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5章 兄弟(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志强咬着牙,几乎是从牙齿缝里往外蹦出来三个字:“毕罗春!”他死死地盯着毕罗春,眼睛里几乎能喷出来火,恨不得把毕罗春烧成一团灰烬:“你他妈还有脸回来!”

    他这一辈子最在乎的就是感情,曾经对聂倩真心付出过的年少时候的爱情,以及对毕罗春和刘艳的友情,甚至于和毕罗春的有情是他最为看重的,那曾经一个宿舍一起打牌喝酒穷到一起吃过馒头就榨菜的兄弟,而且在他最穷困潦倒可以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毕罗春曾经一次次帮过他,在毕罗春落难的时候,他也费尽心思想要把毕罗春从烂泥潭里拯救出来,可是结果呢?结果就是最无情最干脆的背叛,而且走的时候还釜底抽薪,骗走了潇潇的三百多万,为这事他甚至差点成了罪人,如果,如果不是潇潇一直对他有情不肯去告他,那么他方志强,现在可能还在牢里根本出不来,根本就不会今天这样的场合下还能和这个人渣败类再重逢!

    毕罗春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中瞬息闪过一丝不自然。曾经多年的兄弟,他太了解方志强了,方志强到这地步,已经是随时要爆发了。但是他很快又恢复了那副志得意满的神情,和满不在乎的笑:“强子,我当然要回来。当年我走的时候,就对自己发过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以后回来,也对你说过,你的大恩大德,还有你的钱,我绝对不会忘记,我会加倍偿还你。而今天,我做到了,我毕罗春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了,我回来这个让我丧失梦想和一切的地方,曾经我失去的,我都要一点点讨回来;而曾经我亏欠的,也会全部偿还!”

    方志强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他神气活现不可一世的样子,手里的酒杯一再地捏紧,仿佛那就是毕罗春。他真的很想,很想把这个人一拳打倒在地。怒火还在燃烧,他到底没有忍住,啪一声把酒杯狠狠甩在了地上,顿时玻璃碎片四散飞溅,猩红的酒液在地毯上迅速扩散。附近的几个女孩子吓得顿时尖叫起来。

    毕罗春的神情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笑容,手一挥,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西装革履但是一看就是跟班的人连忙恭恭敬敬上前来,叫一声老板,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毕罗春手里。

    毕罗春接过来,在方志强跟前晃动一下,笑着说道:“强子,这张卡里,是六百八十八万,这是我给你的贺礼。你一下子开了那么多家店,生意做大了,老哥我给你庆贺,来喝杯酒,是理所应当的。”他笑吟吟地把卡递过去,甚至带着几分动情地说:“这么久以来,其实我一直没忘记,当初咱们兄弟是怎么样同甘共苦一起过来的,我今天的发达,也离不了你……今天咱们都出人头地了,这真的是可喜可贺。”

    除了方志强,还有一个人,比方志强更生气恼火,也更恨。那个人就是刘艳,从认出毕罗春的那一刻起,她的眼里就是满满的怒火。她无论如何不能原谅这个人,曾经那么多年,最美好的清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她全部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了毕罗春。她知道毕罗春穷,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嫌弃过,甚至于她还满怀天真地以为,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奋斗,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可是这一切都被打破了,她无法怨恨母亲的贪财和势力,甚至还要感激正是母亲的蛮不讲理,让她认清楚毕罗春是多么懦弱、自私、自以为是的一个人。

    但是她不明白,毕罗春为什么要给方志强那么多钱,以及,方志强为什么会那么愤怒。到这时候,她对毕罗春的恨,还只是爱情转化来的恨。

    “这个老毕!太可恨了,把强子害那么惨,居然以为把钱还给他就行了?强子有多伤心他不知道吗?”李潇潇愤怒地说道。

    “什么钱?”刘艳惊愕地问潇潇。

    “就是那三百万啊。当初他从我给强子的卡里头三百多万骗走了,然后害得强子走投无路,我还以为是强子……”李潇潇气愤填膺,张口就说了出来,忽然就睁大了眼睛,呆呆地问道:“刘艳姐,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她并不知道,方志强原来从头到尾都瞒着刘艳这事情,这时候才发现不对。

    刘艳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然后铁青。

    如果说当时他们的分手,是因为毕罗春的堕落、不思进取,仅仅算是背叛了他们美好爱情的初衷,那么现在这个消息无疑说明了,毕罗春背叛的还有强子的友情兄弟情,甚至是人格。刘艳恨得几乎要咬牙,毕罗春,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想到这,她就恨自己眼瞎,白白浪费那么多年在一个猪狗不如的人渣身上。

    “刘艳姐,你别生气。”李潇潇一直不停地安慰她,可是李潇潇也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徒劳无用。她亲眼见证过刘艳和老毕的感情,甚至于他们分手的时候,最难过的不是别人,是她李潇潇,因为感觉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破灭了。所以,她更能体会到,刘艳如今的怨恨、伤心还有难过。

    “艳子。”聂倩也担心地望着刘艳,“别冲动!”

    刘艳一言不发,铁青着脸,一直盯着毕罗春,眼看着他把卡递给方志强。

    方志强二话不说,伸手接了过来。

    这下所有人都愣了。李潇潇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方志强,低呼出声:“强子!”

    刘艳更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强子居然接过了毕罗春的钱。难道说,他要原谅毕罗春,或者说真的把毕罗春曾经做下的事情一笔勾销?就为这六百多万的钱?

    “刘艳姐!”李潇潇喊着,然而根本拦不住,刘艳直接离开座位,走上前去。

    而毕罗春眼看着方志强接过卡,神情顿时轻松了,笑容也更加的灿烂,伸手又要去拍方志强的肩膀:“好兄弟!”还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方志强一闪身避开了他的手,随即用力把那张卡硬生生掰成两段,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毕罗春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脸上的笑还维持着,但是已经看得出来是十分勉强了:“怎么了强子,嫌少是吗?也是,这点钱是不够表达我的心意。”他叫身后的男人:“拿支票本来。”

    那个男人应该是毕罗春的助理,连忙就从手包里往外掏。这时候就听见方志强咬牙切齿地喝问道:“毕罗春,你要喝酒是吗?来啊?”

    他说着,一转头从旁边的桌上抄起一杯酒,对准毕罗春的脸直接泼了过去。

    毕罗春眼看那一杯酒迎面泼过来,下意识地转身就躲,然而还是没躲得及,大半杯酒,直接泼到他半边脸上,还顺着他的脸直往下滴,淋淋漓漓滴到他那身一看就很昂贵的西装还有里面的衬衣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