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63章 亚欣结局篇相忘于江湖(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该让爷爷见见小满。不管他再怎么样生气误解,小满都是他的孙女,不可能连爷爷都见不到。”王亚欣知道方志强的担心,轻柔地抚慰着他:“没事的,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有小宇和小满,不可能分离的。孩子们也离不开爸爸,我也离不开你。不管你爸爸怎么生气,我也不可能再像上次那么任性说走就走了。如果他实在不同意,大不了我不过去家里面,不惹他伤心生气。你带着小满过去看看。”

    话是这么说,既然方志强娶了王亚欣,自然是不希望她受委屈,希望她能够名正言顺。别的人怎么说怎么看,他可以不管,但是自己的父亲,那是骨血至亲,是一家人,方志强肯定是希望一家人能够好好的在一起。

    “不会的,我会说服我爸的。我们是一家人,而且他也是希望我能够幸福的,我现在已经得到了,再说还有小满。把小满抱出来那么一撒娇,铁石心肠也能给融化了,可惜小满还小,要是能开口叫两句爷爷,我爸估计就当场打包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上海了。”这个女儿是方志强的心头肉,也是他的骄傲,反正他是怎么看怎么得意,就觉得全世界都该跟他一样喜欢小满,更何况是自己的爹。

    王亚欣看着他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哪怕方志强只是为了安慰她,可是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是无时无刻不在维护着自己的,所以她也笑了起来。

    就这样,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地开着车踏上了回老家的路。说是浩浩荡荡,是因为光是小满的东西,就占了半辆车,奶粉、尿不湿、还有其他的药物、水之类的,堆得满满的,剩下的一半空间,则是王亚欣给方志强父亲买的东西。即使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可能父亲根本不收,甚至于连他们两个都赶出去不让进门,但是作为子女,该尽的心意他们不可能不去尽到的。

    因为有孩子,所以路上极其的不方便,到了休息区就要停下来,喂小满喝奶,停下来休息,不然的话这么小的孩子受不了的。其实方志强也心疼,回去一趟,大人小孩都没少受罪,但是他们都是乡土观念非常重的人,不管到哪里都牵挂着家,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中国春运铁路的生意爆满的原因。

    原本如果是方志强自己,两天就能赶回去的路程,这一路他们走走停停,顺便也就当旅游欣赏风景了,等到终于回到四川老家的时候,已经走了快有五六天了。

    到了镇上的时候,王亚欣说小满和小宇都累了,而且老家洗澡不方便,尤其他们大人扛得住,小宇跟小满两个小孩子那肯定是受不住,所以肯定只能是住宾馆,她就先在镇上找宾馆,正好带着孩子们休息一下,而方志强着急回家见父亲,让他先回去。

    “一路上都灰头土脸的,第一次见爷爷,说什么也要打扮利落一点。”王亚欣是这样笑着跟方志强说的,“你先回去看看爸,下午再来接我们一起回去。”

    其实她是惦记着之前方志强父亲一再说过的,叫他们不要回来,不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再者她也是担心方志强父亲还是不愿意见到他们,所以让方志强先回去探探口风。方志强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意,但是他也不想让王亚欣大老远回来,再碰到像上次那样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勉强她,只是用力地抱住她,轻声说道:“放心吧,我会说服爸爸的。”

    王亚欣笑着说道:“去吧,我等你回来。”

    方志强安顿好他们娘仨,这才独自一个人开车往小山村赶去。

    再次回到家乡,又是阔别已久,路旁的风景,虽然也还熟悉,但是总有些说不出来的变样。方志强的心情也有些起伏不定,想着久违的父亲,不知道再见到他的时候,又是什么样。一方面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另一方面则是不知道怎么样面对父亲。越是见面在即,那种牵挂和愧疚,越是涌上心头。

    终于回到了旧日的小山庄,离老远看见门口的那棵老树,以及自家的院落,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改变。方志强却顿时热泪盈眶了,院门微微开着,父亲在家里。方志强从车上跳下来,一步步往院子里走去。

    父亲回来以后,他打电话给大林哥和小伟两个,拜托他们照顾父亲。反正一直听到他们说的消息也都是还好,他也给父亲打电话,父亲也接,但是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不愿意跟他多说些什么,这一点方志强也是无可奈何。只是如今看到家里一切都很整齐的样子,父亲应该过得还算可以,他心里才算稍微安慰一点。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的东西,自己家居然也不例外,门前挂着几串腊肉、腊肠,都是农村常见的自家准备的过年的东西。然后方志强还没进屋,忽然间听到屋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是父亲生气地大吼着:“小小!你个混蛋玩意儿,你再偷吃,等会给你腿打断再把你剁了炖汤!”

    方志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灵巧的小东西呜呜叫着从屋里钻了出来,是一直非常小巧的吉娃娃,最里头还叼着半截腊肠,顺着墙根一溜烟地跑出去了,明显是个惯偷。

    方志强愣了:那小狗,跟以前的小小,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然后紧跟着就看见父亲手里握着扫把跑出来:“你个小混蛋,还跑!”正好迎面撞上方志强,爷俩都愣住了,父亲手里的扫把直接掉到了地上。

    “爸。”方志强轻声叫了一声,却没有忍住哽咽了。

    父亲这一年,明显地衰老了,头发几乎全白了,精神虽然看着还好,但是到底是老态毕露了,方志强看的一阵心酸。

    父亲倒是很快镇定下来,淡淡地问了一句:“不是不叫你回来吗?怎么又回来了?”

    “爸……”听着父亲还是和以往一样的硬脾气,方志强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这也是我的家啊,你是我的爸啊,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我过得挺好的,你也都看到了。”父亲别过头不看他,平静地说着:“没有什么好叫你担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