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江湖救急(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谢谢,真的很感谢你。”方志强点点头,由衷地说着,那个样子,的确非常的颓废。

    “你能告诉我你每个月送快递能赚多少钱吗?”王亚欣问着。

    “六千左右吧!”

    “六十万,每个月赚六千,你自己还得花,还有利息,你要还完这笔债要到猴年马月去?而且我看你也这么大年纪了,你总得要结婚吧,要生孩子吧。为了这六十万你总不至于搭上你这一辈子吧?”王亚欣追问着。

    方志强看着王亚欣,笑了笑道:“不然有什么办法?生活,谁不是被生活强奸着的呢?”。

    “方志强,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你这一辈子都成不了大事,一辈子也无法扛过这六十万,这六十万的债也就毁了你这一生。我跟你说个事吧,我二十二岁大学毕业,考了个律师证出去当律师,从助理律师开始,到了二十四岁开始自己自己独立处理案子,当然是在别人的律师事务所里。二十六那年,我便抛弃所有,自己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我不愿意给别人打工,也不愿意给别人赚钱,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一年我生下来小宇,他没有爸爸,我希望我能给他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起码这一辈子不用为了物质而发愁,而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小律师,算不上有多大的名气,也算不上有多少钱。开律师事务所我是赌上了我的所有。而六年后的现在,我律师事务所里面正式的律师就有三十多位,助理律师不计其数,上海最出名的律师我这里有三个,我可以这么说,我的律师事务所是全上海最为出名规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如果我当初一直都是勤勤恳恳地想着当一个律师,那么我现在可能已经是一名不错的律师了,一名律师一年能赚多少?一般的律师也就十几二十万,好一点能够赚上五六十万,出名的大律师可能一年能赚上百万。但是你知道我一年赚多少吗?我一年的收入是他们的十倍百倍,可能还远远不止。我对你说这个不是说我在向你炫耀我有多有钱,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道理,人活着,就是为了拼搏,更何况你身上还有这么多的债,你就更加需要拼搏,所谓的拼搏不是你每天勤勤恳恳地送快递,努力地送快递,你那个不是拼搏,只是愚昧。没有长远的眼光和打算,没有拼搏的精神,这个人永远都成功不了。如果你的心永远都只是放在送快递上面的话,那么你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送快递的,你永远也还不完你那六十万的债。我的话就说到这了,人生是你自己的,该怎么走也是你自己的事。钱在这,这是你两个月的工资,记得,周三跟我去学校。我走了。”王亚欣直接对方志强说着,说完了之后直接就走出了方志强的小屋子。

    方志强呆呆地坐在屋子里抽着烟,王亚欣的一番话对他的触动很大,但是,对于生活他有他自己的打算。王亚欣与他本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王亚欣的生活理念并不一定可以属于他。对于方志强来说,他目前的人生意义确实只是为了那六十万,六十万都还不了,又何来的拼搏何来的创业?方志强也没有时间去创业,他的目标只是还钱还钱再还钱。但是王亚欣的话还是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那根弦。

    很久很久之后,方志强才拿起手机,给王亚欣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非常简单,就两个字--“谢谢”。但是,这是方志强最为诚恳的话了,王亚欣能够特意给他送钱过来,他的心里真的是非常的感动。有句话说的好,锦上添花的未必是真朋友,但是雪中送炭的一定是真心的。

    第二天一早,方志强就把三万块钱给自己二叔寄了过去了,不管怎么样,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但是下一关呢?下一关怎么过方志强心里没底。

    又这么过了一段日子,这天,方志强在下班之前接到了毕罗春的电话。

    “强子,下班了没有?”

    “还没有,还有几单要送,什么事?”

    “前面秦小军打了个电话给我。”

    “秦小军?”方志强忽然听到毕罗春谈起这个名字,很惊讶,秦小军这个名字忽然就出现在了方志强的脑海里,随后问道:“他打电话给你干嘛?”。

    “说是晚上请我们在上海的同学们一起吃个饭,还特意让我叫你一起去。”

    “他也在上海吗?”

