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9章 回家(十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就那么蹲在那,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王亚欣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对于他来说,这似乎是个梦一样。

    这件事,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像王亚欣一样处理,谁也不会这么干净利落地去离婚,起码,方志强自己都没办法做到,但是就因为对方是王亚欣,她是一个十分理性而又雷厉风行的女人,有时候王亚欣的理性让人都觉得有些害怕,理性的让人觉得有些绝情。

    就比如离婚这件事,如果换一个女人,或许会哭会闹,或许会继续与方志强一起过下去,或许会继续承受这些痛苦,但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婚了。可是王亚欣不一样,她理性,她会像个律师一样,完全跳脱出自己当事人的这个角色,以一个第三者的律师身份非常客观冷静地去分析整个事件,一旦分析出来,她与方志强之间没办法过下去、没办法幸福,越过下去只会越来越痛苦之后,她就立即选择离婚,态度鲜明的选择离婚,而这就是王亚欣的性格,一个温柔却也冷静的可怕的女人。

    虽然方志强无法理解,但是心里却也知道,他与王亚欣离婚或许是对的,因为,是真的过不下去了。生活带给他们的痛苦带给他们的阻拦,远多于在一起的快乐。

    虽然明白这一切,但是却不代表他能接受,不代表他不痛苦。毕竟,他对王亚欣的爱是真心实意的,是不打半点折扣的。这种痛苦,远比当初聂倩抛弃自己时的痛苦更甚。

    方志强蹲在那,蹲了很久很久,最后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把地上的大包小包给拿着往医院走去。进病房之前,他先收拾好了心情,装着没事人一样走进了病房,他不想让自己父亲看到自己的样子。

    方志强在医院一呆就呆了一周多的时间,过年那天都是与自己老爸在医院里面过的,一直到大年初二的上午,才办理了出院手术,与自己父亲一起出院。在医院的这段日子,他哪都没去,只是每天都在那照顾着自己的父亲,细心地照料,他在尽自己的能力去补偿这两年都没有尽的孝心。

    这期间,方志强有给王亚欣打过电话,但是一打过去就是已关机,怎么打都是,方志强知道,王亚欣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这足以说明王亚欣对自己的态度的坚决了。

    方志强在大年初二的上午,租了一辆车装着行李与自己父亲一起回了家。过完年了,两个人才从医院回家去。

    回到家之后,方志强父亲没有歇着,直接开始去挑着谷子准备去脱米,农村里都是这样,吃的米都是自己家种的谷子挑到专门脱米的小作坊里面去脱米,而当时方志强回来的时候,方志强父亲就正准备去干这事,好准备过年的米。

    方志强从他父亲身上抢过担子,自己挑着往小作坊去,他实在不想再看到自己父亲那艰难的样子。这一天两天,方志强几乎没闲着,回家之后又是去挑水,然后砍柴劈柴。虽然是大年初二才回家,但是还是得准备过年的东西。弄完这一切之后,方志强又去隔壁邻居家借了一辆摩托车,骑着摩托车往镇里去,过年的东西家里都没有置办,明天家里亲戚就会陆续过来拜年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而他不在家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他爸一个人干,得一个人挑着箩筐去镇上置办这些东西。

    接下来的这些天方志强一刻都没闲着,拼命地干活,而接下来这些天也的确很忙,不仅要在家里招待客人,还得出去拜年,家里的亲戚都要一户户地走,这是这里的规矩。方志强从大年初三出去拜年,一直拜到大年初六这天才回家,也终于是全部办完。而这一天已经是公司开始上班的日子了,但是方志强实在是一时半会放心不下自己父亲,只能是继续在家呆着。

    初六的晚上,俩爷俩坐在家里的小桌子上吃着晚饭,吃饭之前,方志强父亲忽然从家里的酒坛子里面用碗给盛了两碗米酒出来,一碗放在方志强面前,说道:“陪我喝点酒。”

    “你别喝了,医生说你要戒酒。”方志强劝说着。

    “没事,就喝这一次,你回来过年,这是咱爷俩吃的第一顿饭,喝点酒,就当过年了。我平时不喝酒,以后也不喝。”方志强父亲说着。

    “好,那你少喝点。”方志强端过他爸碗里的酒,往自己碗里倒着,装不下了又在他爸的碗里喝了一大口,只留下半碗酒给了他爸。

    “过了年了,你就二十八周岁了,按照我们这里的说法,虚岁你就二十九岁了。我二十四岁那年结婚,二十五岁那年,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结果病死了,我二十八岁那年生下的你,这在我们这里,已经是很迟很迟的了。”方志强父亲悠悠地道。

    “嗯,我知道,这些妈以前都跟我说过。”方志强点头着。

    “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想你与那个女孩之间的事,说实话,我不能接受,断然不能接受你与她之间的事。但是,既然你们都已经结婚了,那就没道理与她离婚,就像我之前对你说的,我从没说过要你跟她离婚,虽然我不能接受,但是你们俩别回来就行了,你们俩回上海去过你们俩自己的日子,不要回来,我就当做不知道,周围的人也就不知道,你们过你们自己的日子。今天都初六了,你明天就去上海吧,你也要开始上班了吧?我这没事了,你该上班去上班,去那之后,找那女孩,好好谈谈,这个婚不应该就这么离了,如果你们两是真的想在一起,那就在一起吧,或许这都是命吧。”方志强父亲叹息着。

    “爸,已经不可能了,离了,就是离了,离了还怎么再在一起?就这样吧。”方志强叹息着,但是他心里却没有一点责怪自己父亲的意思,因为他这些天在家,他也很清楚,娶一个离过婚的生过孩子的女人在自己这里意味着什么,没有人能够接受,更重要的是,他与王亚欣离婚,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爸的不接受。在他爸不接受之前,他与王亚欣之间就已经出了很多问题了,要算起来,他爸的不同意只是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