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9章 你是我的女人(十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记得以前你问过我,我恨他吗?我告诉过你,我恨,我恨不得杀了他。我与他是大学同学,同班同学,他是我的初恋,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年,大学毕业之后,我们俩一起留在了上海这座城市打拼,我们俩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贫穷的一段日子,那时候刚毕业,我们俩都还没考上律师证,找不到工作,只能是去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其实就是打杂,干一些复印文件之类的事,薪水也低的可怜,在上海这座寸土寸金、物价横飞的城市,那点薪水几乎不够我们两个人自己生存的。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俩租在了一个小单间里面,单间是用木板隔出来的,与隔壁就隔着一个木板,对方房间里打鼾的声音这边都能听到,而且,房子很小,也就十几个平方大小,除了一张床其余的基本上就没地方了,也没有洗手间什么的,那环境,其实还不如你当初住的地下室。我跟他,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渡过了整整三年时间,这三年过的很艰苦,非常艰苦,那时候连吃饭都要吃不起。这三年里,我们两个都努力地考取了律师证,也从助理到实习律师到最后的正式律师,生活一步步地变好,也开始在这个城市里面找到了自己的落脚之处、立足之地。”王亚欣慢慢地回忆着。

    方志强听着王亚欣回忆她与薛凯之间的过往,甚至于,他还能从王亚欣的语气当中听出有那么一丝的幸福甜蜜的味道。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抽着烟。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准备结婚,我要求的。因为在一起了很多年,生活也开始变好,我迫切地想结婚。他从一开始的躲避到之后忽然就失踪了,不见了。完全失去了踪影,怎么都找不到,一点音讯都没有,就好像忽然之间从这个世界里面消失了一样。我知道,他走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他的心很野。他走的时候我怀孕了,我去了三次医院,都是准备把孩子给打掉,但是最后我还是咬牙决定把孩子给生下来,因为,孩子是我的,孩子是没有错的。没有他,我一样可以把孩子养大,一样可以给孩子幸福,我就是要向他证明,没有他我能够过得更好。于是,我就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年,这期间,吃过太多太多的苦头,最初的那一两年发生的事情,我现在似乎都不敢去回想,每次回想我都有一种后背发麻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一步步地挺过来的。那时候,每过一天,我对他的恨就加重了一点,每对他的恨加重一点,我往上爬的动力也就加重了一些。就这么一直走到了你的出现。”王亚欣继续说着。

    “在遇到你之前,我对他的恨几乎成为了我活下去的理由,有句话叫做爱之深恨之切,因为我曾经太爱太爱他,以至于我对他的恨无以复加。我对你说过,如果他敢回到我身边,我真的会有拿把刀杀了他的冲动。可是,我遇到了你。”

    “从与你的相遇、相识、相知到最后的相爱,我再回想起他,却渐渐地发现,他在我的心里已经变的那么模糊那么的陌生,也谈不上有多恨他,再想起他只是觉得那是曾经年少无知懵懂时做过的一个梦,遇到的一个过路人而已。曾经觉得他对我做过的种种罪大恶极的行为,现在都只是觉得自己太过于计较了,一切显得都没那么重要了。”

    “爱一个人,才会觉得恨,如果你真的不爱了,其实也就无所谓恨了。对于一个无所谓的人,你连恨他都觉得是一种奢侈。我现在对他就是这种感觉。”王亚欣说完之后就看着方志强。

    方志强依旧坐在那抽着烟,心里依旧是五味杂瓶,只不过已经比之前要好受很多了。

    “你现在是准备怎么打算的?”方志强问着王亚欣。

    “打算?我需要有什么打算吗?你是说对他吗?”王亚欣有些奇怪地问着。

    “是,听他今天说的话,他肯定是会要继续来骚扰你的,而且,他想要挽回你。”

    “挽回?”王亚欣听完之后傻笑,说着:“一辈子遇到一个人渣就已经够了,谁也不会在同一个人渣身上跌倒两次。他现在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陌路人,我对他连恨都没有了,我真的找不到我再去见他的理由了。”

    “可是他不会放弃,有个很重要的因素,他的确是小宇的亲生父亲,如果他较真,好像从法律还是道义上,都没有权力去阻止他见小宇。”方志强抽着烟郑重地说着。

    王亚欣忽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坐在那沉默着,很久之后才道:“我不会让他接近小宇的,小宇是我的儿子,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与小宇之间有任何的接触。”

    王亚欣说到这的时候忽然就激动了起来,因为,这牵涉到了小宇。

    方志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他却能感觉的出来,这个事情绝对没这么好处理,那个薛凯绝不是个这么好打发的人,从今天说的话就能看得出来。

    “如果,他再来骚扰你,你打电话给我。”方志强说着。

    “你放心,我是个律师,没人敢对我怎么样。”王亚欣点头说着。

    方志强下意思地愣了愣,随即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在心里自嘲着:“是啊,一直都是王亚欣在保护自己,王亚欣怎么可能需要自己去保护呢,真是可笑。”

    “好了,不说他了,今天是我生日,好情绪全都被他给破坏了。”王亚欣看着方志强有些低落的情绪,笑了笑对方志强道。

    “你知道我今天许了什么愿望吗?”王亚欣接着笑着问着方志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