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2章 最后通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42章 最后通牒

    神色变得有些黯淡后,丁洁喃喃道:“自从知道你有监控我的手机以后,我就想着你会不会知道那件事。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的,所以就想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告诉我原因。”

    “如果我说只是当做纪念品,老公你肯定不会相信,对不?”

    “除非我脑子被门给挤坏了。”

    “是这样的,”丁洁道,“那时候我们的感情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危机,这让我很担心你会向我提出离婚。我一直很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所以我当然不希望我们会离婚。所以我就想着,如果我保留着我被家暴的照片,或许到时候我拿出来了,你就不敢和我离婚。因为如果法官知道你有暴力倾向,并且知道我有被家暴过的话,法官就很有可能会将薇薇判给我。”

    听完妻子的解释后,李泽反问道:“你是已经做好离婚的准备了吗?”

    “不是,不是,”丁洁忙解释道,“我就是怕你会要跟我离婚,所以我才会保留这样的照片的。”

    “但你要想清楚,孙兰娜才是薇薇的生母,所以这照片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知道,只能说我那时候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看着丈夫后,丁洁道,“老公,我有一个建议,你看怎么样。”

    “什么建议?”

    “薇薇是我们抱养的,并没有经过合法的收养手续,”丁洁道,“所以如果某天身为生母的娜娜想要走薇薇的话,我们可能没办法留住薇薇。但如果我们去民政局那边签了收养协议,那就算娜娜是生母,她也没有资格要走薇薇。和我比起来,你和娜娜更熟,所以你看能不能说服娜娜。”

    “她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会的,只要提到付卫东,”丁洁道,“付卫东是薇薇的生父,某天付卫东要回来抢抚养权可怎么办?所以只要娜娜肯和我们去民政局签下收养协议,那就可以确保付卫东不会回来抢抚养权了。”

    “你忘记付卫东的身份了吗?”李泽道,“付卫东现在是逃犯,他抢个屁的抚养权。”

    “我只是觉得如果有收养协议的话,我们可以更加安心。”

    “就算某天孙老师要跟我们抢薇薇,我们也不怕。她确实是薇薇的生母,可将薇薇抚养长大的是我们。到时候如果打官司,法官会因为孙老师一开始就抛弃薇薇,而判决孙老师没有抚养权的。再加上孙老师有吸毒史,所以孙老师是不可能得到薇薇的。”

    “真的吗?”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反正抚养权是落在谁手里,都是法官说了算,对吗?”

    “也不能这样说,因为法官是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判案的。”

    “明白了。”

    “手机给我。”

    知道丈夫是要看那张照片后,丁洁就去拿正在充电的手机。

    打开QQ云盘后,丁洁将手机递给了丈夫。

    看着照片里妻子那布满巴掌印的雪臀,李泽眉头皱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李泽竟然有些许的兴奋。

    其实当初在拍打他妻子的雪臀时,李泽就显得很兴奋,这让李泽都觉得他是不是有些性变态。他没有和其他男人交流过这个问题,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男人在拍打女人屁股的时候都会产生快感。只是有一点他很确定,当他的巴掌落到他妻子雪臀上,并且看到那因为拍打而荡漾起来的臀浪时,他会格外兴奋。

    因担心妻子还有收集其他的照片,李泽还开始查看云盘里的其他文件。

    除了这张照片,其他文件倒是没什么问题。

    看完以后,李泽直接将那张照片删除。

    删除完,李泽才将手机还给他妻子。

    “老公,你会因为这事而生我的气吗?”

    “你是不希望离婚,而不是打算离婚打官司的时候拿来当证据,所以我当然不会生你的气了,”很违心地拥住妻子后,李泽道,“对于我怀疑你和许元宝有上过床的事,我向你道歉。但有一句话我还是必须说,而且你必须听到心里去。如果让我知道你下面的毛不是被你自己剃掉,而是其他男人的话,那我们就直接离婚吧。”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皱紧了眉头。

    笑出声后,丁洁道:“老公,你这话好吓人,搞得好像我的毛真的是被其他男人剃掉的似的。我都和你解释过了,我是为了给你惊喜,所以才特意在公司那边把毛给剃掉的。老公,我问你啊。你是喜欢有毛的我,还是没毛的我呢?”

    “我喜欢最真实的你。”

    “不管有毛还是没毛,我都是真实的,不信你摸摸。”

    说着,丁洁抓着丈夫的手按在了那弹性十足的雪峰上。

    无以言表的触感让李泽心情有些荡漾,他的掌心更是感觉到了那颗早已充了血的樱桃。再加上洗完澡的妻子的身体散发着迷惑人的芬芳,并且他妻子的眼神还充满了对性的渴望,所以李泽都有些迷失了。

    只是想起妻子依旧有事情瞒着他,他还是不想和妻子上床。

    收回手后,李泽问道:“最近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和许元宝联系吗?”

    “我怕被你知道我和他的事,所以当然没有联系啊。”

    “既然你们之间的清白的,那有什么好怕的?”

    “老公,你看你,又没有试着去换位思考了吧?”丁洁道,“比如你和某个女人以前很熟,那个女人还暗恋过你。而你担心我会误会,所以你肯定是会尽量不去联系那个女人。像我和许元宝之间虽然是清清白白的,但我也担心会被你误会啊。要是你知道他就是那个连着三次带我上楼的会员,你绝对不会心平气和的。对于在蔷薇会所里发生的事,老公你已经统统都知道了,所以你应该不会再生我的气了吧?”

    “这个问题你刚刚就问过了。”

    “多问一次更保险。”

    “只要你的毛是你自己的剃的,只要你去上海只是去母校散心,只要你和伊甸园的人没什么关联,那我当然不会再生你的气。”

    “嗯,”拳头微微握紧又松开的丁洁笑道,“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说出这句话后,丁洁笑得更加灿烂,脸上的笑容简直就像是一朵盛放的玫瑰花。

    看到妻子这笑容,李泽心里有些厌恶。

    因一只手刚好落在妻子雪臀上的缘故,李泽就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啊!”

    听到妻子那有些夸张的伸吟,李泽的内裤立马就被顶了起来。

    “老公,”依偎在丈夫身上后,丁洁问道,“你是还想像上次那样打我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