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8章 让你失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小洁!打死我都不信她会做出这些事来!”

    “你打吧,就不知道她肯不肯承认了。”

    李泽说完以后,他妈便挂了电话。

    其实李泽很想听一听他妻子会如何解释,可惜因为没有在他妈或他妻子身边,所以他也只能等待结果了。至于今天的行程,李泽是完全没有安排。他是想撬开林慧莲的嘴巴,而这件事是暂时交给了那个自称阿杰的男人。至于能不能成功,李泽也不知道。反正在不需要付出酬劳的前提下,等个一两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点上一根烟,烦躁却不知该如何发泄的李泽就只能机械性地抽着烟。

    此时,丁洁刚到公司。

    走进人力资源部,和李玉梅以及另一个新聘请的文员朱晓珠打过招呼后,丁洁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按下开机键,她的手机就响了。

    见是婆婆打来的,丁洁忙接通。

    “妈,怎么了?”

    “刚刚我儿子和我说了一些和你有关的事,我想问下是真的还是假的。”

    “哪些事?”

    说话的同时,丁洁已经往外走去。

    她没有走出公司,她是往休息室那边走去。

    “你以前有交过男朋友啊?”

    “嗯,大学的时候有交过一个。”

    “那你以前还和我说没有交过男朋友?”

    “妈,其实情况是这样的,”丁洁道,“我和我大学的那个男朋友交往的时间不长,也没什么感情,所以以前你问起的时候,我就说没有交过。阿泽可能和你说过我最近和我前男友的事,这个我是可以解释的。前阵子他突然来厦门,还知道我没有和阿泽说过曾经谈过恋爱的事,所以他就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把内衣给他当纪念品,他就会将我谈过恋爱的事告诉阿泽。我是怕阿泽会胡思乱想,所以我就妥协了。妈,同为女人,你应该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阿泽还有我和阿泽的感情好的。”

    “你就这么轻易妥协了?”电话那头的李母道,“如果我是你,我是会直接和我儿子说,而不是向你前男友妥协。小洁,我是你妈,你遇到这样的事应该第一时间和我商量才是。再怎么说,那都是你的贴身衣服,你怎么能给你前男友。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算什么吗?就和出轨没什么两样。我问你,你是不是为了升职把内裤给你上司了?”

    听到婆婆这话,已经站在休息室内的丁洁皱起了眉头。

    鼻息变得有些重后,丁洁道:“在我没有升职之前,两个人的工资只够日常开销以及还房贷。所以如果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可能都得到处借钱。在上一任主管退休之前,我和部门另一个文员都有可能升职。而如果我升职了,我的工资每个月可以多一万出头,为了涨工资还房贷,所以我就和上司做交易了。我知道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我的做法是错的,所以我希望妈你能原谅我。”

    “哎!”

    听到婆婆那长长的叹息声后,丁洁眉头皱得更加的紧。

    其实从昨天下午她丈夫带着刘雨鸥走了以后,她就在想着这种可能性。

    也就是她丈夫会将和她有关的一些事说给公公婆婆听。

    尽管已经预料到,但丁洁却不知道该如何防范。

    所以婆婆那声恨其不争般的叹息让她心里格外难受。

    舔了下嘴唇后,丁洁道:“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你做了这些事,你还有脸说我儿子?”

    “关键我并没有出轨,但他出轨了,”丁洁辩解道,“假如他有把我还有薇薇放在心上,那他就不应该把那女生带回来,更不应该直接睡在一起。妈,我知道因为他是你亲儿子,而我只是你的儿媳妇,所以你会更偏袒于他。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公正一点,毕竟我做出的那些事都是为了他或者为了这个家。我确实有做错事,但至少我没有出轨。更何况,这些年我一直在为这个家付出。哪怕我曾经失去过我的儿子,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你是在怪我,对不对?”

    “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就是在怪我。”

    “妈,你真的是误会我了,”声音都有些哽咽的丁洁道,“如果我真的会怪你,那当初你生病住院了,我就不会一直照顾着你了。其实我这个人有些懦弱,所以才会被我前男友威胁。而我不希望这个人被房贷压倒,所以我才会和上司做交易。我知道我越是解释,妈你可能就会越生气,所以我也就不继续解释了。”

    “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妈,我听不懂你说的。”

    “你是要继续和我儿子过日子,还是离婚?”

    “我当然是想继续过日子,但现在阿泽都不回家。”

    “你有错他也有错,所以这就扯平了。”

    “可以,”丁洁道,“只要他肯回家。”

    “以后不要再做出那些事来,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两个继续在一起的。”

    “我晓得,”顿了顿后,丁洁道,“薇薇不是我跟阿泽的亲生女儿,所以我是打算尽快怀孕,这样妈你就可以抱孙子了。”

    “哦!对!这也是我想和你说的事!”

    “不过因为最近吵架过好几次,阿泽他好像不太想当爸爸。”

    “这个我去说。”

    “谢谢妈。”

    “你应该没有别的事瞒着我吧?”

    “没的。”

    “那走秀合同的事怎么说?”电话那头的李母道,“我刚刚有打电话给我儿子,我儿子说那种合同是无效的,所以你不应该第二次第三次还去的。”

    “妈,那份合同是具有法律效益的,”丁洁道,“虽然说是成人走秀,但实际上和一般的走秀没什么两样。因为那份合同里只规定在什么时候要去哪里走秀,并没有规定说要陪客人怎么样的,所以是合法的。其实这就很像是普通走秀活动,只不过在走秀过程中有可能会被客人看中。这样的走秀很多,而且显然都是合法的。所以就合同而言,我是必须完成三次走秀。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去纠结这个,毕竟已经是过去了的事。就像妈你说的,我和阿泽都有错,所以我是乐意和解,这样可以给薇薇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