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5章 特别善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佳佳这模样,许珠雅问道:“你知道为什么生日礼物,要等切完蛋糕以后才打开吗?”

    “不知道啊。”

    “那是因为在那之前打开的话,生日礼物就会不见了。就比如现在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是在袋子里,但在没有切生日蛋糕之前打开的话,嘭的一声,里面的生日礼物就会变没掉了。因为要是你没有切生日蛋糕的话,那就不能说明今天是你过生日,所以生日礼物就不一定是你的啊。”

    对于佳佳来说,许珠雅的话着实有些复杂。

    复杂归复杂,但佳佳还是明白必须在切完蛋糕以后才能拆生日礼物。

    也正因为这样想,佳佳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鼓着腮帮。

    在路上买了一箱葡萄酒,又去预定过蛋糕的店铺拿上蛋糕后,沈俊这才继续往家的方向开去。

    当他回到家里时,他除了看到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妻子以外,他同时也看到了叶诗蓝。沈俊对叶诗蓝的印象不怎么好,但因为从妻子那里得知叶诗蓝被强坚并流产的消息,所以他现在对叶诗蓝的态度更接近于怜悯吧。只是想起叶诗蓝和他妻子曾经是同性关系,还可能用自蔚器插过他妻子下面,他就浑身不舒服。

    对于大部分的男人而言,其实不太介意妻子跟女人亲热,尤其是身材和脸蛋都很不错的女人。

    假如可以一块加入的话,那男人可能会更加兴奋,甚至会示意妻子跟另一个女人亲热。

    至于沈俊,他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想法。

    毕竟,能玩双飞是大部分男人的梦想。

    但是呢,因为叶诗蓝曾经是同性恋的缘故,所以沈俊总觉得怪怪的。

    “好久不见了,”叶诗蓝主动打招呼道,“你一点儿都没有变。”

    “也就几天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变化?”

    听到沈俊这明显带刺的话后,叶诗蓝的目光转而落在了许珠雅身上。

    叶诗蓝曾经是禁色俱乐部的黑星,而许珠雅现在是禁色俱乐部的一员。但关键是,她们彼此都不知道这个信息。所以在彼此看来,对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罢了。

    “抱歉啊,”走向许珠雅的叶诗蓝道,“上次我们是在沈俊的店里见过,那次我的态度不怎么友好,所以你对我的印象肯定很差。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反正我还是从新介绍一遍吧。我叫叶诗蓝,你叫我小蓝就可以了。”

    “我叫许珠雅,你就叫我小雅吧。”

    她们两个聊天之际,沈俊已经走进了厨房。

    看着正在忙碌的妻子,沈俊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回头看了眼丈夫后,苏婉道:“今天是佳佳的生日,我们就别再提那些事了吧。”

    “我知道,反正提了也没什么意义,”顿了顿后,沈俊问道,“雯苑没有跟你一块回来吗?”

    “我有叫她,但她说要去挑生日礼物。”

    听到妻子这话,没说什么的沈俊便往外走去。

    “老公。”

    停步后,没有回头的沈俊问道:“有什么事吗?”

    “今晚在家过夜,好不好?”

    “我习惯在雯苑那边睡觉了。”

    听到丈夫这话,仿佛心脏被刺了下的苏婉哆嗦了下。

    沈俊以为妻子会说什么,但见妻子没有吭声,他也就走了出去。

    看到沈俊以后,叶诗蓝道:“阿俊你过来帮我看下,那边到底是什么地方。”

    见叶诗蓝往外阳台那边走去,沈俊也跟了过去。

    因为佳佳自己在玩玩具的缘故,许珠雅干脆走进厨房帮苏婉打下手。

    走到叶诗蓝面前,沈俊道:“我知道你是有话想对我说。”

    “别对小婉这么冷淡了,她没有犯什么错。”

    “你确定?”冷冷一笑的沈俊道,“因为你流产以后她对你很好,所以你才会站在她那边帮她说好话。其实这真的很正常,毕竟你曾经喜欢过她。所以在她愿意跟你同床共枕的前提下,你当然是站在她的那边。”

    “我是曾经喜欢过她,但这不代表我现在依旧喜欢她。反正我现在就是把她当成闺蜜来看待,所以希望你别胡思乱想的。这几天我是跟她睡在一块,但从来没有做出过和性有关的事来。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的是事实。从认识小婉到现在,我一直觉得她特别善良。就算我坑过她,她依旧是这样帮我。换做是其他人,那早就漠视不管了。”

    “所以在你看来,因为她心地善良,我就要忽略她曾经出轨过的事实?”

    “我说过了,她没有参加过禁色俱乐部的活动。”

    “但我想知道的是她那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沈俊道,“后面我有去问过王立学,已经确定她和王立学之间没有那种关系了。我也确定内裤上的勇字是王立学写的,那条内裤是作为我老婆离开禁色俱乐部的所谓礼物。那天是周四,周四的早上王立学把内裤交给了我老婆。而当天晚上可能对我老婆进行过性疟待的人不是王立学,而是其他人。因为当天所穿的内裤被人拿走的缘故,所以我老婆只好穿上了王立学当天送给她的那条内裤。我只希望她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我就可以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来。可她呢?一直说自己昏迷昏迷昏迷,就是不肯告诉我具体情况。你知道这像是什么吗?这就好像一个男人把陌生女人给强坚了,事后他说他喝多了,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但在法官面前,你觉得这种假装失忆的方式有意义吗?所以有时候我真觉得我老婆就是个无赖,不是装昏迷装可怜就是装傻充愣。我告诉你,假如今天不是我女儿生日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回来的!”

    听完沈俊说的话,叶诗蓝问道:“你怎么确定她说的是假的?”

    “在内裤被男人扒下,屁股被多个男人打肿的前提下,她怎么可能没有被侵犯过?”

    被沈俊这么一反问,叶诗蓝直接沉默了。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沈俊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但因为她现在是站在苏婉这边,所以她还是想替苏婉说好话。

    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着眉头紧皱的叶诗蓝,沈俊问道:“是王立学让你和我老婆加入禁色俱乐部,并让我老婆管理会员名单的?”

    “嗯,对。”

    “这也是个谎言。”

    “我没有骗你。”

    “你确实没有骗我,是我老婆在骗我,”冷冷一笑的沈俊道,“当然了,她顺道把你也给骗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