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9章 谈判(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整一个上午,店里面几乎就是连个苍蝇都没有飞进来的。方志强几乎能看着那些菜一点点蔫吧下去。

    而他的心情,他感觉自己就跟这些菜一样,都已经完全萎靡了。剩下的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坐以待毙。

    但是问题是,他连坐以待毙的资格都没有,他不挣扎,下场会比死还惨。

    秦小军那边,是不可能有半点希望的,一来秦小军已经不是能够讲道理或者能用什么办法改变他的心意的了,他的想法坚决的很,只要搞垮方志强,要方志强滚,尤其那一晚上的事情过后,他对方志强只剩下明明白白的恨,这一点,电话里面已经讲得很清楚。而且他人在国外,方志强甚至不能找他,打电话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除了能把彼此的恨加的更深。

    只能自己想办法,把光头解决掉,不管怎么样,让他和他的手下离开店门口。至于说光头走了以后,秦小军还会不会用别的手段找别的人来继续报复他,那暂时都管不了了,不把光头弄走,他根本没有资格想以后的任何事情。

    中午出去买饭的时候,方志强走到光头跟前,面对面跟他讲道:“能不能谈谈?”

    “能,你说弹啥?弹吉他还是弹钢琴?”光头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开起了玩笑,然而眼底的戏谑神情却明白无误地说明,他根本没有拿这、拿方志强当回事,大概在他眼里,方志强就是条垂死的鱼,还能怎么扑腾?能怎么跟他们这些人对抗?

    方志强可笑不出来,他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地走到光头跟前,让自己讲出这话的。如果不是考虑到现实问题,考虑到店里的生意,他大概会掉头就走,或者,走之前也要给光头的脸上狠狠来一下子。

    但是现在,他只能忍,除了忍以外,他没有别的办法。“你们都是本地还是外地的?”

    光头嬉皮笑脸,一看就根本没有和他好好说话的打算:“甭管本地外地,咱们都是中国人不是?就跟你门前这块地一样,有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也不能说这是你的地不是?这是国家的,甭管我们是哪里人,都是国家的人民,只要不违法不犯罪,都有权坐在国家的土地上不是?你可不能因为我们是哪个地方的,拿这个话来敢我们走啊。”他居然自己能把话题绕到静坐的问题上,还堂而皇之地搬出这么一套歪理。

    方志强冷冷地听着,他甚至听出来,光头的口音里带着点四川腔,搞不好他们还是老乡。不过他一点跟这种人拉关系的意思都没有,他冷冷地说道:“对,你说的对,再往大一点说,大家都是人,都是要吃饭要活下去的,你觉得挡了别人的活路让别人没有饭吃,合适吗?”

    光头一脸惊讶地说道:“我挡了你去吃饭的路了?没有啊,我只是在这坐着,这边地方这么大,你完全可以走的过去的。你看我们又没有拦你。”

    旁边坐着的流氓们听见了,都一齐爆发出笑声,他们是在故意配合着光头,嘲笑方志强。

    方志强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疯狂地笑着的流氓,再看看一脸戏谑无比得意的光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为了钱,也知道他给了你们钱,很多的钱。但是你们为了自己的财路,断了别人的活路,这事情做得就过了。我只是个小人物,只想老老实实开好我的小店。你们若是为了求财,不让我这店开下去,那就是断了我的活路,我不介意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他这话一说完,光头再次放声大笑起来,比刚才笑的还要疯狂,他大概是觉得方志强像是在讲一个最好玩的笑话。其他流氓们也都一起在笑。都觉得方志强大概是已经疯了,才会讲得出来这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方志强孤身一人,拿什么跟他们这么多人去拼?这不是笑话是什么?还鱼死网破,只怕是网还没动一下,鱼就把自己折腾死了。

    他冷冷地对光头说道:“我知道你们敢做出来这事,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势力,更多的人,一个小指头就能把我捏死。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怕了你们。你心里,肯定觉得我一个人,无论如何没有办法跟你们这些人抗衡,对,确实是这样。但是你想想,兔子急了都咬人,人要是被逼急了反抗,那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这事情我不是没有经历过,所以老早就有心理准备。我哪怕拖一个跟我一起死的,那都是够本,两个就是赚了。至于到时候拖上的是谁,那就看你们的运气了。你们呢,为了那一天两千块钱,能承担什么后果,两千块钱够不够丧葬费还有一家老小往后的生活,自己算算看。”

    “秦小军能给你们两千块钱一天,我给不了,我没有那么多钱。最多我拿二十万块钱,当是从你手里买一条活路,以后大家互不相欠,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买不了,那也没有问题。没了这家店,我等于是一无所有,还背上这辈子都还不清的债,活着希望都没有了,你觉得我会不会跟你们拼命?拿钱可以,别把人往死路上逼。”

    二十万块钱,是方志强的底线,也是他现在仅有的能拿出来的钱,就这还是把之前还李潇潇她没有要的钱,以及最近的全部利润全部搭进去。还要搭上一部分周转的备用资金。但是他必须试一下,如果光头能愿意离开,他情愿花这二十万,的确就是他跟光头说的那样,二十万,他买的是一条活路。为了生意,他妥协了。如果连妥协的机会都没有,那他也只好选择另外一条路了。

    光头不笑了,他也在死死地盯着方志强,在打量着方志强。从方志强的眼睛里,他看到一种决绝很阴狠,像是被逼到悬崖边上的狼的那种眼神。看着那眼神,光头就感觉,面前这个人,大概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他说敢拼鱼死网破,就真敢这么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