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 命犯桃花(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你是不是疯了,你要跟人家女孩子怎么样那是你的事情,干嘛要把我给扯进去。”黄婉婷气呼呼地坐了下来骂着方志强。

    方志强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个人就这么毛病,嘴损,不会说话。还吃吗?”

    “不吃了,没心情,回去了。”黄婉婷道。

    “再坐一会儿吧,我现在不能回去啊。”方志强有些无奈地说着。

    “你不回去是你的事,我要回去。”黄婉婷说着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对方志强说道:“即使不能回去你也不必一直坐在这吧?心里不舒服就出去走一走,心情会好一些。”

    黄婉婷说完就往外走去了。

    方志强愣了愣,然后再次扛着吉他跟在黄婉婷后面走出了小排档。

    “你信命吗?”走着走着黄婉婷忽然停了下来转脸问着方志强。

    “信命?”方志强愣了愣,随后点头说道:“我信,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是我的谁也拿不走,不是我的我也怎么都留不住。”

    “好,那我带你去个地方。”黄婉婷点头,然后带着方志强往一条巷子走去。

    “去哪?”

    “去一个可以看到命运的地方。”黄婉婷边走边说着。

    走着走着,忽然黄婉婷就带着方志强走到一个摆摊的老头子身边,老头子已经很老了,头发雪白,胡须也白了,甚至于眼睛都凹进去了。所谓的摊位也就是一个小摊子,上面写着算命几个字。

    “老爷爷,给他算个命。”黄婉婷直接说着。

    “我算什么命啊我,这就是你说的能看到命运的地方?我从不信这些封建迷信,我不看这个。”方志强吓了一跳连忙说着。

    “给我个面子,坐这里算一下,算过了之后你就能看到命运了,相信我。”黄婉婷拉过方志强把方志强压在了摊位上。

    “我不看……我……”

    “老爷爷,来,给他算个命。”黄婉婷直接对着算命的老人道。

    “年轻人,你要算什么?算婚姻还是算前程?”

    “先算婚姻,再算前程。”黄婉婷连忙说着。

    “我算个屁啊我,我从不信这个东西,我……”

    “给我个面子,不要说话。”黄婉婷再次喊着,然后又道:“你算吧。”

    “把你的生更时辰说一下。”老头子趴在那盯着方志强的脸看着,一边看一边问着方志强。可能由于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老人几乎是凑在了方志强的脸上,弄得方志强一阵恶心。

    方志强最终无奈,报出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以及自己的出生时间,让老人去算,他只求老人能够快点把脸从自己脸边几厘米远的地方给移开。

    老人看了好一阵子之后才重新做了下来,在那掐着手指算着。

    其实说实话,老人这老态龙钟加上白头发白胡须倒是真的有一点电视剧里面仙风道骨的样子。不过方志强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所谓的神神道道的东西,在他心里,这个老人就是一个标准的“神棍”。

    “年轻人,你这一辈子命运多舛、命里多磨难,命中带着天王煞,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顺利,但是,只要你挺过去了这个天王煞就会消失,以后也就大富大贵了。”老人慢腾腾地说着,口音不是本地口音,普通话也十分的不标准,方志强只能模模糊糊地听着大概是这个意思。

    “天王煞?这个名词可够新鲜啊,你就直接说是扫把星不就得了。”方志强笑呵呵地道。

    “严肃点。”黄婉婷拍了一下方志强说道。

    “老爷爷,那他婚姻呢?婚姻怎么说?”黄婉婷替方志强问着。

    “命犯桃花、桃花煞附体,婚姻嘛,难啊,这个劫啊谁都解不了啊。”老人说到这摇头晃脑着。

    听到这方志强和黄婉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敢不敢有点新鲜的说辞?”方志强哈哈大笑。

    “年轻人,你不要不当回事,这个桃花劫会伴随你一生,什么时候会散我也说不清楚,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多做好事,行善积德吧。”老人家再次说着。

    “我……我这辈子都在行善积德,干过最卑鄙的事情就是杀过鱼,我连鸡都没杀过。”方志强有些无语了。

    “好,谢谢你,这是二十块钱,谢谢你了。”黄婉婷连忙说着,从身上掏出二十块钱放在桌子上,然后拉着方志强走开。

    “你是不是有病啊?年纪轻轻的你竟然信这个东西,这是什么狗屁东西。这些话你随便叫个人都会说啊,这些能值二十块吗?他要是真的能看命的话那他为什么不算算自己的命?他能算到自己一把年纪了还坐在这里摆摊算命吗?”方志强喋喋不休地说着。

    “其实我也不信。”黄婉婷慢慢地走着。

    “你不信你还拉着我过来算命?”

    “我几年前过来找他算过命,我问他我这辈子能不能成就自己的梦想,他告诉我,他说我在今年能得贵人相助然后飞黄腾达。”

    “那结果呢?灵吗?”

    “你觉得灵吗?要是灵的话我至于像现在这样跟你流落街头吗?”黄婉婷淡淡地说着。

    “那你还叫我过来?”

    “他今年七十二岁了,眼神不太好。他是外地人,据说是过来找女儿的,女儿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出来打工,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他无依无靠,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为了找女儿,他十年前来到了这里,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就一直靠算命在这里维持着,不愿意回去,他只知道女儿在上海,所以就一直呆在这里等着女儿,你看到他那摊位上挂着的横幅没有?上面有他女儿的照片和名字。他说过,他会一直在这等,直到自己死了的那天。”黄婉婷慢慢地说着。

    “他生活非常的困难,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他就住在地下室里面,有很多人过去帮他,给他钱给他物,他都不要,他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所以,好心人都会选择去他这里算命,去他这里算命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故意去帮助他的。”

    “所以你也是其中之一?”

    “算是吧,他老了,眼神不好,记性也不好,所以,你昨天去的,过两天再去他就完全不记得了。”黄婉婷笑着,随后说道:“你不觉得,虽然他在算命,但是他自己的故事其实就是一出真实的命运交响曲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