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9章 那个会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39章 那个会员

    四人玩得不亦乐乎之际,李泽家的晚饭也接近了尾声。

    吃完以后,丁洁开始收拾碗筷。

    至于李泽,他是在漱口以后站在外阳台吹风。

    陪薇薇玩了数分钟,孙兰娜走到了外阳台。

    看着眉头紧锁,黑眼圈还非常重的李泽,孙兰娜小声问道:“待会儿要问吗?”

    “要,”李泽道,“要是再不问,我就不是男人了。等下你把薇薇带到楼下去,这样我和她聊起来会方便一些。等我和她聊完以后,我会下去把薇薇接上来的。”

    “其实直接让薇薇在我下面过夜也是可以的。”

    “你是决定继续住下面了吗?”

    “怎么说呢?”停顿之后,笑了笑的孙兰娜道,“我其实不应该继续待在这边,因为我总觉得付卫东会回来。就算付卫东不回来,付卫东认识的狐朋狗友也有可能来闹事。可是,我终究还是放不下薇薇。李老师,你说我是继续待在这边好,还是直接去找我表姐好?”

    李泽当然是想说后者,但他又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看了眼笑眯眯的孙兰娜后,李泽道:“自己的事自己决定。”

    “关键涉及到了你们一家子,所以你也得给点建议才行。”

    “只要付卫东回国,他肯定会来找你的。”

    “所以李老师你还是建议我去找我表姐,对不对?”

    “至少那样你会安全点。”

    “明白了,”回头看了眼薇薇后,孙兰娜道,“那今晚就让薇薇陪我一起睡吧,这样你们夫妻俩也可以顺便理一理那些烦心的事,”

    “嗯。”

    “那我先下去了,明天再把钥匙给你。”

    “漳州那边来厦门很近,其实和住在一个市区没什么两样。”

    “我晓得。”

    对着李泽笑了笑后,孙兰娜就以吃零食为由将薇薇带走。

    在孙兰娜带走薇薇的时候,正在洗碗的丁洁眉头略微皱紧。

    显然,她知道孙兰娜是特意带走薇薇,以便他们夫妻俩有独处时间。

    只是面对那些尖锐问题,丁洁真的是很想逃避。

    逃避得了一时,逃避不了一世,所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洗了碗,又将围裙挂在门后面后,丁洁才走出厨房。

    看到妻子,李泽道:“过来。”

    “要不要我再给你泡杯茶?”

    “不用,我刚刚喝了很多汤。”

    “嗯。”

    待妻子坐下后,李泽就想问和那个会员有关的事。

    在他准备问出口时,他妈妈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尽管知道他妈妈肯定会打电话进来,但李泽还是有些错愕。

    接通后,李泽问道:“妈,有什么事吗?”

    “你在哪呢?”

    “我在家里。”

    “哪个家?”

    “还能哪个家?”

    “那小洁呢?”

    “她就在我的旁边。”

    说完,李泽将手机递给了妻子。

    “妈,吃过晚饭了吗?嗯,是呀,阿泽他很早就回来了。他也说了他不会再和那个女生纠缠,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对的,我们已经重归于好了,就跟以前一样。妈你就别担心了,反正风波已经过去了。嗯,我晓得的,我会改正我以前犯下的错,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呵呵,那种事急不来的,但我相信阿泽也是想要个的。嗯,你快陪我爸去散步吧,我在陪阿泽聊天。”

    待婆婆挂机后,丁洁将手机还给了丈夫。

    拿到手机并放在茶几上后,李泽道:“对于昨天的事,我不想再去提。”

    “我也是,毕竟已经过去了。”

    “但对于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我是不得不去提,”李泽道,“曾经我问过你上三楼那三次是不是都是同一个会员,你说是,这点得到了菲姐的证明。至于你和那个会员在三楼到底做了什么,这个谁也证明不了。但我记得很清楚,你说那个会员的名字是陈默。我就想问下,那个会员真的叫陈默,还是说另有名字?”

    “老公,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不能问吗?”

    “当然可以问,”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温开水后,丁洁继续道,“我知道如果我再继续撒谎下去,你肯定不会再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他是谁。”

    “你说,我听着。”

    “我记得当初你有问过我,我是说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更不确定陈默这个名字到底是真是假,实际上不是这样子的,”丁洁道,“当初因为欠了高利贷,下班后我有在公司里哭,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还那笔巨款,我更担心你会为了我而到处借钱。刚好那时候慧姐有在公司,我又将我急需一笔钱的事告诉了慧姐。慧姐就说有个商业走秀,其中一名模特因为受伤而没办法去参加,所以只要我去走秀就能拿到高达五六万元的抽成。”

    顿了顿后,丁洁继续道:“慧姐没有说得很清楚,所以我就以为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走秀。而当我去了蔷薇会所,我才知道我被骗了,我更知道只要和会员完成了姓交易,我才能得到可以兑换为人民币的合欢扑克。我想走,但我走不了,因为每个佳丽都必须上台走秀。我就想着只要我不会被会员选中,那就算我去走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起码的,我穿的衣服比较保守。可当我以慕儿的身份上台走秀时,我还是被选中了。在我看到有人为我举起一张梅花j的时候,我吓得都差点瘫倒在地。我想在台上说出我并不是佳丽,但我怕挨打,所以我就想和那个会员说清楚。”

    又喝了口温开水后,丁洁道:“当我朝那个会员走去时,我的心脏都在扑通扑通乱跳,就好像我是在赴刑场似的。走到他面前后,我是想说我并不是佳丽,我只是被人骗来的,但他是让我把面具给摘了,说想看下我到底长什么样子。我摘下面具以后,他就突然站了起来,并让我跟他上三楼。我知道三楼是佳丽和会员完成姓交易的地方,所以我就使劲摇头。但当他说出他的名字时,我就毫不犹豫跟他上了三楼。”

    心一紧,李泽忙问道:“他叫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