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5章 疯狂扩张(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二有话说:先放出三章,还有两章稍微晚点,放心今天晚上熬夜也会补齐五章。大家如果觉得不过瘾可以等晚点或者明天一早看。

    “好了,赶紧洗洗睡吧,你这也一身的酒味臭味,难闻死了。”刘艳一脸嫌弃地把聂倩往卫生间里推:“去去去,抓紧点时间,明天又能忙死。我得赶紧睡了,实在扛不住。”说着就一边打着哈欠回屋准备睡觉。

    结果聂倩又叫住了她:“等等,刘艳。”刘艳回头看她:“又咋啦?”

    聂倩鼓足勇气说道:“那个……刘艳,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她脸都涨得通红,显然是十分地不好意思,“明天强子要是问起来,谁帮他换的衣服,你就说是我们俩一起送他上的楼,然后我就下来了,你帮他换的,行不行?”

    刘艳嘴巴张得能吞鸡蛋了:“啊?”她指着自己:“我去!聂倩你坑我呢?他是我兄弟是我老板,你自己趁他酒醉揩他油完了还把黑锅扣到我头上来?万一他明天想起来觉得占他便宜的人是我,要把我给解雇了这都算小事,他万一要我负责任咋办?而且我还没结婚呢,这事情要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嫁人了?人家还以为我对他有那什么意思,趁机占便宜呢,我这脸往哪放?”

    刘艳也是听到聂倩的话,一时震惊了,一张嘴什么话都说出来,这幸亏就她俩,要是方志强在旁边听到,肯定鼻子都气歪了。

    聂倩也急了,连连哀求道:“刘艳,我也真是没办法,当时他吐得一身我总不能让他那样子就睡觉吧?我叫你上去你还是一样得帮他脱……他明天早上醒了肯定会发现,而且肯定以为是我帮他脱的,你知道他对我的态度,不解雇我才怪……你跟他像兄弟一样,他顶多心里头别扭一下就没什么了,但是我的话你知道的……哎刘艳我真求你了,这事情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谁也不会说出去的是不是?”

    “……我也是实在无语了。”刘艳觉得简直头都疼了,“行了行了我答应你,这个锅我来背。”她一脸悲愤地指着聂倩:“我可是被你坑死了。”

    “谢谢谢谢,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聂倩满脸堆笑地把刘艳往房间里推,“好刘艳,回头我请你吃大餐,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忙。拜拜晚安。”说完迅速地把门关上,留下刘艳在屋里张牙舞爪地大叫:“聂倩!我跟你没完!”

    聂倩捂着嘴偷笑,赶紧去卫生间洗漱。那一瞬间,她跟刘艳两个,都又找回了大学时候每天玩笑打闹的感觉。

    如果时光能停在那时候,那该有多好。

    方志强这一晚上十分的辛苦,不停地做梦,他梦见了亚欣,梦里现实一再重演,那些甜蜜的幸福,和最终的伤心,一幕幕又在梦境里回放。梦里他是那么的悔恨,为什么会和亚欣渐行渐远。而这一次他终于赶上了亚欣的飞机。在机场两个人再一次面临分别时候的场景,亚欣泪流满面,不停地叫着:“强子,强子……”对他挥手说道:“我走了,不再见,永远都不要再见……”

    方志强当时就觉得,心哗啦一声碎了一地,他疯了一样朝亚欣的方向跑去,拼命地伸手抓住她:“你别走!”当时他满心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让亚欣离开,只要她还在上海,哪怕不能在一起,哪怕只能每天开车到小区里,远远地望一眼那曾经熟悉的屋子里温馨的灯光,他都心满意足了,但是绝对绝对不能从此天各一方,甚至再也不见。他拼命地伸出手去,终于抓住了亚欣:“老婆,求求你,不要走!”

    而这一次,亚欣流着泪扑到他怀里,哭着说:“我不走,我再也不会走了。”梦里的感觉和现实一模一样,他清晰地感觉自己握着亚欣的手,非常柔软温暖的感觉,让他终于安下心来,再一次陷入沉沉的睡梦。

    而这一次,他居然又梦见了李潇潇,这个梦也让他彻底无语了。

    他梦见李潇潇穿着婚纱,含着泪站在他面前,质问他:“我为了你私奔,为了你不顾一切,今天你就给我一句话,到底爱不爱我,要不要娶我?甚至于只要你说一句爱我,哪怕什么都没有,就让我这样在你身边,我粉身碎骨都愿意。”

    看着李潇潇美丽动人的脸庞上,那清澈的泪滴,方志强的心再一次痛了。他可以骗亚欣,骗潇潇甚至于骗自己,说自己只爱亚欣一个,对李潇潇完全没有半点感情,对她的付出完全无动于衷,可是人怎么可能骗得了自己的心,所以在这个喝醉了以后的梦里,他再一次感受到心碎,是面对着李潇潇的眼泪。但是人的心一次只能给一个人,他已经给了亚欣,就不能再给潇潇,否则对谁都是一种伤害,所以他只能慌乱无措地说着:“对不起,潇潇……对不起……”除此之外,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而李潇潇只是痛苦地摇头,泪水一再地布满她美丽的脸庞……

    天亮的时候,方志强终于挣扎着醒来,感觉头痛得像是被人扔进去一整吨炸药。他艰难地爬起来,感觉渴的嗓子冒烟,迷迷糊糊睁眼起来,看见面前的桌上恰好摆了一杯水,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灌下去,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梦里的情景,已经模糊不清了,方志强只记得,他梦见了亚欣,还拉着亚欣的手求她不要离开,好像还梦到了潇潇,梦见潇潇一身白纱,可惜却是伤心欲绝。

    “汗,我这是什么毛病,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而且做梦也不能梦到点好的,这都什么啊。看来以后果然不能在这么喝酒了。”方志强自嘲地摇头说道。随即他看看时间,也该起来准备洗漱上班了,所以他从被窝里面爬起来,准备穿衣服起床。

    然后他的头脑轰一声,像是彻底炸了,也让他彻底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被窝下面的自己,是直接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

    方志强很了解自己喝完酒是什么德行,尤其是昨天醉成那样的情况下,绝对是倒在床上就睡,绝对不可能还把自己收拾这么干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