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3章 说客(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会的。你当初那么爱毕罗春,不也活下来了,还要相亲找其他人。”方志强感觉心里头像堵了个大疙瘩,“我也挺爱亚欣的,她走了我也没死啊。这年头,真的没有谁离了谁会活不下去。”

    刘艳气的想踢方志强:“潇潇跟我们不一样。她是把爱情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再说了,死是死不了,可是谁不想活的好点?”

    “那我以前也以为,我跟亚欣在一起就是最好呢?结果呢?理想跟现实的差距太大了。”曾经的爱情有多美好,最后梦碎的时候就有多痛。方志强已经太痛了,太知道了,他不想再次承受。“不说了,潇潇那么好,会找到一个真正适合她的好人。你还是多想想自个的事吧。要是真想相亲,我就给你介绍,好好过日子去。”

    方志强说话算数,他的朋友圈子如今也大了很多,而且做生意的当官的为主,真给刘艳介绍一个也不是难事,毕竟刘艳自己条件又不差。没几天,方志强还真给她物色了一个,叫刘子明,是一个本地网站的发起人。方志强跟他合作过几次,人很踏实诚恳,长相也是一表人才,当然了,差的话方志强绝对不可能介绍给刘艳。

    方志强本来也没指望介绍了就能成,谁知道见过面一起吃过饭以后,刘子明对刘艳还挺有好感的,觉得刘艳开朗大方。而刘艳的意思也没问题:“挺好的,人挺靠谱,再说也算技术加管理型人才,又是创业者潜力股。嫁了他我还能当老板娘,而且也不用担心孩子将来跟谁姓的问题。”刘艳哈哈笑着说道。

    于是刘艳真的正儿八经地跟刘子明处了起来,结果就是方志强不幸中枪:因为刘艳下班后经常出去约会,曾经他们三人组一下子就剩聂倩跟方志强了。聂倩还是会做饭,但是方志强哪好意思过去蹭,他到现在还是没办法私底下跟聂倩正常相处,聂倩叫过他几次,他都推脱有应酬,实际上自己一个人回去吃泡面,生活水准一下子降到了从前一个人住地下室的时候,只不过地下室那时候起码还有个黄婉婷聊聊天,互相借个卤蛋火腿肠啥的,现在就他一个人捧着个碗,吃的那叫一个孤苦伶仃。

    然后是有天晚上,方志强刚泡上面,刘艳打电话过来了。方志强一喜,美滋滋地接起了电话:“干嘛,今天不约会叫我去吃饭?”

    他话还没出口,就听见刘艳惊慌失措哭喊的声音:“强子!你快来!”

    “怎么了?”方志强心一紧:“你在哪?”

    “毕罗春!你给我住手!我打电话给强子了!我报警了!”电话里除了刘艳的哭喊声,还有厮打的声音,方志强听的清清楚楚,毕罗春的声音叫嚣着:“我打死你!”

    方志强赶到现场的时候,毕罗春跟刘子明两个都挂了彩,毕罗春一身的酒气,瘫在墙角,还醉醺醺地指着刘子明:“她……是我的女人,你敢搞我的女人?信不信,我弄死你!”

    方志强一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毕罗春喝多了酒,跟踪刘艳和刘子明,借着酒劲就动手打了刘子明,然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方志强气的上前就要踢毕罗春,毕罗春抱住他的腿不放:“强子,你原谅我,我什么都没有了。刘艳跟我分手,你也不理我,我什么都没有了。”

    听着毕罗春像小孩一样的呜咽,最终方志强举起的拳头还是颓然地放下,对刘艳和刘子明说道:“走吧,都别管他。”

    刘艳两眼通红,拿出纸巾帮刘子明擦伤口,一边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整个事情是因她而起,害刘子明平白无故挨一顿打,她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刘子明苦笑着说:“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我跟你相处几次,明显感觉你对我很客气但是有隔膜。我以为是大家还不算熟,现在才知道,其实是你心里头有忘不掉的人。就是他吧?”

    刘艳低着头,好半天重复了一句:“对不起。”

    刘子明也还算大方:“感情的事没办法强求,可能咱俩缘分还不够吧。其实我挺喜欢你的,真的,你要是能放下他,咱俩可以相处试试。”

    最后刘艳还是摇摇头:“对不起,我可能还没准备好……”

    “没关系。”刘子明笑笑:“那让方总送你回去吧,我就先回去了。”从方志强身边走过的时候,还打了个招呼:“方总,你照顾下刘艳。”

    方志强也觉得满心歉意:“真是对不起,我也没想到。”

    “没事,就一点皮外伤,我也没吃亏。”刘子明笑笑:“大家以后生意继续合作。”

    刘艳的短暂恋爱,以失败而告终,甚至于还没有正式开始过。“我还以为,你俩挺好的呢,刘子明人真不错。”方志强知道这事情责备刘艳也没用,再说也不能算她的错。

    刘艳苦笑着说道:“是我的错,我连累了他,也对不起你。”

    方志强摇摇头:“这没什么,主要是你自己,心里头是怎么想的。要是真的还放不下他,就试着迈过去那个坎,重新开始。”

    这个他,不是刘子明而是毕罗春。

    “没可能的。”刘艳疲倦地说,“你知道我们跟他是怎么撞上的吗?不是他跟踪我,是我跟刘子明吃饭出来,正撞上他搂着个女的,从酒店里头出来。你自己看他脖子上,口红印……”她说不下去了。

    方志强转头,这才看见,刘艳说的果然没错,毕罗春衣领、脖子上都有鲜明的唇印,想也知道他都干了什么。

    “混蛋!”方志强气的又要打毕罗春,被刘艳拉住了。刘艳脸上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来难过:“算了强子,是我说的,跟他已经彻底没有了关系。他跟谁做什么,跟我其实没有半点关系。打他干什么?”她拉着方志强,长长出了口气:“这下也好,

    彻底了断了最后一丝幻想,我也不需要再借助谁来忘掉他,走吧,我们回去吧。”

    从那以后,毕罗春开始了真正的自暴自弃,当然,是在刘艳跟方志强看来如此,也许在他自己,只会觉得自己是享受生活,享受财富带给他的一切。不止一次,方志强在应酬的时候撞见过毕罗春,他总是无一例外,喝的一身酒气,怀里搂着不同的女人。 而他也没有再纠缠过刘艳,不知道是绝望了,还是已经失去了兴趣。

    终于,刘艳和方志强的生活里,彻底没有了毕罗春这个人,只是多了一个陌生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