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0章 中秋(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黯然地把东西放回车里,然后拉开门进了车里,发动车子离开,准备去找聂倩跟陈庆和,他在车里调好导航,然后然后发动车子,按照导航的指引,打着方向盘往右转。

    而此时在他的身后,一辆挂着上海牌照的奥迪正从他来的那条路缓缓驶来。

    一路的风尘仆仆,由于跟薛东林吃饭的,耽误了一会时间,加上王亚欣带着小宇也不敢开太快,所以等王亚欣赶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小宇一直安安静静地抱着玩具模型,一路上王亚欣不停地给他指点着;“小宇你还记得吗?那里是县城的百货大楼,过年的时候外公带你去坐过喜羊羊的。小宇你看那棵树,是不是长的像一把伞,还有那里……”她非常耐心地跟小宇说着话,按照医生的说法,小宇这样的孩子,需要的是非常多的耐心,以及充足的沟通和交流,慢慢地才能转变。

    而且王亚欣也慢慢地意识到,她很爱小宇,非常爱,但是以前对待小宇的方式,却可能并不正确,她总是一味地太过严厉,给了小宇太多的约束,小孩子的天性完全被她束缚了,所以她也在尝试着转变。

    但是她的努力换来的只是小宇偶尔的点头,或者“嗯”这样简单的字眼,王亚欣心里头不是不失望不难过的,但是还是微笑着,继续跟小宇说话。

    车子终于开到小区门口,王亚欣专心致志地往里转,小宇偏过头,呆呆地看着车窗外的一切,随即他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以及坐在驾驶座上,那个高大的背影,似乎也非常的熟悉。

    “爸爸。”那一瞬间,小宇几乎是本能地吐出这两个字,他愣愣地看着前面正在离开的车,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车子已经很快地消失在逐渐深浓的夜色里。

    正好这时候小区里面驶出来一辆车,两辆车即将交汇,王亚欣摁了几下喇叭。小宇的声音本来就小,直接淹没在喇叭声里。王亚欣并没有听到,刚才小宇说了话,而且是她无论如何意想不到的话。

    王亚欣停好车子,才给家里打了电话:“爸,我到楼下了。”然后把小宇报出来,把自己带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

    没多大一会的功夫,王亚欣父母都下楼来了,王亚欣带的东西很多,而且还跟着小宇,她一个人真的是拿不下。父母亲走到车跟前,都呆呆地看着她,几乎是有些不敢置信,王亚欣也是非常的吃惊:父母的头上,几乎爬满了白发,脸上也满是皱纹,尤其是精神明显的不如以往,简直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多。

    “爸,妈。”王亚欣强忍着泪水,“我回来了。”

    父亲没吭声,结果她手里的行李,淡淡地说着:“回来就回来,带这么多东西干嘛?也不嫌累。”

    她远走海外,那么跟方志强离婚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父母,她也不打算瞒,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当时父亲就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大概也是失望透顶了。但是恨也好气也罢,看他们这样子王亚欣就知道,他们的心里一直都没有好受过,都在为她和小宇担着心。

    而母亲已经从她手里接过小宇,老泪纵横地抱着小宇:“小宇啊,外婆好想你啊。”

    “外婆,外公。”小宇小声乖巧地叫着,然后伸手去给王亚欣母亲擦眼泪,即使再怎么样对外界完全封闭了自己,但是小孩子童稚的心灵里,也还是知道,这是自己最亲的人。但是王亚欣母亲的眼泪哪里擦得干,直接失控了:“我的乖小宇啊,怎么走的那么远,外婆见你一面都难。”

    一家人团聚的第一面,就这样被眼泪所占据。连王亚欣父亲都忍不住背过身去抹了一把眼泪,好久才说道:“走吧,赶紧上楼去,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站在这里让人看笑话。”说着拎着东西,带头回家去。

    刚出了电梯口,就闻到一股浓重的烟味。王亚欣母亲皱着眉头:“这也不知道是谁,在这边走廊里头抽烟。抽也就罢了,这简直是烧烟,一股子味道,呛得肺疼,洗的时候能不难受吗?”

    正好这时候物业的保洁也在打扫卫生,从安全通道里扫出好多的烟头,走出来听见王亚欣母亲的抱怨,接话说道:“可不是?这恐怕是坐在这抽了一下午,简直不要命的。”

    王亚欣只觉得那味道特别的熟悉,像是在哪闻见过,她不喜欢方志强抽烟,每次都让方志强洗的干干净净,但是依然还是有淡淡的烟草味道。而小宇则是盯着保洁簸箕里的烟头,他认识那烟头,以前那个经常出现在家里的那个人,就是经常会抽这样的烟……

    方志强并不知道刚刚,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亚欣就在他身后,而两个人就这样错过去,也不知道小宇看到了他,甚至还叫了他。那时候他已经拐过去那个路口,不可能听到那么微弱的一声呼唤,人生经常是这样,有那么多的路口,那么多的时间点,有时候早一步或者晚一步,都可能就是永远的错过去。

    方志强到了宾馆的时候,给聂倩和陈庆和打了个电话。他俩忙了许多天开店的事情了,终于能够稍微喘口气,养精蓄锐等明天的开业仪式。接到方志强的电话,两个人赶紧出来。

    “来,把东西拿下来。”方志强说着,趁聂倩去给他开房间的功夫,一边把车里的东西再一次的往下拿。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没送出去总不能扔了吧那么浪费,想来想去只能是给他俩拎过来了。

    “方总你这是要送礼?”陈庆和疑惑地问着。

    “给你俩的福利,别嫌弃。的确是送礼没送出去的。”方志强也没瞒他,主要没心情耍嘴皮子。

    陈庆和笑了:“我说呢,怎么脑白金是中老年型的,得了,既然是没送出去的,那咱们也不嫌弃,就帮方总消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