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0章 怕你不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40章 怕你不信

    “许元宝,我的大学同学。”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问道:“没骗我?”

    “真没,”看着丈夫后,显得有些忧郁的丁洁道,“如果这次我还骗你,那就直接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不要发毒誓,”停顿之后,李泽问道,“那你们在三楼都做了什么?”

    “我可以都说出来,但希望老公你别生气。”

    “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肯定你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微微一笑后,丁洁道,“我先和你说一下许元宝这个人,他是我读大学时的追求者之一。我记得以前老公你问我有没有追求者,我是说没有。那时候你还很惊讶,说我长得这么出众怎么会没有追求者。其实从我读大学到毕业,我都不缺乏追求者。当初我说没有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怕老公你胡思乱想。”

    “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追求者,哪怕你上的是卫校。”

    “是啊,”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我和许元宝当了四年的同班同学,期间他多次向我表白。他这个人不好不坏的,加上我对他一点儿也不感冒,所以每次他向我表白,我都是直接拒绝的。直到我和林宇南交往以后,许元宝才没有再继续和我表白,之后我和他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就各奔东西,所以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蔷薇会所遇到他。他一开始也不知道台上走秀的人是我,就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所以才点了我的。在我摘下面具以后,他才确定我就是他的大学同学丁洁。为了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聊天,他就把我带到了三楼。”

    “假如只是聊天,为什么要去三楼?”

    “有两个原因,”丁洁道,“第一,如果是去别墅的其他地方,很容易引起保安的怀疑。第二,他是想让我得到梅花j,所以才会到专门用来进行姓交易的三楼。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三楼都是独立房间,算是封闭空间,所以很适合聊一些不想被其他人听到的话题。到了三楼以后,工作人员就帮我们挑了个比较靠走廊尽头的房间,之后我和许元宝就在里面聊着。他问怎么在这种地方上班,我说我是被骗进来的。”

    看了眼沉默不语的丈夫后,丁洁继续道:“在我说了事情原委以后,他说他可以帮我,但他提供不了现金给我,只能给我合欢扑克。他这话让我觉得很奇怪,所以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合欢扑克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给他的。我问是谁给他的,他没有告诉我。他只说每次对方都会给他一张梅花j,所以如果我要想把二十多万元还清的话,就必须走秀三次。我不想再继续走秀,但他说只有这样才能拿到梅花j。为了尽快把高利贷还掉,所以我只能答应他了。”

    一只手落在丈夫膝盖上后,丁洁道:“三次走秀我都是和他在聊天,基本上都是聊大学发生的一些事,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确实都是真的,我希望老公你能相信我。”

    “假如真是如此,那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和我说?”

    “因为你绝对不会相信我说的,”面露哀愁的丁洁道,“哪怕是现在,你也不会相信我说的。”

    “那我问你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和妻子对视后,李泽问道,“为什么他认识的那个人每次只给他一张梅花j?”

    “我有问过这个问题,他说因为11是他的幸运数字。”

    “只要问心无愧,你都可以和我说的,可你却拖到我差点和你提出离婚才说出来。”

    “关键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啊,”有些激动的丁洁道,“在老公你眼里,既然我有去参加选妃活动,既然我连着三次被同一个会员选中并上了三楼,那我绝对是有和那个会员发生关系的。就因为你会这样想,我才一直不敢说。甚至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敢说我有和那个会员一起去了三楼。要不是你对我的手机动了手脚,我刚好有和菲姐面前聊过这事,可能我到现在也不会和你说的。”

    “所以只要我没有发现端倪,你都想瞒着我?”

    “是,因为我并没有和许元宝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所以我觉得不说出来更好。如果我说了,反而会让你胡思乱想的。这就好比你和刘雨鸥,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做了什么私密的事,而就算真的有做过,你也不可能告诉我,也会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沉默了。

    因为,他妻子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和刘雨鸥不止接吻过一次,他甚至揉过刘雨鸥的胸,甚至在办公室里和刘雨鸥舌吻过。

    这些事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他妻子,所以哪怕他妻子问了,或者是质疑了,他也会说他和刘雨鸥之间是清白的。

    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嘴巴后,李泽问道:“你们只是在三楼聊天?”

    “他有和我表白,”丁洁道,“他说只是二十来万而已,你都出不起,所以你真的配不上我。”

    听到这话,有些生气的李泽道:“如果是要借,二十多万我完全可以借到,是你自己不和我说的。”

    “是啊,所以他这样贬低你的时候,我就直接回击他了。我说我是不想增加你的负担,所以才决定自己筹钱,所以才会掉进慧姐挖的坑里。连着三次聊天,他都有和我表白,希望我能离婚并和他在一起。在第三次他准备给我梅花j的时候,我和他甚至还产生了冲突。他说如果我不离婚的话,那就必须和他上床,否则别想拿到他放在桌子上的那张梅花j。我就和他说了,我绝对不会为了一张梅花j而和你离婚,或者是和他上床的。我丁洁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哪怕我有去参加那种成人性质的走秀。僵持到最后,他还是把那张梅花j给了我,并说希望能一直做朋友。对了,你不是有问过项链的事吗?那条项链是为了区分我和林慧莲。因为我和他说了,说我这次是替别人来走秀,下次有可能不是我。为了确保他不会选错人,我就说如果是我在走秀,那我就会戴着那条项链。”

    说到这里,丁洁拿出了手机,并打开了微信。

    打开一个备注为阿宝的人的微信聊天窗口后,丁洁道:“我会证明我刚刚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