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4章 结婚(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问题是,我不敢。因为,我不知道我跟他在一起究竟能不能幸福。我更加害怕的是,跟我在一起,他不会幸福。首先,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家庭处境,我有个五岁多的儿子,虽然我与志强都是未婚,但是我要与志强结婚了,其实这个家庭只能算是组合家庭,组合家庭能够幸福吗?而且,外面的人对我有很多流言蜚语,另外,世人对于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总是会有很多误解的,存在这样的情况,他又能毫不在意吗?其次,我与他在年龄上有差距,我比他要大上好几岁,当然,可能几岁的年龄差不是大问题,但是,你也看到了,我比他要更加的成熟一些,双方在性格上还是会有些差异,我怕,真要生活在了一起,我们会有很多的摩擦,到时候能幸福吗?之前,我还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全感来自于哪你也知道,还是你劝他这么做的,我承认,他最近做的这些决定的确让我很感动,让我心里踏实了很多。但是,刘艳,真到了要决定是否结婚的时候,很多事情很多因素困扰着我,我下不了决心,我自己给不了我自己一个答复。你能告诉我这个答案吗?”王亚欣问着刘艳。

    “我害怕我的一时冲动决定结婚,结婚了之后,我们却得不到幸福,主要是他不幸福。”王亚欣接着道。

    刘艳看着王亚欣,很久后才道:“王姐,你知道有种心理疾病叫做婚前恐惧症吗?”

    “婚前恐惧症?”王亚欣愣了愣,没想到刘艳会说起这个。

    “如果,不让你与强子结婚,就让你们俩只是做男女朋友这么一直做下去,你会有这么多的顾虑吗?你仔细想想,据我所知,你与强子之前也是有段时间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的,那段时间你会有这么多的顾虑吗?不会吧?这说明,困难你的并不是你们俩之间的这些事情,困扰你的其实就是那一张结婚证,或者是说婚姻。你不是对强子没信心,你不确定的其实是对感情对婚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前肯定在感情上或者是在婚姻上受过伤害,所以你恐惧了婚姻,我想,这与你上一段与你孩子的父亲感情失败有关,也与上一次强子在婚前弃你于不顾跑走有关。其实,你说你的不确定,更多的,其实只是你自己的心理作用,是你心理有障碍而已,与现实中你们两之间存在的一些小问题根本无关,你说的这些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影响你们结婚的因素。”

    听到刘艳的话,王亚欣愣住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她有些震撼了,因为,她从未这么想过。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王姐,你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不能在一起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你自己的心理障碍,是你对婚姻的一种怀疑和恐惧而已。王姐,我觉得,你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对强子来说,太不公平了。他现在是全心全意的在为你,整颗心都在你身上,在等着你的答复。而你呢,却一直都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一直都让他没有期限的等着,煎熬着,我觉得这对他是不太公平的。你觉得呢?”刘艳再次说着,她还是说的很直,一点都不会转弯抹角说话。

    王亚欣低着头,最后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的确是我的事,我让他等我一个答复,前前后后都拖了一个多月了,可是我却依然没给他一个答复。”

    “王姐,我实话实说吧,我觉得你应该克服自己心理障碍,与强子牵手吧。人啊,太过于理智有时候就会显得畏手畏脚,在生活中,我们需要理智,但是在感情上,我觉得理智是个很弱智的东西,感情本来就是一种情感,就应该感性。如果对待感情还那么的理智,那还需要感情干嘛?那感情还有什么意义?”刘艳说着。

    王亚欣呆呆地看着刘艳,刘艳的话,给了她很大震撼,很多事情她以前都没想过。就像刘艳说的那样,感情本来就是一种感情,就是一种感性的情况,如果对待感情的事都那么的理智,哪还要感情干嘛?王亚欣似乎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与方志强在一起总是那么的纠结、那么的困扰的原因了,就是因为她太过于理智了。对于感情,本来就应该是奋不顾身跟着感觉走的。

    听过了刘艳的话,她似乎忽然之间有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心情一下子就豁达了。

    “刘艳,谢谢你。”王亚欣看着刘艳笑着说着。

    “嗨,谢我干嘛,我也就是胡说八道,我只是真心希望你们俩能幸福,看着你们俩现在这个样子,我很着急。主要是,你与强子结婚了就轮到你照顾他了,不像现在这样,弄得像我是他媳妇一样,我每天在这照顾他。你看看,吃的喝的包括他楼上的卫生都是我搞。我这可都是在替你干活替你照顾他啊。”刘艳笑呵呵地说着。

    王亚欣也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这个时候,方志强提着蛋糕和几瓶红酒走了进来。

    “没什么,反正没有说你。”刘艳道。

    “我不相信,从你们俩这猥琐的笑声里我就能感觉的出来,绝对是在说我的坏话说我的糗事。”方志强一边开着红酒一边道。

    王亚欣把蛋糕拆开,插上了蜡烛,刘艳从方志强那拿了打火机把蜡烛给点上。

    “志强,许个愿吧。”王亚欣对方志强说着。

    方志强笑了笑,闭着眼睛准备许愿。

    “张开眼睛,必须说出来。”刘艳起哄着。

    “哪有许愿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不灵了。”方志强瞪了刘艳一眼。

    “谁说说出去就不灵了,你得说出来人家才知道啊。”刘艳一边说着一边对方志强眨巴眨巴眼睛。

    刘艳的意思是让方志强趁着这个许愿的机会向王亚欣求婚,刚刚她已经帮方志强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和铺垫都给做了。而方志强显然是并没有领会到刘艳的良苦用心,反而是给了刘艳一记白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