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生日(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还装?”方志强没好气地道。

    “谁装了,是真的痛,不信你自己这么摔一下看看你痛不痛?”李潇潇真生气了。

    “呃……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方志强想想也是,这一下摔下来是真的会挺疼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这么娇柔的姑娘。

    方志强伸手扶着李潇潇下床,李潇潇皱着眉头,一边有点踉跄地走着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屁股,看样子是真的摔的挺疼的。

    “你看看,蛋糕都散了,还怎么吃啊?”李潇潇看着地上的蛋糕心疼地道,接着又说着:“这可是我特意定制的蛋糕,很特别的,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和我要说的话,我提前几天就定了让人家做的,现在全没了。”

    方志强看着地上的蛋糕,又想起了李潇潇的一片心,也有些心疼和惋惜,说着:“蛋糕没了就没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不就行了,谢谢你,说实话,我自己都忘了我今天过生日了。”

    “你这人,怎么连自己过生的事都忘了呢,你爸妈也没给你打个电话啊?”李潇潇看着方志强的样子有些大心疼。

    “我爸我妈?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妈走了,去年走的,也就是在聂倩消失之后不久走的,老毛病了,她其实病了很多年了,治不好,去年坚持不住走了。我为了聂倩爸爸的病不是从我们家的亲朋好友那借了很多的钱吗,后来聂倩跑了,没了音讯了,钱是我借的,我爸气的差点吐血,拿了根棍子追着我跑了三里地。后来我妈走了我爸也怪我,说是是我干的这混账事把我妈给气走了的。我爸让我找到聂倩,让聂倩去还钱,我没去找,我爸就家门都不让我进,说是我什么时候找到聂倩什么时候让我进门,之后我就一直住在单位宿舍,那时候我在镇政府上班,公务员。其实我能理解我爸,你可能不知道,五十多万对于我们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爸那时候种地,家里三亩地,种水稻,还有菜地,一年还可以买几季的菜,家里养的两头猪,养个对年就能卖了杀了,还有十几只鸡,能卖不少鸡蛋,可是,就是干这么多,一年忙到头基本上没得休息,除去本钱,一年能赚的也就两万多块钱,三万块都不到,加上家里面的开销,一年能存下来五千就谢天谢地了,这还是要省吃俭用。我那时候在镇上上班,公务员,除了政府给的各种福利保险,每个月能拿到手的也就三千不到,你算一下,这五十万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个什么概念了,按照我爸的想法,他就算是不吃不喝得干上一辈子才还的清,我欠了这笔钱是真的把他给气的吐血了的。后来,我为了还这笔钱,决定来上海,五十多万,我如果一直都在那个单位上班,我做一辈子也还不完,而且,我还得来上海找聂倩,虽然不是找她还钱,但是,我得要她给我一个答复,我就是要一个答案,所以我辞职了。我辞职这事让我爸知道之后我爸是拿着把刀要跟我拼命,在他看来我这是大逆不道,我这简直就是疯了。他和我妈花了一辈子的力气才供我上了大学,然后考了公务员,回家吃公家饭,端了铁饭碗,还旱涝保收,最主要的是还是算是个官,很体面的工作就这么让我辞了,在我们那,没有一个人理解我。从那之后,我爸彻底跟我断绝了父子关系,我出来这里也快半年时间了吧,我爸从来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从来都不接。我知道,是我把我爸的心给伤透了,所以,他也不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的。”方志强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地说着,说到这声音有些哽咽,然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李潇潇看着方志强的样子,忽然就觉得这个男人这么沧桑,也这么的可怜,心里心疼的不行。

    “不好意思,我不该说起这个的,今天你过生,本来应该让你高兴的,我却说起这个来了。”李潇潇温柔地说着。

    “傻子,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本来就是事实,事实就是这样,有什么不好意思。好了,不说了,走吧,吃饭去吧。对了,屁股还痛吗?”方志强收拾了一下自己忽然低落的心情,强颜欢笑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粗俗,别用屁股好不好,听起来好粗俗。”

    “不说屁股说什么?臀部?或者说是香臀?”

    “方志强,你好色情。”

    “我怎么色情了?”

    “就是色情,你个流氓。”

    “……”

    两人一边打闹一边走了出去,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

    “要不给春哥和刘艳姐打个电话叫他们一起来吃饭吧。”坐在车上,李潇潇问着。车是李潇潇的车,当然,是李潇潇借来的,不过此时开车的是方志强,李潇潇坐在副驾驶位上。

    “不打,这两个没良心的,电话都不给我打一个,我干嘛叫他们吃饭?”方志强嘴硬着。

    “可……”正说着,方志强手机就响了起来了,方志强一只手开车,一只手去拿手机,看到是毕罗春打过来的,直接把手机给了李潇潇,说道:“你接,我不接,就说我在开车。”

    “干嘛要我接啊?”

    “你没看到我在开车吗?顺便告诉他,我很生气,打个过生这个时候才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忘了。”方志强气呼呼地道。

    “你不是自己都忘了你自己的生日了吗?你还要求别人也记住啊?”

    “……你这丫头,到底是哪头的?”方志强怒了。

    “我是站在正义那头的。”李潇潇说着,拿起了手机。

    “喂,春哥,嗯,是我,是的,我跟她在一起呢,嗯,他正说要请你和刘艳姐一起过来吃晚饭呢,他请客,他说要请你们两吃大餐,随便你们点,你们想点什么就点什么,是啊是啊,好,你等一下,等下我用的手机把店名和地址发到王艳姐的手机上吧,好,那你们快点过来吧,我们已经在去的路上了,好的,拜拜。”李潇潇与毕罗春通完电话之后就挂断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