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2章 婚礼(十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可能是黄爱国呢?152号啊,明明是方志强啊,这位领导你看,我是有协议的啊,这些缴费的单据我都是有的。”方志强直接把自己的资料都递给了人家。

    那人拿过方志强的单据一一看着,随后又看了看本子上的登记,说道:“这上面显示之前的租赁人的确是方志强,但是早几天之前这里登记的租赁人就换了,你这个看起来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是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这中间有什么问题你最好进去问我们主任,去问领导比较好,这些事情我们这些办事的人不太好说什么。”

    从对方的话里面,方志强似乎听出来了一些什么,皱了皱眉头,然后走进了里面的主任办公室。

    敲门进去,方志强对里面那个肥头大耳的主任笑了笑,当初他签合约的时候也是找的这个人签字的。

    “主任,有个事麻烦问您一下,我是152号摊位的租客,我回去过了个年,今天来上摊,结果有人已经在我的摊位上卖菜了,而且吧,他还给我看了他出示的协议,上面的确写着是他们租下了这个摊位,另外也有你们的公章,所以我就过来问问,看看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方志强再次客气地同样的话给再次说了一遍。

    “152号?你是叫那个什么……什么……”

    “方志强。”方志强笑着道。

    “对,就是你,这个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你的合约已经停止了,也就是说那个摊位已经不再租给你了,与你无关了。”主任淡淡地说着,说完继续看着面前的电脑,不时传来qq信息的声音。

    “怎么可能呢,我这签订的是长期合约啊,而且我租金都交了三个月的,我才做了两个月的生意啊,主任,您看是不是弄错了啊?你看看,这是我的合约还有缴费单据。”方志强瞪大了眼睛问着。

    “不用看,没有错,至于租金的事嘛,你去外面找小刘,拿着你的缴费单据找他给你退一个月的租金就行了。”主任摆着手说着,然后继续玩着电脑。

    “不是……领导,不是一个租金的事,主要是这个摊位是我租下的,我这才做了两个月的生意,怎么可能就把我的摊位给了别人了呢?”方志强想继续问着。

    “你怎么那么多的话?我说你的协议到期了就到期了,你再在这继续吵,那一个月租金我都不给你了你信不信?”主任拍着桌子冷冷地对方志强说道。

    方志强本来就是个牛脾气,更何况是这么个事,直接一把把手里的资料摆在了桌子上,冷冷地道:“欺负我是吧?协议上面白字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三年,我租的是三年,而且我也提前交了租金的,你凭什么不让我租了?”

    “怎么?跟我耍横?跟我讲理?我实话告诉你,这个摊位我摆明了就是不租给你,你小子做人太狂了知道吗?过年前,你们蔬菜区那些租户一个个都找了我,对你很大的意见,小子,我知道你生意做得好,但是做人留一线,你把别人的财路全部挡了别人能对你好?最关键是你不会做人,我就实话跟你说,别人逢年过节的,多少都要来我家里喝喝茶拜个年什么的,你呢?我认都不认识你。另外,我告诉你,这个摊位就是从我手里租出去的。你别拿那些条款来找我,在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法律不法律的,这个菜市场我说了算。条款上面说的清清楚楚,要服从市场管理部门的管理,不服从的话,我们有权力随时中止协议,并且把你给请出去,你不要给我说你没有不服从,服不服从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而且,市场里所有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小子,怪就怪在你不会做人,你一个月赚那么多钱,你总得有点感恩的心吧?最后给你一个面子,自己到外面去退你多交的租金去。”主任冷笑着说着。

    听到这,方志强菜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第一个,是菜市场其它卖菜的人眼红自己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给这个主任送礼让他把自己给弄走。第二个,自己没有给他送礼,可是方志强从来不知道这个潜规则这个规矩啊,从来没人告诉过自己。第三个,很显然,前面那个租户给方志强看条子的时候,是有租金条也是有转让金的条子的,转让费好像是七万块,也就是说,这七万块是直接到了他的手里了,很明显的,就是要把自己给弄走,就是这样。

    方志强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想着打官司,但是想了想,自己似乎真的不一定干的过人家,自己在上海这个地方无权无势,什么都没有,而且这个市场由他做主,上面也肯定有人,要是真的走司法程序,第一方志强没钱,第二,方志强知道,自己肯定是输。

    方志强冷冷地问着:“怎么?主任这是摆明了要吃定我了是吧?我花了差不多八万块钱盘下的这个摊位,你一声不吭地就拿走了,自己转手赚了七万块转让费,我白白地花了八万块干了两个月亏的一干二净,你把我当傻子是不是?”

    “我就把你当成傻子了怎么样?小子,我可以告诉你,在这块地方,别说你一个外地人,就算是本地人也得给我客客气气,你最好别找不自在。我能坐在这个位置这么多年,我就能罩得住这块地方。”主任冷笑着。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主任,我也不怕跟你说。我今年二十七岁了,我孤身一人,什么都没有,没老婆没孩子,就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一条,也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素质,有的就是一身蛮力。这个摊位是我借的钱给盘下来的,我自己的吃喝拉撒全靠这个,而且我还得还人家的债,我就指望着这个摊位活下去。而主任你这明显的是不想让我活下去啊。我是偏远山区来的,在这里我谁都不认识,更加没有任何的势力,我有的就只有这一条命,这个摊位就是我的命,既然主任要拿走我的命,我没有其它办法了,我就只有去找主任你拼命了。我是光棍一条,我本来就不想活了,早就想死了,可主任不同,你是本地人,你肯定是有妻儿老小吧。我来那些什么软的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来硬的以命换命我肯定不亏,我一个人的命换你们一家人的命,你说这买卖值不值得?”方志强忽然之间冷笑着,笑的面目狰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