的玫瑰。”

    李潇潇顿时板起脸来:“怪不得这么俗气!”一边又笑逐颜开地站起来鼓掌:“老毕,加油!”

    毕罗春走到刘艳跟前,抱起玫瑰,单膝跪下,还不忘笑着调侃一句:“还好,今天腿已经好了,不影响演技发挥。”

    “去你的。”刘艳笑骂了一句,眼中已经有了盈盈的泪光。

    毕罗春轻轻地开口了,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其实我也知道,这样好像是挺俗气的,而且我连这么俗气的布置都来不及弄,其实这些是强子帮我准备的。强子,先谢谢你。”

    “你大爷的求个婚能不能专心点啊!”刘艳愤怒地抽过一朵玫瑰就抽毕罗春,“是不是还得感谢党感谢人民感谢国家给你培养出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啊?”

    毕罗春笑着躲闪,一边说道:“那得等婚礼上,感谢你爸妈。”说着一把握住刘艳的手:“其实我是挺想感谢我爸妈的,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是以后,你和强子,还有我们的孩子,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怕误会还特地强调了一边:“是我跟你的孩子,不是我跟强子、还有你我们三个人的孩子。”

    一屋子都爆发出哄笑声,连包厢外面站着的服务员也忍不住笑,方志强大声喊道:“老毕咱们虽说是兄弟,可是这事情总不能让我帮忙了吧?”李潇潇忍着笑拧他。

    而一边知道刘艳这几年来经历的聂倩握着陈庆和的手,眼睛里已经开始发亮。

    刘艳也是又气又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是准备说相声,还是准备求婚的?”

    毕罗春也收起了笑,很认真地说着:“艳子,我是希望,以后能给你更多的笑容。以后的每一天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跟你一块儿过,不让你孤单、难过或者伤心。艳子,我以前总以为钱才是最重要的,甚至于我也以为那是你需要和想要的。但是我走了那么多弯路,才知道你想要的最多的只是爱情,只是我给你的呵护,温暖,还有承诺,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却误会了太多。”

    毕罗春说着说着,声音里头已经带了哽咽:“艳子,失去你的这几年,就是上天给我的最重的惩罚,我曾经错过了那么好的你。幸好现在还有机会,又让我把你找回来了。艳子,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分开,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答应我,嫁给我,做我的老婆好吗?”说着,从胸前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丝绒盒子,郑重地打开,里面的钻戒闪烁出璀璨的光芒。

    刘艳流出了泪,但是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幸福的泪,她缓缓地伸出手,让毕罗春帮她带上戒指,然后一把把毕罗春拉起来:“别跪着了,腿疼。”

    “那你答应我没有?”毕罗春不依不饶地问着。

    “废话,戒指我都带上了。”刘艳哽咽着说道,随即又想起来:“不对啊,你天天在医院里躺着,哪来的时间挑的戒指?而且大小还正好合适?”

    方志强得意洋洋地插话:“不知道了吧?你猜猜。”

    “你帮忙买的?”刘艳问着。

    方志强摇摇头:“笨死了,不知道万能的某宝么?江浙沪包邮才九块九。”

    “啊?”刘艳愣了,反应过来就要去摘戒指砸他,把毕罗春慌得跟什么似的:“艳子你信他,那还不把圣诞过程中秋啊,这是我趁你睡着了偷偷量的你的手指然后让他去定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