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5章 你是我的女人(十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被男人轻蔑的态度给弄的愤怒了,转脸问着王亚欣。

    “我是她的前未婚夫,也是她儿子的爸爸,你知道她曾经和我生了一个儿子的事吗?”男人笑着接过了王亚欣的话。

    “你滚,我跟你说了,小宇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小宇是我跟他的孩子,请你不要在这自作多情。”王亚欣再次愤怒地说着。

    “亚欣,即使你要骗我也找个好点的理由。我今天下午就已经去学校看过小宇了,我也早就查过小宇的资料,小宇的出生日期可以证明,他就是你跟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怀孕的,而在我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们也没有避孕,而且也每天都在一起,小宇他……”

    “你个混蛋,不要再说了。”王亚欣愤怒地吼着,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花了。

    方志强到了现在总算是弄明白了这个男人是谁了,看着男人的样子和王亚欣的泪水,方志强心里充满了怒火。

    方志强把蛋糕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就这么一步步地往男人面前走去。

    而男人则一直笑着看着方志强,一种蔑视的笑。

    “你是追求她的?她的男朋友?”男人笑着问着。

    方志强站在男人面前,也笑了,说道:“我是她男人。”

    话刚说完,方志强忽然就是一拳打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顿时啊的一声,随后用手摸着脸,嘴角流出了血。

    “志强,别……别打人……”王亚欣看着方志强动手了,紧张地喊着。

    “这一拳,是我替亚欣打你的。”方志强冷冷地说着。

    男人没有还手,用手抹了抹嘴角的血,依旧微笑着。

    看着男人的微笑,方志强更加怒了,随后又是一拳打在了男人的脸上,他用出了十全的力气。

    男人再次闷哼了一声,然后鼻子也流血了。男人有一些痛苦,但是还是站在那,没有还手。

    “这一拳是替小宇打的。”方志强再次冷冷地道。

    男人点了点头,伸出手又把鼻子上的血给抹了。

    “志强,不要打人,那是犯法的。”王亚欣走过去拉住了方志强道。

    “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亚欣身边。”方志强看着男人说着。

    男人笑了笑,附身从茶几上扯过纸巾,擦拭着嘴角和鼻子里流出来的血,脸上已经乌青了一大块了。

    “你打的好,这两拳都是我该挨的,对亚欣,对小宇,我都该打,所以,谢谢你。我一直求着亚欣打我,希望她打我她能消消气,能够原谅我,但是她连打我都不愿意,现在你打了我,我很高兴,谢谢你。”男人笑着说着。

    随后又看着方志强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与亚欣究竟是什么关系,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我都感谢你替我照顾了亚欣。但是,现在你该退出了,我与亚欣是未婚夫妻,而且,我们有真实的夫妻关系,我们还有孩子。所以,我们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你应该要离开的。”

    “你……”方志强听着男人的话就想再动手,但是被王亚欣给拉住了。

    “够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暴力?”王亚欣拉住方志强之后愤怒地说着。

    看着王亚欣,方志强一下子就清醒了,心里百感交集,傻傻地站在那。

    “薛凯,你给我听清楚了,第一,我与你从未有过夫妻关系,即使有,那也只是年少无知而已,要算,最多也就是前任男女朋友。第二,小宇与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从法律上道义上都没有。第三,我与他虽然还没有去办理结婚手续,但是我们已经回老家办过结婚宴了,而且,在小宇的眼中,他就是他的爸爸,亲生爸爸,唯一的爸爸。所以,我们才是一家人。薛凯,我恨过你,如果两年前三年前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即使是个律师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拿把刀杀了你,但是现在我不会,在我心目中,你就是过去的一个影子而已,对于你,我连愤怒和怨恨都想不起来了。你与我,就是陌生人,所以,我希望你从今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也不要再来骚扰我的家庭。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王亚欣咬着牙说着。

    “亚欣,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从未想过你会原谅我,我也没想过你能与我重归于好,我这次回来找你其实只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也想看看你过的怎么样。但是,我在请朋友查你的资料的时候查到了小宇,那是我的儿子,是我薛凯的儿子。亚欣,我可以不要爱情,但是我不能不要儿子。所以,为了儿子,我会拼命争取的。作为母亲,你应该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不然,那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我也有责任对孩子抚养、教育,已经给予他父爱,这个没有人可以取代,他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他是我的亲生儿子。”男人淡淡地说着,是在对王亚欣说,也是在对方志强说。

    “亚欣,今天是你的生日,这是你当年最喜欢的那家蛋糕店里定做的蛋糕,这么多年了,它竟然一直都在。我不想打扰你们,同时也祝你生日快乐。看得出来,你们都不欢迎我,所以,我先走了。不过,亚欣,我还会再来的,周末小宇回家的时候我会来带小宇出去玩。你是律师,我也是律师,即使我们没有结婚,即使我之前没有抚养过小宇,但是在法律上,我是他的父亲,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可以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即使你是她的监护人,我也有权利去陪伴他抚养他,这是我一个做父亲的权力。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孩子我一定会要的,那是我的儿子。而且,亚欣,你应该要认真的思考一下,是不是应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你既然当初一定要把他生下来,你就应该要对他负责。我先走了,周末我再来。”薛凯说完了之后,把花也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整了整西装,再次抽出了几张纸巾擦着鼻血走了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