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30章 亚欣结局篇放手(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也能感觉到贴着脸的枕头,全是湿的。此时此刻他心里的痛苦不比王亚欣少上半分,李潇潇和王亚欣的脸,黑暗中在他的头脑中来回交错,一边是李潇潇痛苦离开时候的决绝背影,一边是他看不到但是能够想象的王亚欣伤心欲绝的脸。感情对于他,已经彻彻底底成了抓不住看不清的东西,他已经完全地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最终他也只能给亚欣发一条最简单的信息:“亚欣,别哭,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是有决心,不管多难,他都会帮小宇治好,帮亚欣解决掉这个最让她心碎的事情,可是小宇会好起来,亚欣的困境会解除,那他呢,他要如何面对这一地凌乱,要如何收场?又该如何去挽回李潇潇那颗破碎的心?

    这一晚上,两个人都是睁着眼睛都天亮,都是一夜没睡。而方志强知道,睡不着的,远远不止他们两个,还有更多的人,承受着也许更多更深的痛苦……

    小宇是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所以才可以很正常地睡到天亮,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发现方志强就躺在他的身边,顿时高兴起来:“爸爸,你还在!我特别害怕,怕昨天晚上是我做梦,其实你并没有来过,或者你是为了哄我睡着,然后再偷偷离开。”

    听见小宇这样单纯天真的话,以及他眼里掩饰不住的依赖,方志强忍不住又是一阵心酸,揉着小宇的头说道:“爸爸在这呢,你摸摸,爸爸是真的,不是假的不是你做梦,而且爸爸也没有离开,就在这里陪着你呢。”

    小宇开心地笑了起来,亚欣看得一阵恍惚,自从小宇的病情发作以后,这么久以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这样灿烂地笑过了。可是笑完之后,小宇又忽然沉默了,低声地问着:“我知道我生病了,爸爸你是为了照顾我生病所以才回来的吗?那以后我的病好了,你还会陪在我和妈妈身边吗?”

    方志强的心一沉,果然李潇潇的话是对的,小宇缺少的、需要的,是父亲的陪伴,而且是恒久的。如果是在以前,在他和亚欣还没有分开的时候,小宇有这么强烈地渴求他的陪伴和存在,他一定会想办法说服父亲,去接受这样的现状;可是时过境迁,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面对小宇的问题,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在他的心底,早已经有了李潇潇的位置……

    而亚欣也是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想去听这个问题,更不敢面对方志强的回答,她何尝看不出来,方志强对李潇潇也已经是深情一片,现在这种情况,更多的则是出于对小宇放不下的关心,可是却把他推向了两难的境地。

    方志强沉默了好一会,才用力地搂紧小宇:“小宇,你要知道一件事情,爸爸还有妈妈,将来都会离开你的,而且是去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会离开你很久,久到再见面的时候,你已经很老了,而且也已经成为一个父亲、祖父,有自己的孩子。就好像你的玩具机器人,即使没有碎掉,可能有一天也会丢掉找不到,护着其他。是一定会失去的。”

    他说道这里的时候,小宇呆呆地看着他,眼里头已经满满的泪水,眼看要哭出来了,方志强又继续说道:“但是那个时候,你会变得强大起来,不会再害怕没有人陪,你已经可以保护其他人。小宇,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避免分离,但是我们要学会从成长中不断长大,让自己能够面对分别、孤单,还有害怕等等这所有的一切。”

    方志强其实并不善于讲这种道理,小宇年纪也小,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但是看他似懂非懂的样子,显然还是明白了一些,脸上虽然还是很失落的样子,但是并没有哭出来,只是沉默地在想着什么。亚欣还有些担心,悄悄地问着:“他太小了,还不懂得这些吧?”

    方志强看着低头沉默的小宇,叹了口气说道:“他还小,但是总会长大的,而这个社会也不可能永远拿他当个孩子看。再说了,你我都会比他先走,这是必然的事实,难道要他到那一天才明白?”

    王亚欣也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问一句:“希望他能够尽快明白,然后你也可以尽早地离开,去找潇潇……先走去找她吧,女孩子等太久,心会冷掉的。小宇待会要做检查和治疗,你先回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看方志强,方志强也只是转过头看到她的侧脸,神情间依旧是他最熟悉的理智和压抑,但是每一点一滴细微的表情都在诉说着她的痛苦。方志强像是被那样的痛苦钉死在原地,怎么也不可能离开。

    方志强陪着亚欣和小宇,去让医生又重新做了一遍检查,这次的医生是心理学上很有建树的一个专家,他认真听了一遍王亚欣所描述的小宇的表情,以及小宇的各项检查报告,最终很郑重地对他们说着:“孩子的这个情况,如果真的是什么治疗办法都试过了,那我建议是做一下催眠。自闭症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封闭自己的内心,来对抗外界可能的伤害。而催眠的状态下,能够让他打开内心,观察到他真正的渴望,然后去帮助他找到解决的方法,最终帮助他痊愈。当然,这也不是万能的,只不过孩子现在年纪小,问题发现得也早,所以可以尝试一下。”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或者对他的大脑或者内心造成什么伤害?”这是王亚欣最关心的。

    医生摇摇头:“这个倒不会,其实催眠只是一种探寻病人心理的手段,对于像你们孩子这种情况,可以尝试一下。”

    反正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亚欣咬着嘴唇,无声地看着方志强,她现在其实还是把方志强当做主心骨,等待着方志强来为她做决定。方志强下意识地就捏了捏她的手心:“试试吧。看小宇的样子就知道,他也不会希望这样过一辈子。我陪着你们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