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6章 疯狂扩张(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且,最直接的是,就算他还能自己把衣服脱了再躺床上,可是他的衣服呢,难道自己长腿跑了不成?他还记得自己昨天吐了几次,还吐在了屋里,可是眼下屋里干干净净明显被打扫过,丝毫没有吐过的痕迹。

    还有床头那杯水,方志强是打死都不可能喝醉了还想到自己给自己烧开水冷上半夜喝的。那么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方志强脑海里闪电一样划过一个念头,他想到了昨晚那些迷离的梦境:难道真的是亚欣回来了,她没有走?

    方志强当时就蹦了起来,刚要脱口而出“亚欣”,随即反应过来:怎么可能呢?亚欣是那么决绝理智的人,她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更改,此时的她,应该再澳大利亚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还怎么可能回来照顾自己?

    方志强不死心,套上衣服以后火急火燎满屋子转悠半天,但是不光没有发现亚欣的人影,而且连他的衣服也没有找见。他沮丧地应该坐下来,这才意识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亚欣终究还是走了,不可能回来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昨晚睡给他脱的衣服把他送到床上的?想到这方志强顿时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又腾地从床上弹起来。因为这一点他记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他是带着聂倩去应酬然后喝多了,最后应该是聂倩跟司机把他送回来的,司机应该大老爷们,明显不可能这么细心。

    那么就只有聂倩默默地为他做这些事,帮他脱了衣服然后打扫卫生还有准备喝的水。

    然而方志强的第一反应,也的确不出聂倩的意料,他不是感激,而是顿时紧张起来:天啊,为什么是聂倩?昨晚上除了脱衣服,还有没有发生别的什么?

    方志强是绝对没有心思再去跟聂倩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他也绝对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如果不是喝多了,他绝对是随时随地拒聂倩于千里之外的。可是眼下这个情形,到底算是什么?

    方志强的头又开始痛了,他呻吟一声,抱住头用力地锤了下墙:“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他可算是郁闷坏了,如果真的跟聂倩发生什么,那可真的,怎么也说不清楚了,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谈感情的心思,要谈也绝对不会是跟聂倩。

    可是他实在喝断片了,断的非常彻底,根本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什么没有。方志强抱着头,痛苦地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喝成昨晚上那个德行了。

    可是这个事情不搞清楚,他估计能憋死。所以他洗漱完以后,蹬蹬下了楼,去敲刘艳跟聂倩的门。

    刘艳睡眼惺忪地开了门,看见是他,一脸不耐烦:“这才几点,能不能让人多睡十分钟?累都累死了。”

    方志强很无语地看着她:“聂倩呢?”他要找聂倩把话问清楚,毕竟他跟聂倩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哪怕是说作为一个普通朋友,或者说上下级,聂倩这样的行为也是不合适的。孤男寡女,聂倩这样的照顾,就算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摆明是越界了。

    “干嘛?你昨天晚上把人折腾死了,这会一大早上又来找人晦气,想干嘛啊?”刘艳瞪着他,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方志强顿时心一沉,刘艳的话等于是证明了他的猜想,果然,昨晚是聂倩帮他做的这一切?

    刘艳看他神情,早猜出了他的心思,暗自庆幸昨晚上聂倩跟她已经达成攻守同盟,不然的话,方志强这一早上来兴师问罪,还真不好解释。她一瞪眼,直接把方志强怼了回去:“你俩昨晚上到底喝了多少?聂倩送你上楼,你醉的猴子一样,她也吐了,没办法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收拾残局。害得我跟她两个都大半夜不得安生。你还好意思来找麻烦?”

    方志强当时感觉都要晕了,说话都结巴了:“你……你……昨晚上是你?”

    “对,是我,辛辛苦苦帮你打扫卫生,帮你收拾整理,还帮你脱了脏的衣服拿回来洗。”刘艳指着自己的鼻子,气势汹汹地说:“这是工作以外的时间,我做的也是分内的事情,所以老板你是不是应该考虑给我发个奖金或者补点薪水啥的?”

    “真的是你……脱了我的衣服?”方志强感觉天都塌了,而且是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彻底把他砸晕了。先前他认定是聂倩干的,他不想与聂倩有任何瓜葛,所以找上门来的确是有兴师问罪的打算的。即使他并没有想好,如果聂倩承认了是她做的,他又该怎么办怎么处理,难不成把聂倩赶走?且不说公司现在正忙正需要她,而且因为帮他换衣服而把人家解雇,也似乎说不过去吧。

    方志强也是头脑一热就下来了,完全没有想到,半路还能杀出个刘咬金出来,居然是刘艳,这下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刘艳皱着眉头,抱着胳膊,很警觉地看着他:“对啊,是我见义勇为帮你把一副脱了还拿回来洗了干净。你想干嘛?总不至于是让我负责任吧?我告诉你,不可能。首先我什么也没对你做,我拿你当兄弟,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我干不出来。再说我对你本来就不感兴趣,即使做了什么,也别指望我对你负什么责任。”

    “我……”方志强彻底崩溃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是刘艳,也更加想不到是刘艳以后他该怎么办。的确如同刘艳所说,他也是拿刘艳当兄弟,可关键是这个兄弟是个女的啊。而刘艳这一通蛮不讲理的话,更是让他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是说你打算对我负责任?”刘艳满不在乎地手一挥,“不用,爷不稀罕。追爷的人从公司楼下能排到黄浦江还得从人民广场拐个弯。你要是有心,请我吃顿大餐。”

    方志强撞墙的心都有了,简直想哭:“爷,男女有别,求你了,下次别这样行不行?你哪怕让我睡在垃圾堆里,也别这么照顾我了行么?”

    不过,刘艳这个态度,也让他心里稍微安慰一些:最起码他昨晚没做什么酒后乱性的事情。不然的话,要是跟刘艳……天哪,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