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9章 兄弟(十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强子,我们是兄弟,可是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即使我们是一样的出身,可是你的运气比我好那么多,聂倩甩了你你都可以遇到王亚欣还有李潇潇,一个比一个有钱,一个比一个喜欢你,她们都对你死心塌地,一个一个赶着送钱给你花,而你呢,你居然什么都不愿意要!强子,你就是个死脑筋,不开窍!如果我有这些,我一定早都发家了!可是事实上呢?我穷到什么都没有连谈了八年的女朋友她妈都看不起我逼她跟我分手,逼得我们最后没办法在一起!你有那么多选择,你能体会到我的感受吗?换成你是我,你会做出什么选择?”

    毕罗春就像喝醉酒一样,脸涨得通红,“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有太多选择了,因为老天爷给了你那么多,即使你拒绝都还会有!而我什么都没有!我真的嫉妒你,我跟你有什么差别,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我有钱有这些,一切难道不会改变吗?我做梦都想拥有这一切。所以我必须去拿这个三百万,即使你或者潇潇告我,我也要赌这一把,我必须赌。别人给你你都不要,还要天天给自己背债,这是蠢!你不拿,我为什么不可以拿?我只是借,我会还的!我太知道人在现实当中沉沦的滋味了,如果一直做一条半死不活的咸鱼,一辈子这么穷困潦倒地沉沦下去,那我宁可坐牢或者去死!但是我会还的!我是穷是没有办法,你以为如果我有现在的钱,我还会在乎那三百万吗?我现在也可以说拍着胸脯说我不在乎,可是当时,这个钱我不能不拿!”

    他看着刘艳,以及一直低着头安慰刘艳的聂倩,又说了一句:“你连背叛你的聂倩你都能原谅,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人都是会犯错的,你不能一次机会都不给我。你难道一点都不理解我的苦衷我的难处,就一点不能为我想想?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一次背叛难道就要毁掉所有的感情?你忍心吗强子?”

    方志强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毕罗春,他是真实的感到痛心疾首,甚至比当时毕罗春背叛他拿走那些钱潜逃还要痛:“毕罗春,刘艳说你难道说错了吗?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反省过哪怕一点。这世界上像你像我的人多了去了,大家就都该去偷去抢去骗,非得有那三百万才能活下去吗?你拿走了那三百万我一无所有我一屁股债我一样走到今天!我还自己把钱还上了!没错,我就是个老封建死脑筋!我认识那么多人,不偷不抢吃苦受累也能积攒起来财富!我在菜场帮忙卖菜的叔叔阿姨,一把年纪了照样每天起早贪黑守着生意去赚每一分良心钱!没错,这中间亚欣帮过我,潇潇帮过我,但是我跟潇潇或者亚欣在一起,从来没有图过她们什么!就跟对你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兄弟感情拿来换钱,更不想花女人的钱!我只想正当地去赚钱,哪怕每一分都是血汗至少我花的心安理得。对,她们给我,我所有的我都记着账,我要一点点还她们,任何人的我都不想欠。我不想让我面对她们的时候良心不安老觉得有亏欠!毕罗春,你还在给自己的自私、懦弱还有堕落找借口,当时但凡你有那么一点上进心,有一点奋进的意思,想到一点赚钱的办法,我他妈都会拉下脸来找潇潇或者亚欣借给你!”

    “还有,不要扯上聂倩!聂倩最起码现在是真心悔改了,她比你更懂得,很多事不是钱可以决定的!她回来以后一直在靠自己认真做事。你呢?你只是拿着钱回来收买人心!还自以为是地以为所有人都要为你的错误买单!毕罗春,从你拿着钱离开的那一刻,你就该想到,我们之间,早就完了!”

    他指着毕罗春:“你觉得钱是最重要的,那好啊,就守着你的钱好了,还要什么友情兄弟情,还要什么爱情,你根本不需要我跟刘艳的原谅!”

    心里头像是一团火在燃烧,方志强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杯子,重重地往墙上一摔,杯子应声碎裂,碎片和水,溅满一地。碎裂声里方志强一字一顿地说道:“毕罗春,我跟你之间,恩断义绝,再没有任何好谈的。”

    方志强说完,放下了手,他觉得很累,非常累。如果时间可以回到当初,他很想问一句那个时候的毕罗春,如果知道有一天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会反目成仇,还会不会带走那三百万?可是没有那个如果,也幸好没有如果,他怕听见,毕罗春的选择,仍然是会。

    毕罗春愣住了,忽然间抱着头蹲下来失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捶着自己的胸口:“我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都是为了你们啊!”

    没有人说话,方志强已经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而刘艳也已经哭得累了,停了下来,整个人木然地坐在聂倩旁边,像个木偶一样,同样是一句话也不说。

    毕罗春嚎啕大哭好一会,一直哭到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终于是收住眼泪站了起来,看着方志强问道:“强子,我再问最后一遍,真的不能原谅我吗?我把钱全部还给你,加倍还。”

    方志强冷冷地看着他,一把把门拉开:“你可以走了。”他看着毕罗春说道:“你那么在乎钱,你觉得钱比什么都重要,那些钱全部都给你好了。”

    “你走吧。”方志强说道,声音并不重,但是停在毕罗春耳朵里,却像是一记重锤一样,整个身子都颤抖着,最后终于是抹着眼泪走出了门。

    看着毕罗春的背影消失,刘艳才颓然地闭上眼睛,两行泪水从她木然的脸上再度流出。

    方志强慢慢地走过去,把门关上,然后又找到扫把和簸箕,开始清扫一地的碎玻璃。此刻他的心就跟这一样,满地狼藉。

    “我来吧。”聂倩连忙站起来,伸手要拿下他手里的扫把,被方志强拦住了:“你照顾刘艳去吧,扶她躺下歇一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