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那一夜(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与毕罗春两个人继续在那大吃大喝着,这直接让两个女人对这两人的吃相有些瞠目结舌。吃的东西全部都是贵的,似乎两人不管好吃与否,不吃最好的,只吃最贵的,酒也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虽然两人都是喜欢喝啤酒的人,明明就不喜欢喝这红酒,但是却就是一口一口地喝,他们吃的不是菜,喝的不是酒,就是在吃钱喝钱。终于到最后,两个人实在是再也吃不下了,而且两个人都是喝的有些醉了才罢休。一行四人离开了酒店,刘艳扶着已经走路有些不利索的毕罗春去打车回家,而李潇潇则与有些微醉的方志强开车回去,当然,准确地说是李潇潇开车送方志强回家。

    “说实话,这个红酒真心不好喝,喝的嘴里面有股怪怪的味道。”坐在车上,方志强还在对刚刚的酒大肆评论。

    “那你还喝这么多?”李潇潇有些不解啊。

    “废话,免费的,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这可是八二年的拉菲,我以前只在电视里看到别人点过知道这个名字,据我所知这是最贵的酒了吧,我当然得喝,这都是钱啊,再难喝我也得喝,到时候跟别人说我也可以说,我是喝过八二年拉菲的人,还跟喝白开水一样喝,多牛逼啊,是不是?”方志强笑着。

    “其实吧,那不可能是八二年的拉菲。”李潇潇说着。

    “不是?不可能吧,这么大的酒店总不至于给我假的吧?不可能。”

    “假的倒不是,但是不可能能给你八二年的拉菲。八二年的拉菲指的是一九八二这家酒厂酿造的酒,为什么总是说八二年的拉菲呢,因为八二年这一年吧,气温啊阳光啊降雨啊等等这些条件非常适合葡萄生长,所以那一年的葡萄是长得最好的,所以呢,这一年用这些葡萄酿出来的酒口感啊质量啊都是最好的一年,所以这一年的酒才这么出名。据我所知吧,这一年这个酒厂酿造的红酒也就二十多万瓶吧,一般高档的红酒会在窖藏十五到二十年左右,也就是说,这些就从两千年左右就开始在卖了,而总共也就二十来万瓶。一年光中国就得喝上超过一百万瓶的红酒,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觉得现在市场上还有多少瓶八二年的拉菲?这种酒现在都是作为收藏品了,根本就不可能有卖,即使有卖,那价格也是非常昂贵的。所以啊,我可以断定,给你喝的酒绝对不是八二年的拉菲,不过,是真正的拉菲那是肯定不会假的。”李潇潇一边开车一边解释着。

    “那不还是在骗我吗?我要的是八二年的拉菲,他们给我一瓶普通的拉菲,这不是欺骗消费者吗?不行,我得去找他们去,得退钱啊,不然我告他们。”

    “可问题是人家是给你免费的,你找谁退钱啊?”李潇潇问着。

    “噢,我倒是把这事给忘了,哈哈,是免费的,是免费那欺骗我也就欺骗我了,我想就算是普通的拉菲估计一瓶也得上千吧,我算一算,今天这一桌吃下来估计吃了有一万五左右吧,这次是真的赚了,潇潇,这次就是沾了你的光了啊。”方志强笑呵呵地说着。

    “嗯,是差不多这个价左右,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吃这些。”李潇潇陪着方志强笑着,其实她很想说,即使一瓶普通年份的正宗的拉菲酒,再便宜一瓶也得上万块,今天那一桌,哪是什么一万五啊,真要按照价格来算钱,这一桌没有八九万是绝对下不来的,就光喝酒就喝了好几万块。

    方志强这喝的有点多,人明显就很兴奋,这是喝酒之后的必然反应,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停地说着,本来平时话就多,现在喝了酒,这话就变得更多了。

    李潇潇倒是却不像平时一样问方志强问个不停了,只是一直都是专心开车,一直都在听着方志强有些胡言乱语地说着。

    可能是坐车的原因,本来还只是微醉的方志强,在车子开到他住的地下室那,一下车那一刹那,他就直接就吐了,吐在了旁边的地上,显然喝醉了。李潇潇连忙过去扶着,帮着方志强拍着背,连声问着:“怎么这样子了呀,好些了吗?舒服些了吗?”

    此刻的方志强哪还有力气说这些啊,他的世界已经是天昏地暗天旋地转了,前面没那么醉是因为酒劲还没有完全上来,现在时间久了,加上坐在车里上下颠簸,又是个密闭的空间,一下子酒劲就完全上来了,所以,也就彻底的醉了。

    李潇潇把方志强给架在了身上,这么娇柔的身子得扶着方志强这么一个大汉进屋,真是难为了李潇潇了。李潇潇费了老大的劲才把已经几乎没多少知觉的方志强给扶到了门边,然后从方志强身上拿出钥匙开了门,再把方志强给扶到他自己的床上躺下,等到李潇潇把方志强给扶到床上躺下之后,她整个人都湿透了,额头上全是汗,身体有种要虚脱的感觉,可以想象,这究竟是有多累。对于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来说,架着一个接近一米八的汉子,这本身就是一个几乎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潇潇坐在床边休息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有了力气,看着方志强的样子,李潇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实话吧,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别人伺候她,她还从来没伺候过别人,看着喝醉了倒在床上的方志强,李潇潇一时之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完全不知道该从哪下手为好。

    最后只能是开始给方志强把鞋给脱了,一脱鞋,就有一股脚臭味,熏得李潇潇差点没晕过去,李潇潇被熏了一下,连忙跑来,跑到了门口大口洗吸了几口气,说实话,这是她人生当中第一次给一个男人脱鞋,更别说是伺候一个男人了。

    李潇潇在门口回了好一会儿神,然后再次走了进去,从包里面拿出香水在方志强身边喷着,用手捏着鼻子,把方志强另外一只鞋也给脱了,然后开始喷香水,最后才把方志强的袜子脱了,脱了鞋之后,其余的一切就好说了。

    李潇潇开始去脱方志强的外衣,脱完了外衣看着方志强的裤子的时候,李潇潇有些无语了。你说不脱吧,这晚上穿着裤子系着皮带睡觉这怎么睡得舒服?起码在李潇潇自己看来,这几乎是无法容忍的一件事情。可是你说要脱吧,李潇潇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方志强之前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她,她也没碰过一个陌生男人,你让一个女孩子家家去脱一个男人的裤子,别说是去动手,就是想到这,看着方志强的裤子,李潇潇的脸蛋上就红的像是苹果一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