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0章 她是我妻子(十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哎,一言难尽啊,我现在好困,等下吃饭了我再跟你说吧,你先开,我先睡一会儿,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我就睡觉。”刘艳说着是真的开始眯着眼睡觉了。

    “你这……我怎么感觉你这次怎么这么狼狈啊,像是逃难一样。”

    “不瞒你说,我是真的在逃难啊……”刘艳说着就迷迷糊糊地开始睡了。

    方志强也不知道刘艳经历了什么,他专心的开车,只是,这个时候真的是最堵的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开出去没多久就堵在了市中心一动不动了。

    方志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车给开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不远处的一家大饭店那。

    然后把刘艳给叫醒,一起进去。

    等到点完菜之后,方志强问着刘艳:“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拖着行李跑到这来了啊?我记得你不是在那边工商局上班吗?”方志强问道。

    “说起来一言难尽啊,是在那工商局上班啊,可是说起来好听,其实也就是一临时工,那时候说是帮着转正,但是后面来看,越来越没戏,就是忽悠人的,转不转正这事,里面很麻烦很多讨论,要想转正不是不行,但是太难了。而且,关键问题是,我是实在不想在那上班了。每个月扣了这些什么保险啊什么金啊之类的,到手三千块都不到,而且最主要的是特无聊,非常的无聊,基本上就是每天早上过去一直到下午上班,就是坐在那发呆,几乎是没什么事可做,我坐在那,我现在二十多岁,我都能一眼看到我五十多岁退休时的样子,这种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也没有任何的希望。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的,毕竟,往好了想,工资虽然低,但是稳定啊,而且,在那小县城里面,物价低消费水平低,自己家就在那,不用租房,这么算下来其实薪水也还行吧,起码够养活自己了。每天没希望,那些其实也能接受,毕竟好玩,每天坐那发呆都能拿几千一个月。”刘艳笑着说着。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这到底是说好还是不好?我怎么听不明白了。”方志强听的云里雾里的。

    “工作好不好其实不重要,我来这的原因与工作无关。”刘艳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

    “与我妈吵架。”

    “啊?吵架?就因为与你妈吵架你就卷起了铺盖抛下工作到这来了啊?”

    “不是我抛弃,我不都跟你说了吗?我是被我妈扫地出门的,我是被我妈给赶出来的。”刘艳说到这有些无奈。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这,你能一次性说完吗?”

    “很简单,我回去之后这段时间,我妈就开始四处给我张罗相亲,不停地张罗,她那时候不是住院身体不好嘛,我不想她担心我,我就配合她,我去相亲,只不过都是敷衍,去那之后直接了当地对对方说,我说,哥们,我是被我妈逼着过来的,今天这顿咖啡我请你,就当交个朋友,麻烦你回去之后对介绍你过来的人说一声,就说对我不满意,帮个忙了。基本上就这样,我记得敷衍了有五六个吧,后来被我妈给发现了,我妈后来就亲自上阵,我去相亲她就坐我后面。我就不愿意去了,为这事,我跟我妈今年以来关系就没好过,我妈看见我就骂,我也算是有了抗体了,随便她怎么骂都行,我不回嘴,我该吃吃该喝喝,我心里想,你还能真的把我扫地出门不成。没想到,这次我妈是真的把我扫地出门了。”刘艳说到这的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先吃吧,边吃边说,估计你也饿的够呛了。”

    “废话,我说了我就是逃难过来的,你说能不能饿嘛,我是真的又累又困又乏的。”刘艳开始吃东西,边吃边说着。

    “这次是我大姨,给我介绍了一男的,怎么说呢,这男的是我大姨隔壁邻居家的孩子,年纪其实不算大,三十三岁吧。”刘艳道。

    “那还不大啊?比你都大了快六七岁了都。”

    “在我妈那没超过一轮都不算大,这人三十三岁,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跟着他爸学做木匠,然后就跑到东莞那边某个家具厂去打工做家具去了,不过也算是有些能力吧,替别人打了两年工之后,就自己琢磨着开了一家家具厂,可能是赶上了好时代,生意一下子就越做越大,很火爆,据说现在身价上千万了。只不过,由于一直在忙工作,没时间顾忌个人婚姻的问题,所以一直单身。当然,这些都是他说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谁知道啊,说不定是一直在外面吃喝玩乐没想去找也说不定。反正我妈就特满意,非常的满意,一定要拉着我去相亲,我是抵死不从,结果我妈给我来硬的,直接跟我大姨两个押着我去与那男的见面了。”

    “说实话,那男的长的也算一般的,可能有钱,穿的人模狗样的,开着暴发户开的宝马。我妈在那边坐阵,我也不能乱说话啊,就只能硬着头皮与那男的聊。说实话,那男的素质是真的差,从头到尾满嘴脏话,一看就是暴发户,脖子上的项链这么粗,一开口就跟我说他多有钱多有钱,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我听着就恶心。我是强迫着自己与那男的吃了一顿饭。那男的对我很上心,天天去我上班那地等我,给我办公室送花,弄得我不厌其烦。最后我火大,直接找那男的摊牌,一句话我就直接说我看不上他,就这么没了。我妈昨天晚上知道的这件事,直接打了我一耳光,昨天晚上我跟我妈吵了一晚上,今天一早起来不久,我妈就开始扔我东西,让我滚。这不,我就收拾东西滚出来了嘛,这就是全部的经过啊。”刘艳以调侃的语气说着,不过方志强能想象,以刘艳母亲那脾气,真实的情况绝对比这要严重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