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5章 回家(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爸其实身体一直都不好,这些你不是不知道,一个人呆在家里,还要干农活,辛苦的干活,想着给你还债,活生生把身体全部压垮,有病也不去医院检查不去医院治,经常在村里的医生那自己拿药吃,身体越来越不行,我们说也不听,他就是为了省钱,为了给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去还债,还要挣钱给你娶媳妇,父母做到这个份上了,还要怎么样?你爸这个身体全部都是为了你,被你害的,你爸今年才五十七岁,可你看一看,这个样子像是五十七岁吗?都快赶上七十七岁了,为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你有一点良心吗?我问过医生,这次的病就是长期的胃病引起的,一直不治才会导致今天,你自己扪心自问,做儿子的,你尽责了吗?”

    “你自己看看你这些年做的混蛋事,你爸当年到处找关系,求爷爷告奶奶,让你考了公务员,进了镇政府工作,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结果你为了一个女人,把所有亲戚朋友的钱都给借了,借了好几十万,好几十万啊,结果钱欠了,女人也跑了,活生生被骗了几十万,活活把你妈给气死了。然后,你连工作也辞了,背着个包还跟你爸赌气跑出去,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你爸气的病的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每天打点滴,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只有我每天中午和晚上过去照顾一下,给你爸做饭。这都是你造的孽。可你爸呢?虽然气,但是儿子总是儿子,还是得不停地干活,不停地赚钱,省吃俭用,两年了,没买过一次肉,没买过一件衣服,连酒都戒了,就是为了给你赚钱还债。后来听说你把债全部还了,他又开始攒钱准备给你娶媳妇。可你呢?你今天带了个什么女人回来?一声不吭,一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自己就把婚结了,你心里还有你爸吗?不说征求你爸的同意,你起码得要在结婚之前通知一下吧?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而你呢?还有,你领回了一个什么人回来?带了一个离过婚或者是死了老公的寡妇回来,孩子都那么大了,你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你知道在我们这里这意味着什么吗?只有傻子、瞎子、瘸子才会去娶一个寡妇,或者是死了老婆的人才会娶寡妇,你是吗?你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是我们村的骄傲,你是要你爸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吗?你要你爸以后怎么做人?你自己看看,你看看你爸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命大,今天直接就被你给气死了。”方志强姑姑越说越气。

    “都说养儿为防老,可如果生的是你这样的儿子,宁愿不要。迟早有一天,你爸这条命会被你给弄没了。今天这一巴掌,我是替你爸打的,替你妈打的,你记恨我也好,不记恨也好,话我已经说到这了,你爱听不听。你如果有良心,就自己摸着自己良心好好问问自己,你对得起你爸吗?我学校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我明天再来,如果要是你爸在医院里再出了什么问题,你……自己看着办吧。”方志强姑姑对方志强一脸的失望,说完之后替方志强父亲把被子盖了盖,然后气匆匆地走了出去。

    而方志强则再次泪如雨下,他姑姑说的这些很多事情他并不知道,他姑姑说的这些,很多事情他也并没有意识到,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做的这么失败,做的这么过分,也从没想过,自己对父亲的伤害有这么深,自己有这么的不孝。

    方志强扎心的痛,痛的无以复加,他不是一个不孝的人,相反的,他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

    方志强在自己姑姑走了之后,忽然一下噗通跪在了地上,重重地对着自己父亲磕了三个头,说道:“对不起,爸,对不起。”

    “起来,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儿子是我自己生的,我自己没教育好,无论怎么样都是我自己自作自受。我说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方志强父亲冷冷地说着。

    方志强不说话,就这么跪在地上。一直跪着。

    而方志强父亲也是个倔脾气,任由方志强跪着他也是一句话不说,直到点滴快完了,方志强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摁着铃,通知护士过来换药。

    然后就一直坐在床边陪着自己父亲,而他父亲却是一直都没有理会他。

    一直到了晚上,方志强父亲终于才对着已经在边上坐了四五个小时,一直忙前忙后照顾他的方志强说道:“这里没地方住,自己去外面找个地方住,别在这坐着。”

    “没事,爸,我就坐在椅子上就是了。”方志强帮着自己父亲把被子给盖了盖说道。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这么冷的天你在这坐一晚上?你冻不死还是怎么?自己出去找地方住去,我在这死不了。”方志强父亲骂着。

    “爸,没事的,我穿了这么多衣服,不冷的,没关系,你睡吧。你肚子饿吗?我去给你打份粥来吧,你前面也没吃什么,要不,我去买点牛奶回来?”方志强问道。

    “我又不是猪,我能吃那么多吗?”方志强父亲还是骂着,最后还是说道:“你要不走,自己把外套脱了,睡床上来,挤一挤,一人睡一头。明天你要么自己回家去住,要么自己去外面找个招待所住。”

    “不用,爸,我真没事。”方志强看着这么小的病床,摇头道。

    “你是准备让我起来给你一个人睡还是怎么?”方志强父亲冷冷地道。

    方志强无奈,只能是把外套脱了,然后也躺在了病床上,与他爸一人睡一头,两父子挤在一张狭小的病床上。

    方志强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与自己父亲这么睡在一张床上了,也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与自己父亲这么亲密过了。在他的记忆里,似乎从自己上高中之后起,就没怎么呆在家里,直到大学毕业之后回家上班,也是基本上一个人呆在镇上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是与自己父亲不对付,两父子总是吵架,关系一直都不是太好。想到这些,方志强深深地后悔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