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江湖救急(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一口一口地抽着烟,一口一口地喝着啤酒。这几十万的债时时刻刻都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一样压着他,而这次,几乎都快要成为压倒他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方志强最后拿起手机,给毕罗春打了个电话。

    “喂,强子,到家了吗?”

    “恩,刚到家,你们呢?”

    “我们早就到了,你小子这么早就回家了?就没跟人家潇潇姑娘出去浪漫浪漫,看看电影开个房啊什么的?”

    方志强笑了笑,他现在也没了跟毕罗春继续开玩笑的兴趣,笑了笑道:“别开玩笑了,老毕,跟你说个事。”

    “啥事?”

    “能借我点钱吗?”方志强开口直接问着,在问这句话之前,他其实已经鼓了很大的勇气,此时的他自己都有点瞧不起自己。

    那边沉默了很久,最后问道:“说,要多少?”

    “三万?”

    毕罗春再次沉默了,最后说道:“强子,不是兄弟不借,而是你也知道我跟刘艳这情况,我们俩上次聂倩爸爸那事已经借给你五万块了,现在我们身上是真没这么多钱。我和她两个人的工资也就这么多,每个月吃的喝的加上房租等等,剩下也就那么两千来块,你要三万是真没有了。我们俩现在全部家当也就五千块,你要的话我等下就取出来拿给你。”

    “不用了,谢啦兄弟,为我的事,你们两口子也是费心了。”方志强叹了口气说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呀?怎么忽然之间又要这么多钱?”

    “我二叔,我当时借了他三万,现在我二婶病了,我得把这钱还给我二叔让人家治病。”

    “这个,要不我明天去单位,找我那些同事去借一借,看看能借多少。”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兄弟,这事你别麻烦了。放心吧,没事,我自己去想想办法吧。别担心,行了,就这样吧!”方志强说完挂断了电话。

    方志强无奈地坐在那,叹了一口气,继续抽着烟,看了看自己这个小屋子里,似乎除了那台买了好几年的笔记本电脑还能值点钱之外其余的东西根本就值不了钱,也不可能卖出去。

    方志强一个人坐在那想了很久很久,最终也没有想出个办法来,它能够想到的能够借钱给他的人基本上上一次都已经借了,上次的都没还这一次怎么可能再借给他?他也开不了这个口。方志强最后再次拿起手机给王亚欣打了个电话。

    “喂!”

    “你在家吗?我有点事情想找你。”

    “在家,你自己过来吧!”王亚欣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什么时候竟然这么不要脸了?”挂断电话之后方志强自嘲着,随后也就出门骑着车往王亚欣家里赶去。

    方志强敲了王亚欣家的门,阿姨给开的门,然后方志强走了进去,见到了在客厅里穿着睡衣在看电视的王亚欣。

    “你怎么没换衣服就来了?”王亚欣看着方志强的样子皱着眉头问着,显然很不悦。

    “今天没关系吧?小宇又不在家。”

    “万一碰见了熟人怎么办?当时我是怎么说的?只要你过来或者是我叫你,你就必须换衣服。就算你不换我给你买的衣服,你也不能穿这身衣服啊,穿这身衣服谁都知道你是送快递的。这次就算了,不要有下一次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方志强坐在沙发上,很久之后才开口对王亚欣说道:“能借我三万块钱吗?”。说这话的时候,方志强声音低沉,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开口说这话很丢脸,很没有底气。

    王亚欣再次皱起了眉头,看着方志强说道:“你以为我是什么?我这是银行吗?你自己想一想,你到我这来工作总共才几天?你哪次不谈钱?你这人的思想非常的有问题。我们是签订了劳务合同的,每个月该给你多少就给你多少。你给我个理由,我为什么现在又要给你这三万块?我是不缺这三万,可我为什么要给你?我上次给你工资才几天?你知不知道,总是在说钱让人非常的讨厌恶心你知道吗?”。

    方志强抽着烟,一句话不说,随后站了起来道:“对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了。”。

    方志强慢慢地往外走着。

    “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对于方志强的态度王亚欣非常的不满。

    “我没有什么态度不态度的。我今天过来原本是想着跟你借点钱,并没有让你给我钱,你不借,也没有关系。每次都跟你谈钱确实是我不对,这个我向你道歉,以后不会了。”方志强停下脚步对王亚欣说着,然后直接打开门往外走。

