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4章 酒后的错乱(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而她苦守了将近三十年的清白和感情,却在一夜之间,被自己毫无保留地掠夺、霸占了。方志强很清楚,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尤其像王霞这样爱恨分明、看似强大实际上又极度缺乏感情和安全感的人来说,方志强实在不知道,当王霞醒来,发现这一切,她该要如何面对。而他自己,又要如何面对。

    他只知道,自己毁掉了一个女人最纯洁的象征,和最宝贵的东西。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是罪有应得。

    “啪”一声,是方志强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畜生。”方志强狠狠地骂着自己。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居然因为喝酒后的失控,就对王霞做出这种事情。难道人真的会因为欲望而变得禽兽不如吗?方志强觉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想哭又哭不出来,胸口却憋得实在难受。他反手又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替王霞打的。

    “王霞,对不起。”看着王霞还沉睡的面孔,方志强低声说着,此时此刻,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愧疚和痛苦。

    仿佛是听到方志强在叫她的名字,王霞皱了皱眉头,轻声喃喃地唤了一声:“强子。”随即又往他的怀里蜷进去一些,那样子十分娇小无助,像是无限依赖着他。

    方志强真的不敢想象,一旦王霞醒来,又会是什么样。

    而王霞的身上,还遍布着斑斑点点的淤痕,那是他昨夜疯狂吻过的痕迹。看到这方志强就痛苦得恨不能杀了自己。

    “强子。”感受到方志强的不安和躁动,王霞也不安地翻了个身,随即眉头皱得更深,大约是感觉到了身上的疼痛。

    然后,她睁开了眼睛,和方志强四目相对。

    “王霞……”方志强刚要开口说对不起,却被王霞迷茫的打断:“强子,你怎么会在……我们在哪啊,我头好痛,到处都痛,骨头好像都断了……”

    昨夜的疯狂,在她身上留下的到处都是痕迹。

    方志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随即下定决心,睁开眼睛看着王霞:“王霞,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啊。”王霞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但是随即她的视线定格在方志强光裸的上身上,有大概几秒钟的停滞之后,王霞抬起头来,看看方志强,然后一言不发地,做了跟方志强之前一样的动作:她掀开了被子。

    两个人赤裸交缠的身体下,那团刺眼的血花再次绽放。

    方志强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王霞的身子猛地一僵,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

    “王霞,对不起,是我该死,我喝醉了酒然后就……你去告我吧,告我强奸,怎么样都行……我知道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绝对不值得你原谅……我也不知道能做什么补偿你,我只能去为我犯下的罪行去付出代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强奸了你……我是个罪人。”方志强痛苦不堪地说着,他自己也确实很痛苦,但是能怎么办?王霞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是被他伤害的那个。

    王霞沉默了好一会,眼中慢慢地涌出泪水:“你走吧,方志强。”

    “王霞,对不起,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或者娶你,我会对你负责任的。不然你去告我,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判我多少年的刑,我都去坐牢。我自己犯的错我会承担代价。”方志强苦苦哀求着王霞。他知道,此刻的王霞,是最脆弱的时候,连番的打击之下,他都不知道王霞要如何承受,所以他根本不敢离开王霞。而且在他的意识里,既然已经对王霞做出了这种越界的事情,那他就必须要承担责任。

    “方志强你烦不烦啊?”王霞忽然间暴怒起来,愤怒地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喝多了酒你情我愿地睡过一次,怎么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约炮的都满大街都是,难不成我还要被扔去浸猪笼?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我怎么就需要你负责任了?我王霞是养不活自己了要饿死了要求着你对我负责任吗?还是你觉得,我王霞被你睡了以后就没人要了,就成了扔在街边没人看一眼的烂白菜?”

    “方志强,你搞清楚,是老娘我昨晚上喝高了把你给睡了!老娘不开心想喝酒找点乐子,睡你跟睡个鸭没什么区别!”王霞说着,一把抓过床头柜的手包,直接拉开扯出一把钞票,往方志强身上一丢:“拿去!不够我这还有!”

    面对王霞这样爆发的侮辱性的话,如果是平时,方志强早跳起来跟她撕了,可是现在,他知道王霞心里头太难过了,太需要发泄,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也只能默默地任由王霞发泄。

    去抓手包的时候,她身上的被子顿时滑落下来,大半个身躯露在外面,她慌乱地扔下手包抓过被子去遮挡自己的身体。随即咬着嘴唇,终究是无声地哭出来。

    “王霞,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打我吧,只要能让你好过一些,我做什么都行。”方志强头一次感觉自己如此低三下四又心甘情愿地求着王霞,他面前的王霞实在是太可怜了,为什么那么多的伤害都要降临到她身上,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肯放过她。

    还有自己,简直就是命运的无耻帮凶。

    “你抱抱我,强子,抱抱我……”王霞整个人裹紧了被子,把自己蜷成潇潇的一团,呜咽地说着,“我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方志强再也忍不住,隔着被子抱住了王霞,感觉怀里的人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动物,湿湿热热地不断地流着泪。

    “对不起。”他翻来覆去地说着,除了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啊。”王霞痛哭着说道:“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潇潇?”

    潇潇这两个字,像是一把利箭,直直地命中方志强的胸膛,方志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