    “是啊,他家就是上海人,去年我都还跟他一起吃过饭呢,只是一直没有太多的联系。晚上去吧,我们一起去。”

    “算了,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强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同学,学生时期的那些恩恩怨怨现在就没必要计较了。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人家特意邀请了你你这不去也不好对不对,好歹你也是班长,总的有点气度吧。再说了,也不仅仅只有他,还有几个在上海的同学呢!”毕罗春劝说着方志强。

    方志强犹豫了很久,最后才点头说道:“好,那就去吧。你们等等我吧,我把这个单送完就过去找你们。”

    “得了吧,等你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和刘艳直接在你家那等你吧,你快点送完回家。”毕罗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方志强无奈地笑了笑,对于这个秦小军他是真心没什么好感,虽然曾经都是同一个班的同学,大家在一起生活学习了四年时间,但是方志强跟他真心没有太多的联系。在他的印象中这个秦小军就是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形象,正是他非常讨厌的那种人。而且,这人从始至终就不服从方志强这个班长的管束,处处与方志强作对,很多次方志强都差点与他动手了。对于这个秦小军的请吃,方志强是真心不想去,但是最后想想,毕罗春说的也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些都只是学生时代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没必要计较,大家都是同学,怎么着都得去一去。

    想到这方志强也就加快了速度,然后回了趟公司把事情了结了一下就回了家。回家的时候发现毕罗春两口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方志强回家换了身衣服,当然不能穿着工作服去,当然,方志强也没有穿王亚欣给他买的那些高档衣服,在他看来,那些衣服也是属于工作服,方志强只有在为王亚欣工作的时候才会穿。他回家随随便便的穿了条牛仔裤套了件t恤就与毕罗春刘艳出门了。

    三个人打了个车往一家酒店而去,秦小军约的地址就在那。

    “以前上学那会儿就听说他们家很有钱,后来来到上海跟他见过几次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家是真有钱。河西那边,人家开了两家宝马的4s店,另外,听说还有几家饭店和大酒店。我估计,就他们家的资产,起码上亿了。”毕罗春在车上对方志强说着。

    “怎么了?心动了?”方志强笑着。

    “我心动个毛啊我,他们家再有钱又跟我有个毛关系。不过啊,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一发达了,要去买个宝马车什么的可以找他,起码可以给我打个折啊!”

    “真等你发达了你还需要打那点小折吗?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这辈子也就是个穷屌丝的命。”方志强笑着骂着。

    “得,这倒是实话,咱们俩兄弟也都是难兄难弟啊。不过你倒是比我好,你好歹还傍了个富婆,我呢,只找了这么个败家娘们。不但没拿到钱,反而要往里面贴钱,真是亏死了我。”毕罗春口无遮拦地说着。

    说完之后,毕罗春差点就被方志强和刘艳一起联手给从出租车上给丢了出去。

    “话说回来,我说当年你和秦小军两人怎么就一直都不对付呢,整整四年,你们两个都是对头,到底怎么回事呀?”刘艳插过话问着。

    被刘艳问到这个问题,方志强只是笑了笑。

    “我告诉你原因吧,怪只怪强子当年太优秀了,人一优秀当然就遭人嫉妒嘛。你说这人长的帅这一点就不说了,篮球打得好,演讲比赛还风靡全学校。在咱们班里呢,投票直接投了班长,咱们班里大家都服气他,秦小军很显然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觉得在哪他都应该是焦点,这不,一进大学,他一下子就从主演变成了男二号,搞不好男二号都算不上,只是个配角了,这心里当然就不平衡,所以肯定处处看强子不顺眼啊。这是其一,还有个最主要的原因,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这小子啊,喜欢聂倩,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而且他追聂倩的时间可比强子早,但是呢,聂倩不仅没答应他,反而后来跟强子在一起了,你说这事弄得,他能不把强子当仇人吗?”毕罗春慢慢地分析着。

    听到毕罗春这么说,方志强也有些惊讶,有些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真有这么回事?”刘艳显然之前也没听说过。

    “别人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哪知道,不过我觉得是真的,不然秦小军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把强子当成杀父仇人般看待?”毕罗春接着分析着。

    “你就扯吧你,你反正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主,就你这张嘴,十句话最多信你一句。”方志强笑着说着。

    三个人在一家大酒店门口下了车,秦小军定的地点就在这。

    三人坐着电梯上了楼,然后直接推开一个包间走了进去。包间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其中坐在主位抽着雪茄哈哈大笑的就是秦小军,其余还有两个男的,都是曾经一个班里的同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