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2章 兄弟(十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从前爱他,是爱他这个人,是因为生活虽然苦但是还有希望;可是他已经证明了,他并不是我想要的那种人,还亲手打碎了我所有的希望。你从他的行为里头看出来悔改了吗?他只会说他错了,问我们为什么不原谅他、只会用钱买原谅。他现在只认准钱,认为有钱了我就会跟他在一起,那会不会有一天,他觉得我是他用钱买来的?还有最简单的一件事,聂倩,你不觉得很可疑吗?你看他那个架势,身家几千万都有吧我感觉。你觉得他做什么一两年的时间能够赚这么多?三百万不算少,可是正经做大生意能这么快赚到这么多钱的,我真想不出来;而且我理解他,他也真的不是能做的出来的人,他没有强子头脑灵活,也没有强子那么能吃苦肯干;所以我怀疑,他的钱来路不正,他能够拿走那三百万,就能够铤而走险干更大的事情,哪怕是不正当的甚至是违法的……你觉得我能原谅他吗?重新跟他在一起会有好日子过吗?怕的是每天都要提心吊胆。”

    聂倩张大了嘴:“那这样的话,最起码,我们该提醒他一下吧,毕竟大家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起码也同学一场过,总不能眼看他陷入歧途吧。”聂倩这么说,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也是女人,她更知道刘艳越表现的强悍,就越容易口是心非,刘艳的心里并没有那么容易放得下毕罗春,如果毕罗春真的有一天出了事情,最难受的一定是刘艳。

    刘艳眼神闪过痛苦的挣扎:“有用吗?如果他肯改肯放弃,就不会说出那些话。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的选择自己就要承担代价。我们三个都是如此,他也逃不掉。”

    “可是……”聂倩还想劝,但是看刘艳的神情,她也不想让刘艳再难过下去,于是终止了这个话题,端起杯子:“喝酒喝酒。”

    方志强本来还在纠结于刘艳的态度,万一刘艳跟毕罗春符合,那他真的挺别扭的,真的从此不再理会他俩,尤其是刘艳,他很难做到,毕竟刘艳已经跟他的亲姐姐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原谅毕罗春,他真的也过不去心里头这个坎。而刘艳这么坚决,也让他知道这个问题不再值得担忧,他可以放下心来。但是转念他又心疼刘艳,他知道这样彻底的放弃,对于刘艳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说到底还是怪毕罗春,一想到这,他对毕罗春的怨恨又增加几分。

    刘艳又一口气干掉半瓶:“但愿,从今天起,他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我决定了,从明天起,不,从现在起,我也要彻底忘掉他,我要相亲,找个高富帅,好好谈恋爱好好结婚。我已经在他身上浪费那么多年,不能再浪费下去了。强子,还有聂倩,你俩记住,以后见到好男人,记得帮我介绍。”

    她转头看这方志强,又忍不住一拍大腿:“强子,你是不是傻啊?他给你钱你为什么不要啊?他拿的是潇潇的,你还给了潇潇,那就是他欠你的,欠你的钱还你你为什么不要?有了这个钱,刚好可以把公司的贷款还了,你就没有半点负担了啊。”

    方志强一愣,随即很配合地一拍脑袋,一脸的懊悔样:“哎呦,你不说我还真没算计出来,还真是,三百多万呢,砸头上都能砸出脑震荡了,想想就肉痛。”

    “不行,我得找他把这个钱要回来。”刘艳喝的有点多,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哎姐哎,你往哪找他去?”方志强唬的,连忙把她拉回来,“你知道他在哪啊,你上哪找他去?大晚上的你喝这么多酒,小心走到大马路上被人贩子拐卖到四川我老家去给人当媳妇。”

    “去你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人贩子都是从你们那拐卖姑娘卖到别的地方当媳妇。”刘艳一副吹胡子瞪眼睛的架势,努力证明自己没喝多,“不行,三百多万呢,我得去给你要回来。”她没站稳,被方志强一拉,一屁股又坐回到椅子上,“那我明天找他,找他给你要回来。”

    “行了。”方志强闷着头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对我来说,钱已经还给潇潇了,这事情就当没存在过。这三百万,以后都别提,我也不会要。”

    刘艳一听着急了,又摇摇晃晃站起来:“你真傻啊?三百万,公司现在还没扩展到那一步呢,你之前有这三百万就不用发愁哪来钱扩张了。为什么不要,这是你辛苦转来的钱, 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哪怕你捐给希望工程,那也能有点用处,也比给他糟蹋的好。”

    方志强沉默好一会,才说道:“他当年拿这个钱走,已经是捅了我一刀。现在把钱拿回来,只会让我想起从前的事情,伤口上再捅一刀而已。他不是想要钱吗,不是觉得钱好吗,这个钱,就当我当年送他的了,算是,买断了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情分。反正我现在公司做起来了,这三百万早晚赚得回来。”

    他不是不在乎钱,三百万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不算是小数目。可是自尊和感情,都让他不愿意接受甚至不愿意提起这个钱,那只会让他心里更难受。

    其实他的心里,何尝不希望自己早点拥有这三百万,拿去给毕罗春正正经经干点事情,那么,他们也都不会是今天这个境地。

    他端起杯子:“这事谁也不许再提了,喝酒。”

    刘艳还是不服气,骂骂咧咧地说道:“太便宜他个混蛋了。早知道就该再打他一顿。”她喝着酒,想起来又忍不住笑:“这家伙估计也够郁闷的,递卡给强子,强子接过来给掰了;递花给我,我接过来给摔了。也就这两处,算是还解点气。”

    三个人就这么喝着酒聊着天,一直到很晚,多数是刘艳在说,连方志强也是听得多。刘艳明显是喝多了,一会哭一会笑的,抱着聂倩说大学宿舍里的事情,听得聂倩都哭了。

    方志强就这么默默地陪着,他知道刘艳太需要发泄心中的痛苦了。而他能做的,也只是这样陪着她。

    一直到夜深,刘艳终于折腾累了,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聂倩扶着她回床上,拿毛巾给她擦了下,帮她把衣服鞋子脱掉,让她睡觉。而方志强也算是松了口气,终于回去睡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