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29章 如何解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珠雅其实不想将自己的心理感受说出来。

    但听到沈俊这要求,许珠雅又觉得如果不说出来的话,那好像又对不起老板。

    加上她觉得老板有妻有女,以后肯定不会娶她,所以就算坦诚一点,也没什么问题吧?

    皱了下眉头以后,许珠雅小声道:“刚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就感觉自己像是跑去超市里偷东西似的。可渐渐的,我却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就好像非常非常的刺激。这种刺激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反正那种好像要飞上了天的感觉是我从未感觉过的,所以真的就跟磕了药没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你喜欢出轨的感觉,对不对?”

    “嗯,”顺口说出以后,许珠雅又忙解释道,“其实我不是喜欢那种感觉,我就是……我就是……”

    见许珠雅解释不清楚,沈俊则是皱了下眉头。

    许珠雅的性格是胆小内向,但既然刚刚许珠雅会主动骑在他身上,这只能证明那时候的许珠雅是兴奋到了极点。也正因为这样,许珠雅才会将礼义廉耻都跑到了脑后,随心所欲地追求着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快乐。

    加上许珠雅承认喜欢出轨的感觉,这是不是意味着女人一旦出轨了,那就会像偷腥的猫咪一样永远沉沦下去?

    沈俊指的人并非许珠雅,而是他妻子苏婉!

    所以他之所以询问许珠雅的心理感受,其实也是想试着套用在他妻子身上!

    所以当许珠雅说很新鲜很刺激时,沈俊其实是有些心痛的。

    就这样依偎了片刻后,沈俊道:“你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带你去精益宾馆那边。”

    “嗯,好。”

    “对了,跟你说个事,”沈俊道,“其实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有送你去精益宾馆,但被老板娘拦了下来。她说肯定是我把你弄晕的,所以还让我赶紧滚蛋。珠雅,待会儿你可的和老板娘解释一下。”

    “当然没问题!”

    一块离开店铺,两个人朝精益宾馆的方向走去。

    走进精益宾馆,见老板娘正靠着椅子看电视,沈俊便咳嗽了一声。

    见是他们两个,老板娘有些惊讶。

    “抱歉,我们又来了,”站在收银台前面的许珠雅道,“老板娘你可能误会了,今晚其实是我老板救了我。晚上我和朋友去聚餐,结果有个狼心狗肺的对我下了药,是老板把我给救了。”

    因为当事人都出来作证,所以老板娘当然是相信了。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是真的误会了,”顿了顿后,站起来的老板娘问道,“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就我一个人过夜。”

    “那好,那你把身份证给我。”

    将身份证递给老板娘后,侧过身的许珠雅道:“老板,你快回去吧,别让老板娘等急了。”

    “嗯。”

    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沈俊还在多看了许珠雅几眼后转身离开。

    在附近打包了麻辣烫以后,沈俊这才开车回去。

    而,现在已经接近零点了。

    刚刚和许珠雅单独相处的感觉挺好的,至少能让沈俊的心安静下来。而随着车子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沈俊却变得越来越烦躁。要不是答应妻子要回去,沈俊真的很想直接和许珠雅过夜。哪怕只是睡在店铺的沙发上,那也好过和已经出轨的妻子睡在一块来得好。

    他现在一直在考虑的事情是,到底要不要将自己的调查都说出来。

    要是不说出来,这和绿毛龟又有什么区别?

    想了下后,沈俊还是决定回去和妻子摊牌!

    当他回到家里时,他那差点睡着的妻子立马爬了起来。

    像往常那样给了他一个满分的拥抱后,一个劲打着呵欠的他妻子便坐在餐桌前吃了起来。

    至于沈俊,他是坐在妻子对面,眉头还皱得非常紧。

    苏婉以为丈夫是因为小偷的事儿不高兴,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片刻,苏婉夹了一块鱼豆腐送到丈夫嘴边。

    见丈夫不张嘴,苏婉像哄女儿那样哄道:“啊,张嘴,宝贝。”

    “周四那天晚上,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跟几个女同事……”

    “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因为沈俊的声音是突然提高的,所以苏婉被吓的都夹不住鱼豆腐。

    啪!

    细微的声响过后,鱼豆腐砸在了餐桌上,些许汤汁还直接溅在了沈俊的衬衫上。

    苏婉看上去是很镇定,但事实上她那放在桌下左手已经因为紧张而握紧。

    放下筷子以后,苏婉道:“老公,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我不知道你怎么又提那晚的事。”

    “你们那晚是去李记吃的夜宵,对不对?”

    “没错。”

    “不好意思,我今天傍晚有去李记那边问过,”看着妻子那慢慢皱紧的眉头,知道戳到妻子的痛处后,有些兴奋却又觉得非常悲哀的沈俊道,“你是傍晚和同事去李记吃的晚饭,同事有男有女,所以和你说只是跟几个女同事去吃夜宵不符。这就意味着,假如你的屁股真的是被同事打肿的,那只能说明那时候男同事也在一旁看着了。以我对你的理解,你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别说是有人把你的裙子撩起来,在你内裤上签名了。在李记吃饭到差不多八点的时候,你就自己一个人走了,还坐上了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也就是说,从八点到十点这两个小时里,你都是和开车的男人呆在一块。屁股被打肿,内裤被签字,这两件事绝对是发生在这两个小时内,绝对是开车的男人干的。”

    听完丈夫说的话,苏婉的眉头皱得非常紧,还紧紧咬着下唇。

    看到妻子这哑口无言的模样后,沈俊都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胜利者。

    可这种胜利有什么意义?

    与其说是胜利,还不如说是失败。

    因为他妻子选择沉默的话,那基本上是默认了他的推断是对的,也默认了他妻子不仅在豪车上被那个男人搞,而且还被对方性?待!

    握紧两只拳头以后,沈俊苦笑着问道:“你就打算这样什么都不说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