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9章 她是我妻子(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头脑很聪明,而且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计划,所以,他决定做这个,那么就说明他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筹划这一切了。只是,我之前没想到他是这么阴险的一个小人。”王亚欣也是咬牙切齿地道。

    方志强坐在了书桌的椅子上,掏出一根烟点上抽着,静静地抽着,有些事情,他几乎没办法解释,而且,他现在与王亚欣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也没有理由去解释。

    “那你爸妈找我来是干什么?”方志强问着。

    “我爸妈非常的愤怒,昨天我一回家就开始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问我到底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另外,也让我立即与薛凯结婚,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给小宇一个完整的家。”王亚欣再次说道。

    方志强听过之后,一下子站了起来。这个结果是他不能接受的,但是,他却又发现,在这个事情上面,他似乎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力。

    “你是怎么想的?”方志强一边抽着烟,一边淡淡地问着王亚欣。

    “你是在担心我会答应与他结婚吗?”王亚欣冷笑地看着方志强,随后说道:“我王亚欣还没有贱到这种地步,当初他可以抛弃我,现在我还会再去不要尊严地去接受他吗?永远都不可能。而且,这种人,也没有做父亲的资格,他就不配做父亲,所以,小宇不需要这样的父亲。”王亚欣接着冷冷地说着。

    听到王亚欣的回答,方志强忽然之间就非常的高兴。

    “我跟我爸妈也就是这么说的,他们一直都在劝我,劝了我大半夜,最后我生气了他们就没有再说了。我知道他们其实也是在为了我好,为了小宇好,我也能够理解他们。毕竟,小宇是他的亲生儿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与薛凯结婚,这是一个最美好的结局,这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家庭。只不过,他们不是当事人,不明白作为当事人的感受。而且,现在他的这种所作所为只会让我觉得非常的恶心,很恶心。”王亚欣自己慢慢地说着。

    “那……他们叫我过来是干嘛?”方志强再次问着。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们最后问我现在跟你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在一起。”王亚欣摇头道。

    方志强很期待王亚欣的回答,连忙问着:“你怎么回答的?”

    王亚欣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算是跟你在一起,实际上我也真的不知道跟你是算在一起还是不算在一起。”

    听过王亚欣的回答之后,方志强也沉默了,其实他也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与王亚欣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就是介于在一起与不在一起之间。

    比朋友多一点,又比恋人少一点。有着恋人之间的感情,但是却又没有恋人之间的名分。一直都是在朦朦胧胧地在一起。

    “他们有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在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跟另外的女人在一起,问我知不知道你与照片中的女人在一起的事。”王亚欣又道。

    方志强又开始紧张了,期待着王亚欣的回答。

    “我说我知道,我也跟他们说了李潇潇,他们问我你是不是与李潇潇在一起着,我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与李潇潇在一起,但是目前应该还没有,以后会不会真的在一起我不知道。然后他们让我详细给他们说一下关于你的情况,我就把我知道的有关于你的情况都说了。很庆幸,你今天的回答很真实,没有任何添油加醋,基本上与我昨天对他们说的一模一样,不然,就挺尴尬的。”王亚欣再次说着。

    听到这里方志强也觉得很庆幸,庆幸自己说了实话,要是自己前面选择夸大其词,给自己脸上贴金,那估计……估计就不仅仅只是尴尬的事了,那就上升到了人品的问题了。

    “他们最后问我,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问我到底是想与薛凯在一起还是想与你在一起。”王亚欣走到了窗户边看着窗外说着。

    “我说我是绝对不可能再与那个人有任何的瓜葛有任何的联系,我现在见到他都觉得恶心。他们问我对你呢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说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我的心里话,对你,我的确不知道,我的心全是乱的。对你,我没有安全感,对你,我也不确信,我不确信跟你在一起你会不会幸福,我会不会幸福,我不知道我们究竟适不适合在一起,我是真的不知道。”王亚欣喃喃地道。

    “我爸我妈问我到底要怎么办?我今年三十多了,小宇都五六岁了,三十多岁的女人没嫁人,还戴着一个未婚生下的孩子,他们问我我到底要怎么样?是不是准备就这么一辈子过下去了?就算是我不为自己想也应该为孩子想,他们让我想清楚,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很生气,非常生气,我妈昨天哭了。”王亚欣靠在窗户边道。

    方志强走到王亚欣身边,他看到王亚欣眼角也挂着泪水。

    方志强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伸出手,过去抱住了王亚欣,把王亚欣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王亚欣没有抵抗,反而乖巧地把头靠在了方志强的肩膀上。

    “怎么办?志强,其实我现在也跟你一样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办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今年三十多岁了,哪个女人到了这个年纪不想有个家有个男人有个依靠呢?但是,我受了伤,受过了伤,第一次是薛凯,把我的心伤的彻彻底底,第二次是你,结婚前一天跑了,跑去见另外一个女人,我现在是想爱,但是我却不敢去爱了。因为我怕再受到第三次伤害,所以我宁愿选择理智的不去爱,不爱,就不会再受伤。但是,人是个感性的动物,再理性的人也有感情,也有不由自主的时候,我不敢爱,却又想爱,控制不住自己的去爱,这就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王亚欣靠在方志强的肩膀上喃喃自语着。

    方志强能够从王亚欣的话里听到王亚欣的痛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