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5章 角度不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的,”苏婉道,“那天晚上就是同事们聚餐而已,黄总和刘主管都没有参加。”

    “是谁提议聚餐的?”

    “柳曼妮,”苏婉道,“发了工资和奖金以后,柳曼妮就说要去搓一顿,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李叔,让李叔帮忙留个包间。老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那天晚上我和柳曼妮基本上是面对面坐着,她都没有机会对我下药。最关键的是,刚刚我也问了娜姐,娜姐说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可能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只是我在长椅上昏迷之后,不小心被人捡尸了吧。至于为什么我的屁股会被打,我感觉应该是他们觉得好玩吧。反正那天晚上过后,我真的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威胁,所以应该不可能是事先预谋好的。要不然就别再想了,都已经过去了。我知道我可能在昏迷之后被迫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那都不是我自愿的,所以老公你会原谅我。对不对?”

    沈俊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谢谢老公,”像之前那样依偎在丈夫身上后,苏婉道,“我以后都不会在外面乱喝酒了。”

    对于妻子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被侵犯,沈俊自然很在意。但他更在意的是,带走他妻子的人到底是谁。因为认定妻子被下了药的缘故,所以沈俊坚信那天晚上就是个针对他老婆的阴谋!

    但要是事后他老婆没有遭到威胁,那这个阴谋又有什么意义?

    难不成他老婆有遭到威胁,但不肯和他说?

    比如他老婆知道那天晚上昏迷后有被人轮坚,之后还被拍了照片和视频?

    而为了不让他知道被轮坚一事,所以就故意说没有被人威胁?

    看着星眸微闭的妻子,沈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假如什么也查不到的话,或许真的只能当作是个偶然事件了。

    这种离真相很近,但就是看不清真相的感觉让沈俊非常不舒服。

    但是,他又能怎么办?

    十分钟后,苏婉的手机突然响了。

    见是叶诗蓝打来的,坐直的苏婉便接通。

    “小蓝,怎么了?”

    “我们刚刚看完电影,”电话那头的叶诗蓝道,“现在新安去上卫生间,他说待会儿一块去吃夜宵。吃夜宵没什么问题,但我最怕的是他要带我去开房。他说他不喜欢谈恋爱,所以他应该是希望跳过谈恋爱这个步骤,直接同居或者是结婚。因为我对他还是不怎么了解,所以我当然是想先同居了。可关键是,我才流产几天,我不能跟他发生关系,所以我不能和他去开房的。”

    听到叶诗蓝这番话,显得有些尴尬的苏婉问道:“你们发展得这么快?”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媒婆!”

    听到叶诗蓝的娇嗔,有些莫名其妙的苏婉问道:“我怎么了我?”

    “你和他说过我喜欢他,而你也和我说过他喜欢我。所以之前去吃晚饭的时候,他就直接将这情况说了出来,还直接向我表白了。虽然气氛不是很好,但我还是答应他了。”

    “其实你们两个早点在一起也是好的吧,毕竟喜欢对方,”苏婉道,“不过一见钟情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到底合不合得来。所以早点同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看能不能完全包容得了对方,能不能为对方改掉缺点和毛病。”

    “关键我的身体不允许同房啊!”

    “难道同居就一定要那个吗?”

    “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不那个不是很奇怪吗?”

    “一个月而已,很快就过去的,”苏婉道,“你可以先和他同居,在一开始的一个月里稍微矜持一些。这样的话,他就会觉得你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子。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再和他行房。这样的话,他就会更珍惜你了。小蓝,我跟你说。你表现得太随便的话,黄新安就不会太珍惜你,所以矜持是有必要的。”

    “那要是待会儿他要我跟他去开房呢?”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他在北京待了两年,可能早就变了。”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给我出出主意啊!人家这可是第一次恋爱呢!”

    “矜持,矜持,再矜持。”

    “意思就是可以睡在一起,但不能跟他那个?”

    “要不然怎么叫矜持?”

    “好吧,就这样吧,他出来了,明天再聊。”

    嘟……嘟……

    见丈夫皱着眉头,苏婉问道:“怎么了?”

    “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怎么说?”

    “不知道该怎么说,”沈俊道,“反正从我们男人的角度来说,很不喜欢你这样的做法。小蓝流产离婚才几天,你就急着将她介绍给男同事。加上你还教小蓝要表现得矜持一点,所以总觉得对那个叫黄新安的男同事不够公平。”

    “你的意思是小蓝配不上黄新安吗?”

    “不是这意思。”

    “其实我也知道老公你心里在想什么,”苏婉道,“作为闺蜜,我自然是希望黄新安能觉得小蓝很完美,这样黄新安才会死心塌地地爱着小蓝。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当然从你们男人的角度来说,就会觉得我这个人很不行了。其实要是老公你换位思考一下,你就会觉得我的做法其实是最常见的。比如你的好哥们前几天离婚,现在意志消沉。刚好你觉得某个女的不错,你想撮合他们两个。在你向女的介绍你好哥们的时候,你不可能说你好哥们前几天才离婚的吧?两个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所以一旦你实话实说,那个女人绝对会认为你的好哥们要么身体有毛病,要么就是心理有毛病,要么就是好吃懒做或者工资很低。”

    沈俊自然知道妻子说的话很有道理,但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没有见过黄新安,但他总觉得黄新安像个接盘侠。

    “算了,”沈俊道,“反正是他们的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去睡觉吧。”

    “老公,那你还会继续调查那天晚上的事吗?”

    “在不知道谁对你下药这个前提下,我也没办法继续查下去。”

    “那就当作偶然事件吧,”眯着眼的苏婉道,“你赶紧去洗澡,味道特别的重。”

    “什么味道?”

    白了丈夫一眼后,苏婉轻轻拍了下丈夫的裤裆。

    拍完以后,苏婉闻了闻自己的手指,还轻轻吐了下香舌。

    知道妻子所指以后,沈俊便去洗澡。

    沈俊走进卫生间后,苏婉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

    因为,她已经知道是谁对她下的药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