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0章 讨厌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到手机后,苏婉走进了主卧室,并用自己的数据线将吴诗琪的手机连上手提电脑。

    利用音频剪辑软件,苏婉将能提现出吴诗琪被强坚的那六分钟录音截取出来,并替换了原文件。这样直接用手机播放录音的话,就是直接从吴诗琪质问刘文全为什么要打她那里开始了。

    连续听了两遍,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苏婉这才打电话报警。

    报警完,她们三个就耐心等待着。

    可能是怕苏婉赖账的缘故,吴诗琪还让苏婉先给钱。苏婉怕吴诗琪拿了钱不办正事,所以她只是用支付宝转账了两千元给吴诗琪,并说离开公安局以后再将剩下的三千元也转给吴诗琪。苏婉这做法无可厚非,所以吴诗琪便没有再说什么。

    等了约十五分钟,门被敲响。

    猜到是警察来了以后,吴诗琪是坐在沙发上哭着,于美娜是坐在一旁安慰着,苏婉则是一脸忧郁地去开门。

    警察进来以后,苏婉道:“报警的人是我,那位姑娘被住在1206的一个男人给强坚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你们问她吧。”

    在做了简单的询问以后,民警立马前去1206敲门,并把还在回味中的刘文全给抓了起来。刘文全一直声称他没有犯罪,还说是吴诗琪主动提出要玩强坚游戏的。反正对于刘文全所说的话,民警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对于他们而言,证据才是最重要的。除了刘文全以外,苏婉和吴诗琪也被一并带走。至于于美娜,她得留下苏婉家里,以防止佳佳突然醒来。

    在前往公安局的过程中,吴诗琪一直在哭,苏婉则是不断安抚着。

    吴诗琪那模样特别可怜,所以民警都有些动容。

    两辆警车开往公安局之际,沈俊和艾萱依旧在做着煎熬。

    之前艾萱只是用一只手揽着沈俊的腰部,现在则是一条腿也架在了沈俊的腿上。而更让沈俊难以把持的是,艾萱那最为肥沃的地带正贴着他的大腿外侧。沈俊以为艾萱已经睡着了,所以以为这是艾萱做出的本能反应。毕竟很多人在熟睡之后会有抱人的习惯。只是因为只要稍微挪动一下右腿,他就能感觉到艾萱那最柔软的地带的轻微起伏,所以他的理性正像树木般被白蚁啃食着。其实艾萱根本没有睡着,她就是希望沈俊能主动一些。而因为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缘故,艾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湿了。

    艾萱一直着,可沈俊就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难道说,沈俊对她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为了确定这点,艾萱的右手便往下移去。

    当她碰到沈俊那顶得老高的帐篷时,她吓了一跳。

    她知道沈俊其实也想要,只是碍于某些原因才没有选择主动吧。

    既然沈俊不选择主动,那就由她选择主动好了。

    想罢,艾萱便凑上去吻了下沈俊的嘴角。

    听到沈俊吞咽口水的声音,艾萱干脆吻住了沈俊的嘴巴。

    就在艾萱准备隔着裤裆刺激沈俊之际,沈俊却突然开口道:“别这样,我有老婆。”

    听到这句话,艾萱像是被泼了一碰冷水,热情瞬间消失。

    但艾萱还是有些不死心,所以她道:“没事的,我不会告诉你老婆,我也不会要求你对我负责。反正我就是喜欢你,就是想跟你做嗳,没有别的目的。假如你是怕我事后要求你娶我的话,那你就真的想多了。阿俊,难得可以以夫妻的名义睡在一起,你就跟我做一些夫妻该做的事。好不好?”

    沈俊其实也想做,毕竟他又不是柳下惠。

    可一想到身在家中带孩子的妻子,沈俊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和艾萱发生关系。不管艾萱说的话是真是假,沈俊都觉得一旦他和艾萱做了爱,他和艾萱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过于复杂。他其实对艾萱的印象也挺好的,也知道艾萱可能照顾好佳佳。但因为他和妻子没有离婚,艾萱和王立学也没有离婚,所以他不想迈过这道坎。

    想到此,沈俊道:“假如我以后离婚了,我就娶你。但因为我现在还没有离婚,所以我们就别那样了。”

    “我不会要求你对我负责的。”

    “不是这原因,反正睡觉吧,”背对着艾萱后,沈俊道,“我累了。”

    可能是觉得还是有些不妥的缘故,沈俊干脆下了床,并坐在那种竹制的靠背椅上。在这种靠背椅上睡觉自然舒服不到哪里去,但要是和艾萱一块睡觉的话,沈俊真的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尽管已经没有和艾萱睡在一块,但看着躺在床上的艾萱,沈俊喉咙还是有些干燥,而那觉醒的巨龙也是不愿意再次沉睡。

    看着艾萱,沈俊不免叹了一口气。

    至于艾萱,她是皱紧了眉头。

    他们两个各有心事之际,透过监控器看到这一幕的肖勇是气得不行。他一直在等沈俊和艾萱做嗳的那一刻,没想到等到的竟然是沈俊下床。而因为监控器是对着床铺的缘故,所以他并不知道沈俊在干什么。因有些困的缘故,所以他干脆把显示器的屏幕给关了。反正在肖勇看来,监控设备一直在录像,所以就算他们两个下半夜有做嗳,就算那时候他在睡大头觉,他次日早上也能通过倒放录像看到。

    想到此,肖勇就躺在了床上。

    肖勇躺下之际,艾萱翻过了身。

    看着坐在靠背椅上的沈俊,艾萱问道:“你是打算就那样睡觉吗?”

    “你睡吧,不用理我。”

    “关键你那样睡觉明天精神会很差的,”下了床朝沈俊走去的艾萱道,“可能我之前太过于主动,把你给吓到了,但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且你明明有反应,也想做嗳的,所以我都搞不懂你心里在想什么。在我看来,大部分男人都是用下半身去思考的动物,所以我真的很想听一听你心里的想法。就比如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是不是很介意我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我没有讨厌你,”沈俊道,“只是因为我有家室,所以我不想和你发展得太快。要是某天我离婚了,你也离婚了,那我们再在一起吧。”

    盯着沈俊那搭起的帐篷看了数秒后,艾萱直接当着沈俊的面脱下了吊带睡裙。在沈俊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艾萱已经将仅剩的两件也给脱了,所以此时呈现在沈俊面前的就是一丝不挂的艾萱。

    加上艾萱有剃毛的习惯,所以美丽景色毫无遮掩地展示给了沈俊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