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0章 谁下的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起之前放在床上的手机,见是苏婉打来的,叶诗蓝忙接通。

    “小蓝,昨晚过得怎么样?”

    “很正人君子,”叶诗蓝道,“我睡他的床,他睡沙发,他也没有对我怎么样。他还让我今天搬过来跟他一起住,我也同意了。你别误会,不是睡一张床,是一人睡一个房间。我一直去打扰你也不好,所以我打算今天抽个时间去你那边收拾收拾东西,然后搬过来跟新安一块住。到时候我可以帮他做点家务,顺便买菜做饭。”

    “全职太太?”

    “别嘲笑我啊!”

    “不是嘲笑你呢,只是为你高兴罢了,”电话那头的苏婉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了属于你的幸福,那你就一定要好好珍惜。记住我说的话,在一开始的一个月里必须矜持一点。不只是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同时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你真的越来越婆婆妈妈的了,跟我妈似的。”

    “只是希望你能幸福。”

    “我知道的,”回头看了眼还在厨房忙碌的黄新安后,叶诗蓝道,“就先这样,有空再聊。”

    “嗯。”

    挂机以后,掩上门的叶诗蓝开始换衣服。

    换好衣服后,叶诗蓝直接摘下了自己的假发。

    既然是要住在这边,显然不可能一直都戴着假发。只是假发会让她显得很淑女,这头短发则是让她显得有些中性,所以她变得很是犹豫。对于男人来说,都是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子,不喜欢这种短发吧?情侣之间坦白很重要,加上叶诗蓝不想被黄新安发现,所以她决定主动坦白。

    深吸一口气后,叶诗蓝直接走出了主卧室。

    当黄新安看到叶诗蓝竟然是一头短发时,黄新安直接愣住了。

    “抱歉,”叶诗蓝道,“我其实一直都是短发,只是觉得你应该是更喜欢长发的女孩子,所以我就买了假发了。”

    “我发觉你更合适短发,”黄新安道,“你长得和孙燕姿差不多,所以你留短发会更好看。”

    “你说的是真心话?”

    “当然。”

    “那我以后就留短发了啊?”

    “其实长发短发都可以,看你自己,”黄新安道,“这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约束的社会,所以要是留个发型还得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的话,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那你是喜欢长发还是短发啊?”

    “想办法留个蘑菇头吧!”

    “行!”

    吃过早餐以后,黄新安便和叶诗蓝一块下楼。

    因为急着解开压缩包并查看文件的缘故,黄新安是以必须尽快赶到公司为由帮叶诗蓝叫了一辆的士。而因为叶诗蓝说要搬过来的缘故,黄新安还想将钥匙交给叶诗蓝。但最终他是让叶诗蓝白天整理东西,傍晚他会直接过去接。叶诗蓝还让黄新安直接在苏婉家里吃晚饭。黄新安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送走叶诗蓝后,黄新安便回到家中。

    打开easyrecovery后,黄新安继续着文件的恢复。

    见依旧是要半个小时,黄新安干脆去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他是显盛建材的业务主管,他不需要准点上下班,所以哪怕早上不去公司也没什么事。

    走到镜子前,黄新安直接脱下了短袖。

    看着那仿佛烙印般印在身上的贱字,黄新安就握紧了拳头。

    因为拳头握紧的缘故,黄新安身上的肌肉块显得更加明显。

    同一时间,显盛建材有限公司。

    见赵柯娜走进公司后,苏婉便站了起来。

    迎向赵柯娜后,苏婉微笑道:“娜姐,我有一点私人的事想请你帮忙,你可以出来一下吗?”

    苏婉语气上是询问,但因为问完以后她自己往外走去,所以这明显就是在下命令。

    迟疑了下后,已近四十岁,身材显得很臃肿的赵柯娜就跟在了苏婉后面。

    看着她们两个走出公司后,李雯苑的眉头皱得非常紧。

    她想偷听,但她知道以苏婉的谨慎性格,肯定是站在她偷听不到的地方和赵柯娜聊天。也正因为这样,尽管心里充满了疑惑,李雯苑也只能按兵不动。

    走到走廊的尽头后,苏婉面向走过来的赵柯娜。

    待赵柯娜站定后,苏婉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

    冷着脸后,苏婉问道:“是谁让你下的药?”

    “下药?”一脸惊讶的赵柯娜道,“小婉啊,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骗我了,”苏婉道,“我确定聚餐的那天晚上有被人下药,而你一直坐在我的身旁。所以从可能性的角度来说,你下药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加上你一直否认有人动过我的酒杯,还说没有人趁着我上卫生间期间给我倒过酒,所以下药的人就只可能是你了。”

    “小婉啊,”赵柯娜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是很容易得罪人的。”

    “你还想骗我?”苏婉道,“我已经问过其他同事,他们已经向我证实了这点。所以娜姐如果你还不坦白的话,那我就只能直接报警了!”

    赵柯娜之前还显得很从容,但听到苏婉这话,吓得面如土色的她忙道:“别报警!就是我下的药!”

    “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问过其他同事,只是想确定一下我的猜测是对是错。”

    意识到自己中了苏婉的圈套,赵柯娜显得既尴尬又愤怒。

    两手交叉在胸前后,苏婉问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刘成勇,”赵柯娜道,“刘成勇想得到你,所以就让我帮忙下药了。后面为了趁你药效发作的时候迷坚你,他才故意说要跟你谈公事。反正只要你上了他的车,又在他的车上昏倒的话,那他想对你怎么样都可以。不过刘成勇已经死了,所以我觉得小婉你大可忘记这件事。不管你在他车上有没有被迷坚,反正都是过去了的事。再说了,要是这事传到你老公那边,他肯定会生气的。在刘成勇已经死了的前提下,就算你说你在刘成勇的车上没有被迷坚,你老公也不会相信的。所以啊,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

    “不是刘成勇指使你干的,”苏婉道,“不要再骗我。”

    “反正我说的是事实。”

    说罢,赵柯娜转身就走。

    见状,面有愠色的苏婉道:“如果你不说出主谋是谁!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哼!”回头瞪了苏婉一眼后,赵柯娜道,“你那语气跟小太妹似的!我怕个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