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 我喜欢你(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为什么来上海的?”

    “大山深处的人想出来打工还有什么选择吗?能去的地方不就是广东和上海吗?当时我是跟着我们村一个大姐出来的。这个大姐出来了三年,然后回去的时候非常有钱,是开着小汽车回村里去的。村里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都把她当成了财神爷,一个劲地求她带着自己家的孩子出来打工。由于我们家跟她有点亲戚关系,我妈求她她就答应带我出来了,另外,她还带了村里其它的几个女孩子,都是与我一般大的,那年我记得我是刚好读完了初中,那年我刚好十六岁。她带我们来了上海,所以我就来了上海了。”黄婉婷说着。

    “那你后来怎么没有跟着你那个大姐做了?她不是挺有钱的吗?”

    听到这,黄婉婷笑了笑,说道:“她带我们几个来了上海,我们这些个大山里面来的孩子知道什么?第一次见到上海这种大城市,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她来到这之后就给我们买衣服,教我们化妆,那时候觉得她对我们是真的好。再然后,就带我们去了夜总会去宾馆,干什么的不用我说你都知道吧?”黄婉婷笑着问着。

    “啊?是……是干那个的呀?”方志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黄婉婷。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要是真的去干了那个我还至于沦落到要去卖唱住地下室的地步吗?知道是干那个之后,我就坚决不干了,打死都不干,她劝了我很多次我都不干,她也没有强迫我,就让我自己管自己了。可我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小女孩子,我记得我那一次是在公园的椅子上住了两天两夜。毕竟我们是同一个村的,她也还算是不忍心吧,找到我问我是愿意跟着她干吃香的喝辣的还是宁愿这样流落街头饿死,我选择了饿死。她最后就帮我找了个在酒店里面当保洁员的工作,因为她也只是与酒店里的人有些关系。从那开始,我就开始在上海这个城市生活下来了。在酒店里干保洁员,然后做到了酒店的服务员,最后做到了酒店的前台,再之后与领导吵架被赶了出去又去干了其它很多工作。这期间我一直都有在一家培训学校学习声乐,因为我喜欢唱歌。两年前,最后一份工作又被老板炒了,加上家里面又有了一些其它的变故,所以我最后选择了去夜总会这种场子里面跑场子。”黄婉婷说着。

    “那……与你一起来的那些女孩子呢?”

    “那位大姐,去年死了。”

    “死了?”方志强被吓了一跳。

    “艾滋病,自己也吸毒,所以死的很早,去年在她死之前我还去看了她,很惨,临死之前看到我的时候哭的跟什么一样,说是如果她当年也能跟我一样也不至于有今天的地步。其它几个女孩,据我所知有混得好的,也有混的不好的,混得最好的一个现在是一个大老板的二奶,也不知道是几奶了,反正很有钱,在上海有一套写着她名字的房子,开的是宝马。混的不好的现在还在宾馆接单,不过也远比我有钱。我是混得最差的那个,还住在地下室。早两年回家过年的时候还被我妈骂,骂我没用,跟我一起出来的几个女孩子每年都大把大把的钱往回寄,一个个家里都盖了大房子了,就我,每年就寄那么点钱回家,连家里房子都盖不起,就更别说给我弟弟娶媳妇了。”黄婉婷说着,说到这的时候方志强终于见到了这个洒脱的女孩子眼睛里面有着泪花了。

    “你妈怎么能够这么说你?她难道让你也去干那个吗?”方志强有些愤怒。

    “她一个一辈子到过最远的地方是县城的农村妇女知道什么?不仅仅是她,村子里面也没人知道我们这些人出来是干什么的,大家都只知道我们是出来上班的,据我所知,除了我之外,其余出来的几个女孩子全部都是在干那个,她们回去也不回自己告诉家里人她们是在干这个吧,都只说是上班,所以村里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只知道她们都很有钱,而我没钱,一个个都看不起我妈。这些事情我回去了我也不好说,人家有人家自己的选择,大家走进这一行也都是无奈,所以,我妈就埋怨我了。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只是希望努力多赚点钱回家,帮家里一点忙吧。”黄婉婷说到这里笑了笑。

    “我很敬佩你。”方志强认真地对黄婉婷道。

    “敬佩我什么?有什么好敬佩的。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不一样,所以选择的路就不一样,我喜欢音乐,所以我选择了音乐,我希望自己能够干与音乐有关的事情,我不希望自己出卖身体出卖灵魂。而他们喜欢钱,所以她们就选择了钱,他们宁愿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我不觉得她们有错,其实我们当初走出来的这些女孩子,刚开始都跟我一样,大家都知道这样子是不好的,都不愿意干,但是不干我们怎么活下去?只能选择跟我一样去流落街头选择饿死,在死亡面前她们妥协,而这条路一旦你走上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我是那个打死都不认输的人。所以,我挺了过来。”黄婉婷淡淡地说着。

    “早些年我们还彼此之间有联系方式,毕竟是一个村出来的。但是这几年,我与她们之间已经完全没了联系了,她们的联系方式经常换,名字都会经常换,而且,由于选择路不一样,生活也都不一样,大家也就都没什么好聊的,聊也聊不到一块儿去,另外,她们也不喜欢让我知道太多关于她们的事情,主要是害怕我回去乱说,所以,现在我与她们完全没了联系,她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我是一概不知了。这样也好,各过各的,希望她们都能够有个好的结局吧。”黄婉婷叹着气说着,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一句瞧不起这些人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