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9章 事出有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49章 事出有因

    看到妻子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只觉得妻子是在装可怜的李泽道:“你自己清楚你到底做错了什么,所以不需要来反问我。假如你觉得我不是傻逼,你就应该将你想要隐瞒的事都说出来。行的话,那我们就继续过下去。不行的话,那我们就离婚。”

    “我都和你说了,是你自己不信。”

    “所以是我的错了?”

    被丈夫这么一反问,丁洁直接沉默了。

    见妻子没有说话,李泽直接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脱光衣服,李泽才开始洗澡。

    洗澡的时候,李泽脑子里想到的都是妻子被面具男剃毛的画面。加上他喝了酒,整个人还有些晕乎乎的,所以他就觉得这样的画面特别真实。正是因为这种错觉,李泽就变得更加恼火。要是他妻子也在卫生间里,兴许他已经将他妻子活活掐死了。

    洗完澡,光着身子的李泽走出了卫生间。

    李泽原以为妻子会在客厅,但没有在。

    走进主卧室,见妻子背对着自己,李泽就从衣橱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短裤。

    拿上电吹风,李泽直接去了次卧室。

    在这整个过程中,丁洁都没有动一下,但她可没有睡着,眼睛也是一直睁着。只不过因为泪水的满溢,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到连窗户都看不清的地步。

    对于这段婚姻怎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丁洁自然也有在考虑。

    是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撒谎吗?

    丁洁也知道夫妻信任的基础是坦诚,但有些事她真的没办法坦诚。就拿许元宝的事来说,她其实也不想和丈夫说。许元宝是她的大学同学,还一直暗恋着她。所以要是她丈夫知道她和一个暗恋了她这么多年的人一块上了用于姓交易的三楼,她丈夫肯定是会胡思乱想的。所以打一开始,丁洁就没有向丈夫道出许元宝的打算。只是因为向孙兰娜说漏了嘴,所以李泽才会直接说出来的。

    实际上,丁洁不想说出许元宝这个人还有个原因。

    读大学期间,许元宝一直暗恋着她。在得知她和林宇南在一起以后,许元宝还把她约到后操场去。先是让她和林宇南分手,在她断然拒绝以后,许元宝就抱住她,想要和她亲热。那时候她真的是特别生气,就觉得许元宝这个人疯了。而因为有闻到许元宝身上那浓得不能再浓的酒气的缘故,丁洁才明白许元宝是因为喝多了酒才那样的。之后因为挣脱并被石头扳倒而摔伤小腿的缘故,幡然醒悟的许元宝还恳求她的原谅,并说要背她去医疗室。

    假如不是因为许元宝喝了酒才那样,假如许元宝没有恳求她的原谅,她还真的有可能会报警。

    再说了,毕竟许元宝这个人人品并不差,大家对许元宝的印象也都不错。

    所以如果真的报警了,许元宝八成会被学校勒令退学,那许元宝这辈子也就毁了。

    就像在蔷薇会所三楼的时候,许元宝也有主动谈起这事。

    还说因为她没有报警,也没有向老师或教导主任之类的告状,所以许元宝一直怀着一颗感激之心。

    要是当时有报警或告状,许元宝又对她怀恨在心的话。在蔷薇会所再次相遇的时候,可能就不会对她那么彬彬有礼了。

    好人会有好报,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听着丈夫吹头发的声音,丁洁眉头皱得更加的紧。

    忽而,丁洁坐了起来。

    抽了两张抽纸擦了擦眼睛后,丁洁走出了主卧室。

    因次卧室的门没有关,丁洁直接走了进去。

    李泽是正坐在床边吹头发,所以看到走进来的妻子,关掉电吹风的他便冷冷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不是因为我的谎言,所以你才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我了?”

    “是,”李泽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一直撒谎,哪里会发生那么多的事?而且你不觉得很多事你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瞒着我吗?你为了让我觉得你很完美,所以你就连你交过男朋友的事都要隐瞒。在现在这种社会风气里,哪个女的在结婚之前没有交过一个或者多个男朋友的?所以这并不是污点,所以你完全可以和我说。再就是那什么许元宝的事,难道就不能和我说吗?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在调查这件事上?”

    “我隐瞒我有交过男朋友是不想让你知道我被迷奸的事,我隐瞒许元宝是不希望你胡思乱想。不论我撒什么样的谎,我都是为了你好。”

    “如果你没有被其他男人操过!那绝对是为了我好!但你就是被其他男人操过了!”

    “大学的事又不是我自愿的。”

    “我指的不是大学的事。”

    “我在蔷薇会所里根本就没有乱来,三次点我的都是许元宝。”

    “我指的也不是你在蔷薇会所里所做的事。”

    “那你到底在说什么?”

    “海霞酒店,”李泽道,“我不信你的毛是你自己剃的,所以绝对是在海霞酒店里剃的。我告诉你,林慧莲就是一个极度不要脸的女人,所以我不信你过去只是和她聊聊天,我更不信那张梅花j是她送给你的。”

    “我和她情同姐妹。”

    “所以她就把辛苦赚来的梅花j送给你了?”

    “当然不是,”朝丈夫走去的丁洁道,“有时候我只是想保护我们的婚姻,所以我才撒了那么多的谎。可到了现在,我才发觉我变成了放牧的童子。哪怕狼真的来了,身为牧民的你还是不信。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悲的状况,不论我说的是真是假,你都会习惯性地当做谎言来看待。这样真的很可悲,我却无能为力。”

    “你快去睡觉吧,我不想再和你聊这些事,反正聊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不是想知道我剃毛的事吗?我现在就说给你听,”迟疑了下后,丁洁道,“毛确实不是我自己剃的。”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他知道毛不是他妻子自己剃的,但当他亲口听到他妻子承认时,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慢慢握紧拳头后,李泽问道:“是哪个男人给你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