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8章 订婚(二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上就到年底了,方志强对公司进行了评比活动,选出公司“最佳门店”、“最佳员工”,当然,只要入选,都有不菲的奖金,另外,也对整个一年所有的门店业绩的增长率、以及投诉率、顾客好评率等方面进行综合的评分,对所有的门店进行排名,按照方志强的意见,综合得分在前三名的,在原有的年终奖基础上另外给予奖金,所有店员都有。排在后三名的,所有店员的年终奖全减或者是减半,倒数第一名的店长取消年终奖、撤掉店长职务。倒数第二名的店长,取消年终奖、留职观察,倒数第三的店长,年终奖减半。

    这个制度很早之前就公布了,每个季度会有一次评比,然后年终会有一次全年的评比,主要是从业绩的增长率、投诉率以及执行公司决策力度等三个方面进行评比的,也就是因为这种评比制度,所以各个店长以及各个员工都有压力,有压力才会有动力,所以各个店长都会想尽办法把本店的工作做得更好。

    当然,方志强对于这一块也很在意,排在前三名的店长能够拿到不菲的奖金,这一笔是单独的,前三名的店也有总的奖金,会平分到每个店员的头上,这样大家才能有积极性。

    一到年底了,公司的事情就特别多,方志强每天都在公司里面忙前忙后的。几天之后,公司开了一个年终总结大会,在会上对评选的结果进行了公布,也评选出了最佳门店和最佳员工奖,当初就发了奖金,得奖的一个个眉开眼笑,被罚的也是垂头丧气。

    而就在这天下午,刚下班,叶凌天和王亚欣都刚下班回家,外面就传来了车响,随后就见到了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请问是王亚欣家吗?谁是王亚欣?”民警走进来问着。

    看到民警走进了屋子里,方志强和王亚欣都愣住了。半响之后,王亚欣才道:“我是王亚欣,请问两位警官有什么事?”

    “你好,有个案子可能与你有关,我们想带你回去调查一下。”民警说着。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她怎么可能会案子有关?她是律师啊?你们哪个派出所的?”方志强问着。

    “我们是南城区公安局的,具体是什么案子我们不方便说,请配合我们一下,我们也是例行的调查询问,如果证明没事,问清楚之后就可以回来了。”民警说着。

    “不是……”方志强当然不干啊,正准备发飙的时候,被王亚欣给拦着,说道:“好了,他们也是例行公事,公民有权力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你总不会相信我真的犯法了吧?”

    “怎么可能?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犯法我也不相信你会犯法啊。”

    “那不就行了,没事,我跟他们过去一趟就行了。等下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王亚欣说着,然后穿了件大衣对民警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然后王亚欣就跟着两个民警走了出去。

    方志强彻底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是怎么回事,紧张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最后方志强开始打电话找人,找了一圈之后对方告诉方志强,王亚欣牵涉的案子与一桩非法集资案有关,但是对王亚欣只是调查,并不确定王亚欣是否参与其中,只是发现王亚欣与这个案子有关联罢了。更多的他们也不能对方志强说。

    方志强听到这个答案心里也没有放心多少,反而更加不放心了,他实在想不明白王亚欣怎么可能与非法集资案有关呢。

    在家里呆不住的他又开着车,直接开到了南城区公安局门口,就站在公安局门口等着。因为已经下班,人家不让进,而且,这个时候他认识的领导也下班了,而且也不确定王亚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好这个时候去找关系,所以也就只能是在门口,焦躁不安地在那等着,一直等一直等,方志强心里已经想明白了,如果等到晚上十二点还不见王亚欣出来,他就要去找关系了,不管怎么样,首先要把王亚欣的事情给了解清楚,他不可能会放心王亚欣在这里面过夜的。

    好在,晚上不到九点王亚欣就出来了。

    王亚欣从里面出来,就见到方志强的车停在门口,而方志强就站在车边来回踱步着。

    看着这一幕,王亚欣心里非常的温暖,走过去喊着方志强:“志强,你怎么走过来了?”

    “我担心你啊,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没事吧?”方志强忽然看到王亚欣出来,非常高兴,连忙问着王亚欣。

    “没事,你还真的不相信我啊?走吧,外面好冷,先上车再说,肚子好饿了。”王亚欣笑着,然后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方志强开着车,一边开着一边问着王亚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打电话问了他们副局长,他们不愿意跟我明说,说是说了是犯规的,只是告诉我说你牵涉到了一件非法集资案。”

    “是,的确是非法集资案。”王亚欣点头道。

    “啊?你……你怎么可能牵涉到非法集资案里面去呢?”

    “就是那一千万的事。”

    “一千万?薛凯那事?”

    “是的,薛凯这些年并没有出国,而是去了北京,在北京与人合伙做生意,做生意亏了,亏的很大,欠了很多钱。为了还钱,他开始非法集资,通过骗人投钱,继续往里面投资,结果,依旧是亏了,亏得一干二净。他知道犯法了,于是就想逃,想逃出国,趁着事情还没败露,就提前花钱请人办理好了去澳洲定居的手续。我估计他是没钱,没钱去了澳洲怎么活?所以就回上海来找我要钱,结果才有了之后的种种,其实他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诈我的钱,拿到钱之后就好逃出国,难怪他会这么无所不用其极。就在那天,他准备等飞机出国的时候,被公安在机场给带走了。公安查到了他这一千万,然后就查到了我,今天叫我来就是问清楚这一千万的事,弄清楚我与这件事的关系。我把事情都给交代清楚了,然后就出来了。”王亚欣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