    骑着自行车,方志强感觉自己心里疼的不行,很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大哭一场。他本身就是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基本上只要自己能做到的事,再苦再累他都不会去求别人,但是这次他是真没有办法,对于王亚欣的那些话,他感觉到了羞辱,觉得自己的自尊似乎是被人踩在了地上践踏。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却不曾想着会像现在这般的窝囊。

    方志强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打开电脑,点开网页,开始在搜索栏里面打上两个字“卖血”,浏览了好几个网页,随后又输入“卖肾”继续浏览着相关的信息。

    看完了之后,方志强觉得自己脑袋都空了,就这么直接躺在了床上,忽然觉得自己心好累,好累。这次的事情,给了他太多的打击,无情的打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方志强有些惊讶。他在上海认识的人加起来也就那么几个,这个时候会有谁过来找他?除了毕罗春他想不出还有谁。走过去打开门,他以为是毕罗春来了,而打开门之后才发现,站在门外的却是王亚欣。

    “你怎么来了?”方志强有些惊讶地问着。

    “这是三万块钱,你点一下,刚从取款机里取出来的。”王亚欣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方志强。

    方志强有些震惊,也不知道是不是该伸手去接,最后还是没接,而是淡淡地对王亚欣说着:“进来坐会儿吧,我给你倒杯水。”说这话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憔悴感。

    王亚欣看了看方志强,最后还是走了进去,坐在了房间里唯一的那张椅子上面,把装着三万块钱的信封就放在了方志强那唯一的椅子上。

    “你准备去卖肾吗?”王亚欣看到方志强电脑上面显示的搜索信息,惊讶地问着方志强。

    方志强正给王亚欣倒水,看来这,说道:“没有,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前面我说的话有些重,不好意思。”王亚欣接过方志强递过来的水说道。

    方志强摇了摇头道:“我能理解,你没有什么不对,我们俩只是雇佣关系,我们也是签订了合同的,工资多少早就确定了的。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讲钱,而且,这次还又找你借钱,我们俩也并不是很熟。不单单是你,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很烦很反感,这是人之常情。”

    “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从我遇到你开始,我就发现你特别的缺钱,时时刻刻都不忘了赚钱。你到底有什么难处?”王亚欣问着。

    “没什么事,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事罢了。”方志强不愿意对王亚欣多说什么。

    “方志强,你要是不说你让我怎么跟你继续把合同继续下去?你自己也看到了,你现在的状态非常的不好,三天两头的到处找钱,现在竟然还有要去卖肾的想法。你这是不要命了?你让我怎么放心继续跟你合作?作为你的老板,我总得知道你大概的情况吧?”王亚欣继续问着。

    方志强抽着烟,很久之后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吧,之前家里老人生病了,需要动手术,家里条件不好,为了动手术找亲戚朋友借了五六十万,只是,手术虽然动了,但是人却依然没有救活。人走了,债还留在这。我当时只是一个政府的小公务员,每个月扣除保险什么的到手的也就三千块不到,所以才跑到上海来打工,为的就是在大城市钱赚得多,尽快的把这笔债给还了。这次借这三万块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家里人生病了,急需钱治病,我必须得尽快把这钱还给他。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吧,无论如何,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感谢你。”

    “你现在还了多少了?”王亚欣问着。

    “我能还多少?还了三万块钱了吧,每个月赚的也就六千块不到,这还多亏了你给我的这份工作,不然,我就是到了猴年马月也还不清这笔债,其中有一部分钱还是需要支付利息的,每个月赚的钱也就差不多够支付利息了。”方志强无奈地说着,每次想到这些债,他的心就特别的累。

    “这是三万块,你自己数一数吧!”王亚欣再次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信封。

    看着这个信封,方志强心里感慨万千,他需要这笔钱,不管如何他都要这笔钱,但是,这笔钱却像是一把刀一样插在他的心里。他感觉自己就像个乞丐一样跪在地上感谢着别人的施舍,哪怕只是一个包子。他的所有自尊和骄傲似乎都葬送在这个信封上了。

    “我给你写张欠条吧,虽然我不能保证具体什么时候能够还你,但是,我一定会尽快的把这笔钱还给你的,我保证!”方志强急忙地去找纸和笔。

    “不用,如果我需要你写欠条我也就不会给你送钱过来了。这笔钱就当做我提前预支给你的薪水吧。我之所以给你借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是真心实意地对我儿子,这一点我能看的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