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4章 请客(十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板的话让秦小军顿时懵了:“怎么回事?我让你把他们给我弄滚蛋你听到没,你这是什么意思?叫我走人?”他看看老板,又看看老板递过来的信封,一把扯过来,里面厚厚的百元大钞,被他随手往空中一扔,顿时满天粉色钞票飞舞,像下了一场粉红色的雪。

    “你什么意思啊?居然叫我走?拿十万块钱赶我走?”秦小军脸色铁青,指着饭店老板喝问道。

    他已经气得快要发狂了。这些人都是脑残了吗?方志强跟他作对也就罢了,他本来就是个愤世嫉俗的屌丝,一直看自己不顺眼;这个饭店老板又是怎么回事?不想做生意了吗?

    聂倩已经看出来形势不对,拉着秦小军:“小军,算了,我们走吧。”

    她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再逗留下去了,这一晚上她还不够丢脸吗?被秦小军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要放在以前,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受这样的耻辱,可是眼下,她只觉满身心的伤痛与疲惫,只想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像忘掉一场噩梦一样忘掉所有这里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秦小军歇斯底里洋相百出的可笑样子她也已经看够了,不想再看他像跳梁小丑一样在那里声嘶力竭地表演,不用想她都知道,围观的人会如何地笑话他,所有那些服务员,来吃饭的顾客,方志强和他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个漂亮的女孩子,都会笑话秦小军像一个无知而又自大的白痴——他本来就是这种人,而她居然还天真的以为能从他这里得到幸福。

    而那些人在笑话秦小军的同时,难道就不会笑话她?她跟秦小军,如今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的利益与荣辱跟她息息相关,不,甚至于对她来说所有的一切都会加倍,因为她甚至是要依赖秦小军才能存活下去,秦小军已经如此的不堪,而她比秦小军还不如。她几乎能听到周围到处是窃窃私语,看到所有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看啊,就是那个愚蠢又可笑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不要了,结果落到这个下场,真的是活该。她头昏脑涨,只想赶紧离开。

    尤其是,这里还有方志强,以及他新的美丽的女朋友。这样的情景给她带来的刺激和伤痛几乎都是加倍的,她不能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那场景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双眼,而他们的对比,让自己顿时感到自惭形秽。不,不该是这样的,方志强不该是任何时候都会保护我维护我的吗?不是答应过要爱我一生一世的吗?为什么一转眼身边就有了别的女人。为什么要在这里看见我这样狼狈耻辱的样子?

    聂倩几乎忍不住想要扑上去质问方志强,在她眼里和心里,此时此刻所有的耻辱痛苦,加在一起,也不如方志强一个人给她造成的伤害更大。

    好在她还有一丝理智,不断地警告自己不要再冲动,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耻辱,她拼尽力气去拉秦小军,想要拦住他:“走吧,我们离开这儿。”

    方志强看着聂倩,只觉得满心的悲哀。已经到这一步了,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秦小军根本就是个人渣,根本不值得托付终生。聂倩真的就不明白吗?她不可能不明白,毕竟刚才那一巴掌是真真切切甩在她脸上,那些羞辱的刀子一样的话,一刀一刀凌迟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自尊,这要是放在以前,方志强根本不相信心高气傲的聂倩能忍受下来。可是现在,眼前的聂倩偏偏就是在低声下气地拉着秦小军,一声声劝他离开。

    方志强不相信聂倩可以爱秦小军爱到这个地步,甘心忍受这一切,事实上再爱一个人都不可能忍受。那么只能是因为钱,想到这里他就不由自主的悲哀,替聂倩悲哀,看到曾经最爱的女人变成这个样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分析地悲哀;同时更为自己悲哀,他曾经还为这样一个女人疯狂过,为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只要她能幸福。

    而今天,这一切终于彻底醒来。看着聂倩,方志强觉得,那只是一个他从未认识过的陌生女人。

    然而秦小军却根本不管这么多,“放开我!”他一把挣脱聂倩的手,把聂倩甩了个趔趄,但是他连看都没有看聂倩一眼,冲上去指着老板的鼻子,恶狠狠地叫道:“你敢拿钱打发我走?你拿我秦小军当成什么了?以为我是叫花子?十万块钱也就是我请人吃顿饭的钱而已,你还真以为我会放在眼里?你出去打听打听我秦小军是什么家世什么背景的人!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这家店开不下去!”

    老板皱了皱眉头,原先谦恭有礼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冷冰冰地看着秦小军,仍然保持着礼貌:“秦先生,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的店里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钱我已经退给你,希望你最好是自觉一点,尽快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要再来了,我会关照我下面的经理领班到每一个员工,不允许放秦先生进来。谁私自放他进来,一律开除。”老板说着,还转过头去,冷冷地问一声后面的领班包括员工:“都听到没有?”

    “听到了。”领班跟员工们大气都不敢出,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样的转折,只不过是客人在店里闹事,这样的事情他们见的多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把老板都给惊动了,亲自过来不说,而且还居然拿钱退给那个顾客让他走人,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了当地说不许他再进来,还是这么郑重地说。这事情,也太不可思议了。开门做生意的,谁敢把客人往外赶?尤其这个人看起来这么嚣张,没有一点家世背景,断不敢来这里闹事的,而他们老板居然就这么干了。

    尽管心里头都疑惑的要命,但是并没有人开口,毕竟他们只是打工的,老板怎么吩咐就怎么做。而且秦小军的做派,他们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说实话,对于这种人他们都讨厌的要命,甚至于老板的举动可以说是大快人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